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5-23

​众所周知,2007年的时候,整个淘宝网是一个几百兆字节的WAR包(Java网站应用程序包),大小功能模块超过200个,在当时淘宝业务几乎每隔几个月就翻倍的高速发展情况下,这样的应用架构给当时有着500多人的淘宝技术团队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蚂蚁金服的前身支付宝团队当时也在淘宝里,作为淘宝的支付交易模块。而从2006年底开始,现任蚂蚁金服CTO、时任支付宝第一代架构师程立(花名:鲁肃)就开始思考对于支付宝架构的改造,以适应整个淘宝的架构发展,这就是蚂蚁金服中间件的源起。

从淘宝“大饼一沱”的紧耦合系统中分拆出来的松耦合系统,就只有分布式计算架构可选,而淘宝又是互联网应用,于是就需要创造出一个互联网规模的分布式计算架构,“分布式事务”就是在这个拆分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淘宝最初是基于IOE设备,无需考虑事务一致性的问题;而在互联网分布式架构下,由于网络和PC服务器等设备的不可靠,数据不一致问题很容易出现。而支付宝作为金融交易系统,对事务型的状态数据一致性处理以及交易成本的要求更高,这背后就是资金安全:资金处理绝对不出差错,交易与数据具备强一致性,在任何故障场景数据不丢不错。

现任蚂蚁金服数据中间件负责人尹博学(花名:育睿)介绍:蚂蚁金服分布式事务(Distributed Transaction-eXtended,简称 DTX)除了协调数据库的事务之外,还可以协调服务的一致性,是在数据库层之上,从业务层保证不同业务之间的数据一致性——即复杂系统之间的一致性,这就是面向未来的核心金融系统。DTX之所以被称为“黑科技”,是因为自设计之初到现在,无论系统多么复杂、交易规模多么庞大,DTX都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实现数据的一致性:用户无论在哪里,都可放心、流畅地使用支付宝。

(蚂蚁金服数据中间件负责人育睿)

黑科技到底有多“黑”?

尹博学是在2017年被吸引加入蚂蚁金服,之前他在百度也做着类似的工作,但蚂蚁金服在金融级交易这个领域的规模全球独一无二:蚂蚁金服DTX在分布式架构下做到了交易数据的强一致,是目前唯一在超大规模金融级分布式架构上实战验证过的分布式事务方案。

尹博学强调,“事务”是贯穿于所有的金融交易,而金融级交易的数据一致性是要强保证的。例如,支付宝用户A给支付宝用户B转钱,A减钱、B就必须要同时加上钱,这两个动作必须一起成功或是一起都不成功,而不能成功一半,也就是说不能A减了钱但B没有加上,这就会导致资损。

本质上,金融核心系统中的微服务架构,在进行业务垂直拆分和数据水平拆分后,存在大量的微服务和单元数据库,一个完整金融业务需要调用多个服务和数据库完成。同时,不仅微服务之间需要解决一致性问题,不同系统之间的调用也存在事务边界问题,那么强一致的分布式事务服务就将发挥重要作用。

DTX分布式事务服务能满足复杂场景和高并发的挑战,充分考虑各类异常情况,且具备足够的伸缩性、高并发和高可用性,支持跨机房的事务协调能力。“这一整套的协调方式,虽然不是我们独创,但可以认为蚂蚁金服做到了工程的极致。程立最初设计分布式事务的时候,当时只有BASE是一种相对比较成熟的理论,但能达到蚂蚁金服这个量级的,目前只此一家。除了性能和吞吐之外,还要衡量考虑扩展性。集中式架构下用DB2或者Oracle架构,可以从1万个事务提到10万个事务,但是从10万提到200万就几乎不可能;蚂蚁金服可从200万变到2000万,甚至更高,而且成本低。”尹博学表示。

DTX黑科技的亮点很多,其中包括:大规模、高扩展、高性能、低成本等。2017年,DTX支持了双十一峰值25.6万TPS的支付请求;涉及支付、转账、理财、保险等各种业务场景;在支付宝内部,接入DTX的系统超过100+个;每天处理资金以千亿记,确保资金的绝对安全;按照双活可扩展设计,不受地域、机房等限制,无限加PC服务器等机器就能水平无限扩展;而当出现故障的时候,可很快恢复。整个过程,从始自终,都绝对保证资金安全。

从方法论上保证强一致

2007开始支付宝核心开始SOA服务化之路,服务化拆分一开始就遇到了跨服务分布式事务问题。传统的基于数据库本地事务的解决方案,只能保障单个服务的一次处理具备原子性(一次事务中所涉及的所有操作全部执行或全部不执行)、隔离性、一致性与持久性,但无法保障多个分布服务间处理的一致性。由于业务约束(如红包不符合使用条件、账户余额不足等)、系统故障(如网络或系统超时或中断、数据库约束不满足等),都可能造成服务处理过程在任何一步无法继续。一旦数据不一致,就会产生严重的业务后果。

传统分布式事务需保证ACID属性,强调一致性,要求强一致;而BASE则是与之相对立的理论,认为为了可用性(Availability)而牺牲部分一致性(Consistency)可以显著的提升系统的可伸缩性,这就是异步操作。蚂蚁金服分布式事务产品DTX分别基于两种理论实现了两种模式:基于BASE理论的TCC模式和基于ACID理论的FMT模式。

TCC方案其实是两阶段提交的一种改进,将整个业务逻辑的每个分支分成了Try、Confirm、Cancel三个操作,其中Try部分完成业务的准备工作、Confirm部分完成业务的提交、Cancel部分完成事务的回滚。这三步仅仅是方法论,具体在每一步的操作实现,则由所涉及的服务自行设计代码实现。以简单的A向B转账为例,A加钱与B减钱的操作由两个参与方服务来实现,A和B的两个Try会同时进行业务系统检测和资源预留,只有两个Try都成功了才会往下进行Confirm操作以提交金额的增减。对于复杂的操作,还会在一个分布式事务里嵌套多层参与方,只有每层的Try都成功了,才会完成整个分布式事务的第一阶段,中间一旦任何一层失败都会回滚。

为了解决 TCC 模式的易用性问题,蚂蚁分布式事务后来又推出了框架托管模式(Framework-managed transactions,简称 FMT)。FMT是一种无侵入的分布式事务解决方案,该模式解决了分布式事务的易用性问题,在该模式下,开发者只需关注一阶段操作,框架会自动解析SQL语义,生成二阶段提交和回滚操作,使分布式事务的接入更便捷,该模式下对业务代码几乎无侵入,框架能够“自动化”地解决分布式架构下的数据一致性问题。

“DTX本身是有嵌套的,如果调了一个服务,可能它下面还调用了其它服务,也是分布式的,从而形成多级复杂嵌套。DTX是一个方法论级的保证,不管分多少级,只要层层提交成功了,最终就都能成功提交。”尹博学介绍。DTX本身带有实时监控,可以监控实时的事务信息,包括事务数、成功率、平均耗时等,也可以与链路监控相结合,根据DTX上报的实时信息,提供历史趋势图、同比/环比分析、报警等功能。

这样的DTX就能够保证每年的双十一支付峰值。2017年的支付峰值25.6万笔/秒,相当于200万个分支事务,也就是这200万分支事务都要达到最终一致状态。在峰值的那几秒钟,DTX每秒钟要维护200万分支子事务,监控它们的状态运行,要保证达到最终的一致性;如果200万个分支事务里面发现不一致,就要快速处理。支付宝双十一大促的交易笔数和峰值每年都在以惊人速度大幅增长,蚂蚁金服所面临的极端技术挑战——如何支撑如此大规模交易并保证一致性问题,在全球范围来看都不曾有企业实现过。

如今,整个DTX团队规模并不算大,那又是怎么实现25.6万笔/秒的世界级工程呢?

在阿里集团工作了8年的郎晓东(花名:冰魂)介绍:极致工程主要是靠异步化来实现,也就是延迟提交。在延迟提交的情况下,数据还是对的,不阻碍交易流程,这就叫异步化。也就是说,在极限峰值的情况下,支付宝能向淘宝的请求发出Confirm,保证虽然现在没执行但5分钟之后一定会执行,那么淘宝就可以放心地告诉用户购买成功了。因为双十一大促的最高峰值通常持续时间不长,那么在洪峰之后,稍有喘息就可以释放IT资源来处理“蓄洪”那部分操作。“异步只是在极限情况下采用,双十一零点一过,又是同步了。异步主要是针对成本,如果多加几倍的机器,也可以做到同步,但用户体验要同成本效益达到最佳平衡,又要保证资金安全,因此就开发出了异步的模式。”郎晓东表示,异步模式让DTX具有极强的可扩展性,交易量翻多少倍都可以支持。

当然,处理200万个分支事务/秒的峰值,在搜索等其它非互联网金融领域也是有互联网公司能达到这样的规模,但是要求的严格性不一样。尹博学介绍,协调参与方多的时候,出错的概率就高,一般架构的网站对严格性的要求并不强,数据不一致也问题不大,或者数据最终达到一致性但时间较长也无所谓。但蚂蚁金服属于金融业务,就必须要在高性能、低成本的前提下达到数据的强一致。

用软件保证强一致

“总结蚂蚁金服DTX在工程上的卓越性:首先就是能处理支付峰值200万分支事务;其次是大规模互联网分布式架构;第三,在数据分布设计上采用了抵近存储,也就是让数据靠近业务,再通过批量技术来处理,以减少交互开销、提升整体吞吐性。最重要的就是DTX是通过软件实现分布式,保证处理能力的线性与水平扩展,没有单点、消除单点。”尹博学强调。

所谓用软件实现分布式,即不依赖底层的硬件,默认底层的硬件随时会挂掉。而对于DTX来说,还是在最高的业务层实现的强一致,这就意味着甚至默认底层的数据库也可以随时挂掉。

早年间,淘宝还采用的是Oracle数据库、MySQL开源数据,后来又开发出了自研数据库OceanBase。OceanBase(以下简称OB)金融级分布式关系型数据库也是蚂蚁金服的“黑科技”之一,让用户像使用单机数据库一样方便的使用OB,同时提供更高的性能与更好的服务稳定性等。

DTX的强一致与OB的强一致,有什么区别呢?比如有一张用户表,这张用户表大到单机存不下,那么就在OB里存了两台机器,例如是M1和M2两台机器。一个事务既要操作M1上的一行数据,同时又要操作M2上的一行数据,那么这个事务的一致性是由OB来保证。但在蚂蚁金服架构里还有一张更大用户表,会被拆成25张用户表,这25张用户表中的每张可能“塞”到一个OB集群里,从业务的角度要操作跨两个OB集群的事务,这就是DTX来实现。

DTX主要定位于用户视角的跨库访问,包括单服务、跨服务协调底层多存储资源,支持多种底层数据库,包括MySQL、Oracle、OB等。

对于DTX来说,这些下一层的数据库,也被视为“硬件”。比如OB会认为磁盘属于比较慢的硬件系统,而DTX也同样会极力优化下层数据操作的总体执行性能,因为要考虑到网络延时,这样DTX就会把一次操作的多条SQL语句同时发给OB而不是顺序发送,从而大幅提高单线程的处理能力。简单理解,就是DTX作为处于最高业务层的强一致性方法,统领下面各层资源,在每一层都进行极致优化,从而达到整个DTX操作的最优化。“我们只能把软件当成硬件来优化,一般的公司也不需要优化,因为也抠不到那么细。”尹博学强调。

“没有最大,只有更大”

在谈到来蚂蚁金服一年多的体验,尹博学说这就是不断突破对于“大”的认知。

“在蚂蚁金服场景下,会突破对原有理论的认识,升华到另一个境界。在这么大的交易量下,很简单的问题会变得很复杂。因为你没有在这么‘大’的场景下思考问题,你想当成认为理论就应该是这样。但当遇到这么大的交易量,会发现要考虑的很复杂。当你经历过了这么大的交易量,再用理论总结这个复杂问题时,发现它又会变得比较简单。这是一个认识的深化,原来没想到过这么大的场景、这么大交易量下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发现了以后又变简单了。”这是尹博学的感觉。

峰值达到每秒25.6万笔、一天要生成几十亿笔交易的订单号,这个“天量”已经突破了所有现有技术的极限,那么解决“天量”规模背后的技术思想就是把同步事情变成提前做或延后做,“抓住这个思想,就会发现又变得简单了,当然前提是要保证提前做或者延后做都是对的”。

DTX的对外输出

如今,DTX技术在对外输出的过程,又变得简单了起来。张森(花名:绍辉)于2011年加入淘宝,于2015年转到蚂蚁金服,之后一直在中间件SOFA团队,主要从事数据中间件分布式事务。

张森介绍,蚂蚁金服的分布式事务有两个名字:对内叫XTS,ExtendedTransaction Service可扩展事务服务;对外叫DTX,Distributed Transaction-eXtended分布式事务。2016年张森负责开发了分布式事务后台运维的自动化,2017年分布式事务产品又开发了可托管版本:FMT,该模式主要是解决用户接入和使用DTX的效率问题,让用户可以基本无侵入的方式下解决分布式事务问题。2018年蚂蚁金服将推出第三代分布式事务解决方案,也就是XA(eXtended Architecture)模式,全面支持标准XA协议,覆盖面广,可无缝接入支持XA的数据库、消息等,帮助传统业务上云,并与自研数据库OceanBase共同打造实时数据一致性的整体解决方案。

蚂蚁金服的技术在2014年开始向生态伙伴和关联机构输出(比如网商银行、天弘基金、Paytm等)

在2017年,南京银行成为了首个国内银行机构客户。在南京银行互联网金融平台项目中,蚂蚁金融级分布式架构解决方案作为一个整体输出,而SOFA中间件包括DTX作为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在项目中落地。2014年是蚂蚁金融科技元年,为了更好的支持网商银行的长远发展,在架构设计初期网商银行架构组就选型DTX做为分布式事务的解决方案。

总结DTX对外输出的优势:第一,相比竞争对手而言,DTX覆盖的金融业务种类是最广的,因为蚂蚁金服是全金融场景,包括了支付、理财、银行、保险等;第二,经过大流量检验过,成就了极致的工程实现;第三,理论发展较快,比如业界其它厂商还停留在TCC模式下,蚂蚁金服已经针对云上的新需求提出FMT、XA等模式,大幅度减少接入的复杂性,并能与蚂蚁金服自研的分布式关系型数据库OceanBase 共同打造实时数据一致性的整体解决方案;第四,金融级解决方案,通过专业的架构转型咨询和实施交付服务,使蚂蚁金服沉淀多年的工程实践精粹与行业落地能力能够结合用户自身的场景进行打通和赋能,为金融机构架构转型带来推动作用,同时也将开放场景定制化能力、大促保障等业务内容,为用户进行量身定制打造最佳方案,为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保驾护航。

回顾蚂蚁金服SOFA DTX最近十年的发展过程,简单讲就是一个不断求解金融场景超大规模交易量下分布式架构设计的问题及其工程实现,以优异的性能保障业务数据的一致性,支撑数亿级用户的资金操作。支付宝/蚂蚁金服用十四年时间成就了8.7亿全球用户(2018年5月数据,包括支付宝及其全球合资伙伴)、小微企业与金融机构的普惠金融梦想。“为世界带来更多平等的机会”,一个更加包容、更加可持续、更加绿色的数字金融——这才是蚂蚁金服SOFA DTX分布式事务的黑科技之道。(文/宁川)

2018-05-18

2018年5月,中国软件网、海比研究联合出品了《2018中国企业服务生态发展状况研究报告》,该报告得出的结论是2018年企业上云将呈现三大特点,即大型企业上云减速,中型企业上云加速,小微企业上云加加速。而2018年大型企业上云的积极性有所减弱,主要原因是:数字化转型没有最佳实践,困扰CIO们继续更进一步推动企业上云;第二,这两年数据安全引发的事故越来越多且影响越来越大,企业对于数据上云越来越慎重。

在另一方面,2017年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制定了具体的企业上云计划与工业APP培育计划:到2020年培育30万个面向特定行业、特定场景的工业APP,推动30万家企业应用工业互联网平台开展研发设计、生产制造、运营管理等业务;到2025年,培育百万工业APP,实现百万家企业上云,形成建平台和用平台双向迭代、互促共进的制造业新生态。

对于大型企业来说,一方面由于前几年上云的经验和体验欠佳而降低了继续上云的意愿,另一方面又逢国家鼓励开发企业互联网APP应用,这又需要进一步扩大传统企业上云的规模和速度。在这对矛盾的夹击下,国内私有云公司EasyStack于2018年5月15日推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云化超融合一体机ECS Stack。

云计算超融合一体机

2018年5月15日,EasyStack在北京举办的春季发布会上正式发布公司中文品牌名——易捷行云,同时宣布完成由多家人民币基金投资的3亿元C+轮融资,资金将主要应用于核心技术的研发、云计算产品化的开发以及企业解决方案的生态投入三大方向,同时相应推出了云计算产品化后的产品——ECS Stack易捷行云超融合一体机,并将于7月正式上市。

“云计算之于超融合一体机,就如同智能操作系统之于手机。”EasyStack创始人兼CEO陈喜伦表示,”超融合的下半场就是云计算的软硬一体交付,支持多云、微服务粒度升级、以应用为核心是超融合下半场的三大产品特征。”而就在EasyStack于2018年5月宣布将推出超融合一体机的时候,市场上至少有50余家厂商已经推出了超融合一体机产品。

所谓HCI超融合一体机或超融合系统的概念,最早由美国创业公司Nutanix提出,也有说法是最早由VMware提出。可以说超融合一体机是一种发展中的软硬一体向企业交付软件技术的产品形态,从最早的服务器虚拟化到后来的存储虚拟化再到网络虚拟化,超融合一体机逐渐形成了比较完整的技术形态。特别是在2017年,随着VMware的网络虚拟化软件的成熟,基于VMware软件体系的超融合一体机(又称软件定义基础设施SDDC)开始大量面世。

在Gartner近几年的超融合系统魔力象限中,出现过的厂商包括Nutanix、VMware、Oracle、Dell EMC、HPE、Cisco、华为、Pivot3、Stratoscale、微软、Scale Computing、SimpliVity(后被HPE收购)、NetApp、Teradata等。可以说几乎所有的IT厂商都或多或少地推出过超融合系统或一体机,Gartner调研主管Julia Palmer曾在去年表示,软件已经成为超融合设备的差异化优势。Palmer特别强调,超融合软件正走向云端,从管理虚拟机到开始管理应用。

但是云计算环境下的超融合一体机与VMware、Nutanix等超融合一体机软件具有不同的形态。市面上现有的超融合一体机软件都比较关注服务器虚拟化、存储虚拟化和网络虚拟化这种硬件级的虚拟化功能,也就是偏硬件层的虚拟化实现。而云计算环境下的超融合,除了底层计算资源的虚拟化外,还关注向上层的应用提供一个计算资源管理框架,这就是基于容器的微服务。目前来说,在整个云计算产业,已经取得一致认同的PaaS微服务层就是Kubernetes,这个趋势在2017年已经十分明显。

EasyStack CTO刘国辉表示,ECS Stack易捷行云超融合一体机的特点就是控制平面采用微服务架构,向下纳管计算、存储、网络和操作系统资源,向上层的云应用提供支撑,可以直接支撑企业的互联网应用或云应用而只需简单的配置即可。ECS Stack的研发历时一年多,投入了百余名工程师,这是因为采用微服务架构路线的超融合一体机,目前在国内还只有ECS Stack一家。此前的传统超融合厂商,在开发产品的时候微服务架构还不成熟。而EasyStack现在进入基于微服务架构的超融合一体机,时间点刚刚好:这是微服务技术成熟度、客户成熟度、市场成熟度、云计算产业趋势等几个层面叠加的结果。

“真正能做云化超融合的,云就绪超融合的目前在国内我们应该是第一个。”刘国辉强调。EasyStack还发布了ECS Stack硬件参考架构,曙光作为ECS Stack官方战略合作伙伴,将于今年第三季度上市相关超融合一体机。

不能站在未来等客户

“行业变化太快,我们推出ECS Stack,主打云就绪市场。因为第一不能站在未来等客户,第二不能卖给客户即将过时的技术。而云就绪超融合——ECS Stack这个产品,解决了从超融合到云环境的对接,包括从IaaS到PaaS、从私有到混合云和多云环境的对接等,是面向即将到来的未来的产品。”陈喜伦强调。

其实,ECS Stack这样一个产品的构思,由来已久。EasyStack成立于2014年2月,在过去几年间已经为超过300家大中型企业客户构建私有云或行业云平台,在2018年第一季度还赢得了首批国际客户。陈喜伦说,在公司成立的第一个五年,已经完成了面向专业型客户的开源云软件平台布局,ECS Stack正是把这个经过验证的云平台软件,以超融合系统的产品化形式,推广给更多的规模化用户。

2014-2016年,EasyStack主要面对专家型超大型企业级客户,包括大型私有云、行业云建设等,服务于邮政储蓄银行、国家电网、中国人民银行等大型企业客户。这些企业集团的内部IT架构,是以软件为核心、开放兼容、达几年规划期、最后走向集团科技转型的思路。这类型的客户有比较强的IT能力、规划能力、产品落地能力和生态支持等,所以EasyStack主要是以软件交付为主,客户会自行采购多品牌的服务器、存储和网络设备等。 而EasyStack要在云平台软件层面解决稳定、可靠、高性能、开放兼容以及降低部署及交付成本等问题。

2017年EasyStack的云平台软件技术已经成熟,特别是经历了行业高端客户的磨炼,已经具备可以向更多行业、更多领域或中小规模用户市场扩散的能力。陈喜伦强调EasyStack的定位是以开源技术为核心的产品化公司,“如果只是作为一家开源服务公司,那是过去式;新的时代更强调产品,强调辐射更多行业,而不只是一部分专家型客户。我们的战略,从过去到现在都有比较长远的规划,也是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什么时候做什么样的事情。从私有云技术来看,未来不管国内或者国外,一定是从私有云到混合多云,一定是从软件到软硬一体,这是趋势。”

EasyStack COO王瑞林表示,ECS Stack易捷行云超融合一体机发布的时间恰到好处,因为超融合下半场才刚开始,下半场才分胜负。超融合在下半场将强调云计算的软硬一体交付,这对EasyStack来说非常有优势:EasyStack已经积累了品牌、市场和技术能力,同时在超融合领域有着比较深的见解。王瑞林强调,ECS Stack超融合一体机的市场一定是与公司整体战略相关,EasyStack肯定还是云公司,超融合产品最终会跟整体公司的云战略结合在一起,而不是单独开辟出一条不同业务线和市场。

王瑞林介绍说,ECS Stack易捷行云超融合一体机更多是针对中型企业里面的优质规模企业和专家企业,包括高校、制造业、医疗和政府这四大行业。比如制造业的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升级,通过EasyStack前期服务制造业,已经看到了很强烈的信号,制造业的“互联网+”应用市场的增速非常快。

EasyStack副总裁兼渠道事业部总经理荣瑜表示,教育、制造、政府、医疗等行业的应用形态正在发生变化,现在更多是面向业务创新的“互联网+”服务,这就对底层的技术设施提出了新的要求:即微服务化和云化。例如智能制造企业要处理生产线上的物联网数据,如果全面传送到云端处理,成本会高到无法接受,而前置到生产线附近的计算预处理节点就能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但这个节点不能是传统的服务器而必须是云化架构的系统,以便与后端的云计算环境对接,ECS Stack易捷行云超融合一体机就能满足此类要求。

当然,ECS Stack易捷行云超融合一体机的推出仅仅是一个开始,ECS Stack也是一个开放的平台以及不断演进的产品架构。陈喜伦在2018春季产品发布会上表示,公司的下一个五年目标是做“以开源生态为基础的世界级的云计算企业”,并提出了“企业云计算三级火箭模型”——开源云大势、产品化突围、生态杠杆。过去五年,EasyStack已经完成了第一级助推,ECS Stack易捷行云超融合一体机的推出即为产品化第二级助推,接下来就是生态系统的第三级助推,而“易捷行云”中文品牌的推出就是为了配合更大规模的生态和渠道推广。

据了解,EasyStack将年内完成拆除VIE架构,这为日后国内上市打下了基础。EasyStack此前已于2014年8月完成由蓝驰创投领投的200万美元A轮融资,2015年5月完成由如山创投领投的1600万美元B轮融资,2017年1月完成由国科嘉和领投的5000万美元C轮融资,并创中国开源领域最大单笔融资纪录。随着中国工业互联网进程的全力推进,企业互联网进入发展的下半程,以及数字中国建设的广泛展开,以EasyStack为代表的创新公司,有望迎来新一轮发展机遇期。(文/宁川)

2018-05-17

“我每次出差经过机场,都有一种高大上的感觉——机场里各种云计算广告,不是智能大脑、奥林匹克、量子计算,就是企业赋能与生态。而回到公司,听到客户在抱怨的话就瞬间回到了人间:‘我们的业务有波动,请问你们那边有什么事情吗’;‘云平台太多了,有阿里、腾讯,还有UCloud,每个都要运维去适配’;‘你们的中间件设计得不符合我们的使用习惯啊’。我每天都在处理大量这样的问题,两厢比较,我感觉好像做了假的云计算。”

UCloud高级副总裁贺祥龙在2018年5月15日的Think in Cloud 2018(以下简称:TIC 2018)峰会上如此表示。每年的TIC峰会由国内最大的独立云计算服务商之一UCloud举办,在IDC于2017年11 月发布的2017 年上半年中国公共云 IaaS 市场份额调研结果中,UCloud以5774万美元营收排名第五、占中国公共云IaaS市场份额 5.5%。

创业6年来,UCloud从一家十几人的创业团队,成长为拥有超过8万用户、间接服务用户数量超过10亿的中国云计算领军企业,部署在UCloud北、上、广、深、杭等11地的线下服务站及全球24大数据中心的客户业务总产值逾千亿人民币。凭借自主可控的研发价值观以及以“用户的需求就是下一个产品”的产品观,UCloud实现了“500人研发团队、几十项知识产权、100款独立产品”的成绩,赢得了云市场独立话语权。

2018年,在云计算进入与实体经济相结合的深水区时,UCloud再次提醒业界:云计算没有想像中那样美好,大量基础问题仍未解决,在BAT之外仍有选择。

现实很骨感

(上图为UCloud高级副总裁贺祥龙)

“做云计算这几年的感受很深,这个时代变化太快了。我在2014年刚开始进入这个行业的时候,非常火。那时候我出去讲,我是做云的。别人说,哦!现在我出去开会,说是做云的,别人会说,哦?那个眼神你懂的。”贺祥龙曾就职于腾讯,负责腾讯全平台的运维管理及资源调度,2014年加入UCloud。

通过这几年深入开发和推广云计算,贺祥龙对云计算“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深有体会。尽管现在人工智能、区块链、VR、AR等新技术层出不穷,“但是,这个世界也是变化很慢的,我们看到很多基础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很多IT资源的浪费都触目惊心。很多用户还在抱怨云的各种各样不好,还有大量工作要去做。”

众所周知,云计算是一个以用户需求为中心的IT资源重组和消费的新方式。而UCloud的产品观为“用户的需求就是下一个产品”,在实际研究用户需求和开发产品时,UCloud把以用户需求为中心推进到了极致。

贺祥龙表示,UCloud按照客户规模体量、上云需求、技术能力将云服务用户归结为小型、中型、大型和超大型四类,对应云计算的四个真相。对于这四个真相,UCloud则按需提供包含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专有云在内的全局解决方案。

四个真相

(上图为UCloud CEO季昕华)

关于云计算的四个真相,那就是缺人、不适配、太贵、拒绝公有云。

首先是缺人。即第一类客户,技术弱、用云量小,典型代表是初创公司,“上云就是三件套——主机、带宽、IP”。 贺祥龙有一次去拜访一个客户CTO,该CTO在谈话一个小时之内出去了三次。做什么?开主机。这位CTO说,公司没有运维,因为涉及到钱的原因,只能由他自己兼管。因此,这类型客户不需要复杂的技术和产品,而是缺人、缺工具。针对这类型客户,UCloud主打的就是具有强运维能力的工具化产品。“运维的工作重点无非是:变更、部署、故障处理、发布,这几件事情我们完全可以帮助用户做成标准化的工具。“此外,UCloud还尝试提供运维人力资源外包服务,以减轻这类企业的缺人手问题。

其次是不适配。即第二类客户,技术强、用云量中等,典型代表是中型互联网客户。他们有专职的运维团队,研发人员一般在100人左右,云上消费差不多在每月几十万到一百万人民币之间。贺祥龙表示,这类客户使用的产品种类就很多了,特别是对PaaS类产品有强需求。但这类用户需要云服务商的PaaS来适配自己的使用习惯和场景,而不是反过来。UCloud针对这一类的需求,开发了定制化的解决方案。例如,UCloud即将发布的“海象”产品。对于云缓存服务Redis来说,一旦数据量很大后会导致Redis的费用急剧上升,而基于内存的Redis是非常昂贵的。因此UCloud针对热度不太高的数据采用NVMe SSD盘存储,马上可以把Redis的费用降低三分之二。另一个例子是即将推出的“DB GO”,当前很多公司都缺DBA人才,在优化数据库的时候就会比较头痛,而UCloud把一个诊断中间件附在数据库上,帮助客户诊断数据查询慢的原因或是性能有问题的地方。“DB GO,从字面意思上讲,就是让DBA走开、不需要DBA的意思”,贺祥龙笑言道。再一个例子是“灯塔”产品,主要帮助客户做业务监控,对应同时间发生的底层网络、主机的波动,以便快速定位故障。

第三是太贵。即第三类客户,技术强、用云量大,典型代表是大型互联网客户。此类客户的月用云量一般超过1000万人民币。“我有一次听到客户跟我抱怨,说你们太贵了。听到这种话的第一反映是,客户是要折扣吗?仔细一听他是这么计算的:买一台服务器才几万块钱,3年折旧下来摊到每个月才1000到2000块钱,而租多台云主机拼成一台服务器算下来贵多了。” 这个计算从云服务商的角度考虑是不合理的,因为云服务商要考虑空置率,也要摊分平台成本、研发投入等等,单纯比较折旧对云服务商是不公平的。但后来贺祥龙反思了一下,其实用户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云给客户带来的便利是弹性可伸缩,但当一个客户对云计算的月消费超过1000万的时候,一定有一部分用云量是固定的,他抱怨的其实是有一部分资源是拿弹性的钱支付固定的开支,这就是UCloud的托管机柜服务的由来。也就是可以在UCloud的公有云数据中心里以私有云方式托管客户的机柜,形成公有云里的私有云,还附带统一的管理工具平台,这样就以固定成本方式解决了客户的固定用云需求。

第四是拒绝公有云。即第四类客户,技术弱、用云量巨大。典型代表是传统企业客户,特别是国企。由于对数据等信息有保密要求,他们暂时对公有云服务是拒绝的。对于此类客户,UCloud开发了专有云解决方案UStack。与市场中其它专有云解决方案相比,UStack的特点一是支持6到6000节点的弹性伸缩。“你们会问,为什么是6台起步?国企很有钱,好歹得搞几十台吧?实际上,国企最开始投入的时候都很谨慎,50台服务器就得到集团老总那一层审批了。另外服务器作为国有资产,投资保护的责任也很大。”因此,UStack可以做到6台服务器就能搭建一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专有云服务。而且UStack原生于UCloud公有云平台能力,本身也经过了UCloud 8万客户的海量运营检验。另外,UStack也提供了计费系统、CRM系统等,实现了与公有云一致的体验。

BAT之外的空间

(上图为TIC 2018上UCloud与英特尔、思科等的战略合作发布)

对于UCloud这样的独立第三方云服务商来说,生存空间就在于对客户需求的精细化把握及更加贴近用户的服务。前面提到四大类型客户以及UCloud相应推出的解决方案,就已经说明了贴近用户需求的产品开发与服务十分重要,不论是公有云中的托管机柜服务还是6个节点的专有云方案或是直接提供运维人员的24小时服务,UCloud都在更精细化、差异化地运作客户和自己的解决方案。

“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只要坚持差异化竞争,为客户创造价值,也能活下来,而且能活得更好。”UCloud CEO季昕华介绍说,UCloud有三个产品研发模式:第一是技术领先型产品,比如“安全屋”就是通过技术创新来实现的;第二,竞争对手跟随型产品,比如亚马逊AWS推出一个产品,UCloud也推出类似产品;第三,就是用户需求型产品。其中,第三种研发模式在UCloud内部最为推崇。

在用户需求型产品开发方面,除了前面提到四大类型客户需求及相应解决方案外,UCloud还在更多领域关注用户的需求,不断推出定制化解决方案。“其实我们海外拓展就是来源于用户不断地提出需求,最近需求比较强烈的国家是俄罗斯。俄罗斯的世界杯给中国带来很大的机会,目前世界杯上的中国赞助商都有对俄罗斯的出海云服务需求。目前,我们在俄罗斯节点的服务,每个月都是100%以上的增长,这就是抓住用户需求的结果。”

除了跟随满足用户的技术需求外,UCloud还在文化等方面适配不同的客户。过去,UCloud面对的都是互联网客户,见客户的时候并不需要穿西装;现在,UCloud开始拓展政府类、医疗类、教育类客户,就要用他们习惯的模式跟他们交流,才能有共同语言。“我们跟其它公司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大公司的心态是‘我是专业的,所以客户得听我的’,但我们更愿意沉下心听需求,放平心态,与客户一起成长。”季昕华强调。

UMCloud与数人云的合并,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跟随传统企业用户对于私有云IaaS+PaaS的需求。前不久,UCloud刚收购了容器PaaS云厂商数人云,并把旗下的私有云IaaS公司UMCloud与数人云合并,向业内提供IaaS+PaaS的一体化私有云产品与解决方案,同时加速UCloud大数据流通产品“安全屋”平台、AI训练与服务平台的私有云化等。

UMCloud CEO、UCloud COO华琨介绍说,双方在合并之后走访了很多客户,他们对整合以后的解决方案非常期待,因为这样一来UCloud就可以提供公有云、私有云和专有云一站式的服务。原数人云CEO、现UMCloud CTO王璞强调,互联网公司里任何一个应用或绝大部分应用都是可以随时被“杀掉”,因为互联网公司默认数据中心里的任何一台服务器都会随时宕机,而传统企业还处在上一代的编程模式下,即默认底层硬件是接近100%的高可靠,那么传统企业在发展互联网应用的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就需要一个可以提供连续、稳定的过渡型技术解决方案合作伙伴 ,UCloud就是这样的合作伙伴。

当然,华琨强调,在给用户做定制化的过程中也会把很多共性需求抽象出来形成产品,这样才能覆盖更多的企业,未来也能通过合作伙伴来共同推广产品。

在谈及国内云计算市场发展时,季昕华认为近年来的云计算市场竞争反而越来越不激烈了,因为UCloud创业时候曾有几百家公司在做云计算,后来就出现“有些掉队了、有些放弃了、有些转向了”的情况。“到目前为止真正做云计算,我们认为可能就5、6家了。竞争肯定是有的,没有竞争的行业肯定不是好的行业,但没有特别大的竞争,因为在各自领域的差异化都做得比较好。”

“云行业分为两种云,一种是从来不与用户竞争的云,一种则是经常与用户发生竞争的云,我们就是前者。”季昕华在TIC 2018大会上笑说。在面对前四大竞争对手的时候,UCloud确实缺乏庞大的生态以及强大的投资能力,但过去6年的发展也证明了UCloud找到了BAT之外的空间。

正如季昕华的坚持,UCloud会独立发展,自己做大做强。在云计算的长跑中,UCloud也能找到自己的天空。(文/宁川)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根据长江商学院的统计,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汽车年产销量从10万辆增长到2940万辆、摩天大楼从没有200米以上高楼到如今拥有全球最高10 幢大楼中的8座、人口城镇化从不足12%到今天的60%、中产阶层从零到现在的2.3亿,世界500强从无到115家、人均GDP从385美元到9280美元、经济总量从占全球1.8%到今天占14.8%居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可以说是40年巨变弹指一挥间。

站在2018年展望新40年,一个更加激动人心的、从无到有的巨变正在到来,这就是大数据与数字经济。2014年,“大数据”首次进入政府工作报告。2015年5月,贵阳举办了首届大数据产业博览会(简称:数博会)。2015年10月29日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提出要“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标志着大数据战略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根据《数字中国建设发展报告(2017)》,2017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27.2万亿元,同比增长20.3%,占GDP的比重达到32.9%,成为驱动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动力引擎。

在发展数字经济、建设数字中国的过程中,大数据经济是数字经济的核心与重要创新方向。从2014年到2018年,“大数据”五进政府工作报告。2018年,数博会也将四次举办。为了进一步推动大数据产业化、拉动大数据经济的发展,“2018数博会”将首次发布贵阳市“100个大数据优秀应用场景”示范及招商信息,总投资预计75亿人民币。“100个大数据优秀应用场景”将涉及基础设施、创新平台、数据安全、民生服务、智慧城市、特色小镇、富美乡村、产业融合、政府治理等方向。

根据贵阳市大数据发展管理委员会的2017年工作总结及2018年工作计划:贵阳发展大数据三年多来,初步构建了大数据核心、关联、衍生业产业链,聚集了英特尔、戴尔、思爱普、富士康等一批世界500强企业,落地了中电科、阿里巴巴、华为、京东、奇虎360、科大讯飞等一批国内大数据领军企业,涌现了货车帮、朗玛信息、东方世纪、易鲸捷等一大批本地优强企业,还引进了SAS、数景未来、华为、TCL等龙头型和有影响力的大数据企业57家;新增规模以上大数据企业51家,大数据企业纳税额110亿元,增长20%;建成服务外包及呼叫中心座席10万席,实际投运达6.5万席;形成了16个大数据产业集聚区(基地)。

2018年,贵阳市计划大数据企业主营业务收入超过1000亿元,增长超过25%,加快10个大数据产业园的规模建设,打造两个50亿元级大数据产业基地,启动建设百个大数据应用场景,实施“千企融合”大行动,推动大数据与工业深度融合,实现全市政务应用系统100%接入“云上贵州”贵阳分平台,确保政务数据100%实现开放共享。在产业招商方面,贵阳市在2018年力争引进项目150个以上,投资总额150亿元以上,引进大数据优强企业56家。

2018数博会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如何办好2018数博会将有着承上启下的意义。截至5月8日共有近40家国外大数据相关企业参加2018数博会展览,包括以色列、俄罗斯、马来西亚、澳大利亚、意大利、法国、韩国等国近40家大数据相关企业,而外国政府展团、外国企业展团也将首次集中亮相。

据了解,2018数博会上,6家以色列大数据企业将展示在无人驾驶、人工智能、网络安全、区块链、互联网广告营销、电子商务和IT培训等相关大数据领域以色列先进的技术和解决方案。其中,Mobileye是计算机视觉发展和机器学习、数据分析、定位和地图科技应用于高级驾驶辅助系统和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全球领导者。迄今为止,超过2400万的车辆已经装配了Mobileye的高级驾驶辅助技术。本次以色列创新创业企业组团参加数博会,有助于开启中国与以色列创新的进一步对话与对接。

前面提到的“100个大数据优秀应用场景”又称“大数据应用场景TOP100”,自2017年12月启动征集以来,贵阳市对照建设“中国数谷”的五大基础工程和十大专项,共征集梳理出大数据应用场景183个。 经筛选,共有141个大数据应用场景入围本次TOP100的网络评审环节。其中,政府引导、社会化投资参与类场景50个,总投资约24.94亿元;社会投资类场景62个,总投资约10.74亿元;社会化投资、政府给予支持类场景17个,总投资约14.64亿元;政府采购类场景12个,总投资约1.21亿元。最终入选名单,将在5月27日的2018数博会上正式发布。

2018数博会人工智能全球大赛由2018数博会组委会主办,分美国(硅谷)、以色列(列特拉维夫)、中国(北京)三大国际赛区,以及华东(上海)、华中(杭州)、华南(深圳)三个中国分赛区。4月30日,以色列(特拉维夫)分赛区圆满落幕。至此,大赛六大分赛区已全部完成选拔,各分赛区的前三名,共18支优胜团队将于5月23日至25日汇聚贵阳参加大赛半决赛与总决赛。

据悉, 2018数博会人工智能全球大赛的参赛项目达1116个,来自15个国家和地区。本次大赛参赛项目既有作为AI基础支撑的人工智能芯片设计,如超低功耗的知存AI芯片;也有能广泛应用于各种行业的人工智能通用技术,如能像人类一样识人的基于主动双目结构光的3D人脸识别技术;还有直接作用于端产品的人工智能产业应用,如利用遥感大数据实现人工智能读图;这些项目涉及人工智能的核心生态及产业链上的各个层级,代表了世界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方向和前沿。

而在5月20日至5月26日,来自全球11个国家的30余名无人驾驶工程师将在贵州科学城参加无人驾驶首届全球挑战赛,赛事主办方设计了极富挑战的智能任务,并准备统一的无人驾驶车,选手们要用自己的人工智能算法“驯服”车辆完成各项任务、赢取奖金。贵阳将以2018数博会无人驾驶为起点,进一步吸引全球更多无人驾驶人才和机构来到贵阳,以更开放的规则在贵阳落地测试,有步骤有目标地引导无人驾驶产业生态落地,推动贵阳成为无人驾驶创新城市。

第四届数博会将于2018年5月26至29日在贵阳召开,年度主题是“数化万物,智在融合”,主题词为“数据、智能、融合”。2018年5月6日, “2018数博会”确定举办8场高端对话,以及50余场专业论坛。8场高端对话主题分别是“万物互联:重构互联网基础与价值”、“人工智能:AI生态 加速未来”、“区块链——价值互联新秩序”、“构建数据安全新秩序”、“大数据+大健康:构建公平普惠健康新模式”、“工业互联网,产业新动能”、“大数据+大扶贫:互联网主力军征战脱贫攻坚主战场”、“数字经济”;届时,数字经济学者唐·塔斯考特、腾讯集团董事会主席马化腾、高通公司全球总裁克里斯蒂亚诺·阿蒙等顶尖大数据领军人物将同台论道。

同时,专业论坛将围绕6大版块举办,分别是“数字经济发展版块”、“大数据国家治理版块”、“技术产业创新版块”、“数据安全保障版块”、“大数据与民生版块”、“区域合作与交流版块”。

此外,数博会期间的商务投资活动主要有首届中国大数据投资发展对接会、项目路演投资人点评活动、“满帮之夜”暨2018数博会国际展览欢迎酒会、中外参展企业商务交流活动等。

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无人驾驶等创新科技及全球顶尖相关企业齐聚2018数博会,外国政府展团、外国企业展团首次集中亮相,贵阳市2018年计划150亿投资招商、“100个大数据优秀应用场景” 50-75亿的投资招商力度,这些都将让2018数博会成为开启下一个40年的里程碑。在下一个40年里,中国将建成数据强国,在全球数字经济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这将是全球共享的机会与盛宴。(文/宁川)

2018-05-16

2017年底,IDC发布了2018年全球IT产业预测,主要结论就是以云、大数据、移动和社交等为代表第三平台所推动的数字化转型将进入第二阶段:从以公司为主、孤岛型创新的实验性阶段,走向基于平台和生态系统、数字产品与服务爆炸的倍增创新阶段。IDC高级副总裁和首席分析师Frank Gens就此评论:在上升的数字经济中,所有企业必须像原生数字企业那样运营,围绕大型数字创新网络来重新架构企业,最终成为新的企业物种。

IDC预测到2021年,全球50%的GDP将被数字化,而每个行业的增长,都会受到数字产品与服务、数字化运营以及数字关系的驱动。这也就意味着2021年将会是数字经济与数字化转型的拐点,届时数字经济与数字化转型的影响力将超过50%全球GDP的临界点。如果一个企业在新一轮的数字化转型中落后,IDC认为这个企业将持续失去市场份额,到完全失去竞争的能力。

而在2018年3月由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中国两化融合服务联盟联合发布的《中国企业上云指数》报告指出,我国上云企业的软件和数据云化水平较低,目前我国仅有40.3%的企业使用了云服务。企业上云指数由基础云化、云化创新、管理变革三个一级指标构成,当前我国企业上云的基础云化还较弱。

在我国走向数字化转型2.0的阶段,阿里作为原生数字企业代表,把自己多年的数字转型1.0和2.0经验,通过阿里云对外输出:构建“大中台、小前台”,打破大企业的部门墙、数据墙、业务墙,构建产品技术和数据能力的强大中台。

数字化转型的困惑

2015年,国务院出台《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提出“互联网+”的四大方向:着力深化体制机制改革,释放发展潜力和活力;着力做优存量,推动经济提质增效和转型升级;着力做大增量,培育新兴业态,打造新的增长点;着力创新政府服务模式,夯实网络发展基础,营造安全网络环境,提升公共服务水平。

这四大方向中,第一大方向就是组织变革,第二大方向其实是“+互联网”——用互联网技术优化现有的组织运营,第三大方向才是“互联网+”——用互联网技术彻底改造企业、创造新业态。

2015年至今,在全社会推进“互联网+”战略的过程中,存在着认知上的困惑:到底什么是真正的“互联网+”,或用IDC的术语即到底什么是“原生数字企业”。因此,在过去几年中所实践的大多数“互联网+”最后都成为了“+互联网”。

而在传统企业中,需要申请预算和立项来落实业务创新和IT系统建设,正是这种经典的项目制的IT系统建设方式,导致了阻止企业创新的“组织墙”与“数据墙”,也阻碍了企业走向真正的“互联网+”。

所谓“组织墙”,即部门墙和业务墙,就是在传统企业中,业务部门提出需求、信息中心部门进行系统集成商招投标,再进入到需求收集、需求分析、开发、测试、上线等的项目周期中,在这个过程很容易出现“烟囱”式的IT系统:一方面是开发团队考虑不同业务的需求,往往提出独立建设;或是新的业务或开发团队认为之前的技术和业务的历史包袱太多,还不如重新构建;最终的结果是导致大量重复的功能和业务在多个IT系统中同时存在,这些“烟囱”式IT系统就是隐形的“组织墙”,同样的功能却不能互连互通,就出现了“数据墙”。 而这种项目制的IT系统建设方式,在过去20多年的中国企业建设历史上一直反复上演。

由于业务和数据被“烟囱”式IT系统分割到了不同系统中,于是后来提出了基于ESB企业服务总线的SOA方式,试图打通不同系统之间的业务和数据。但SOA在传统企业项目制的机制体制下,出现了本末倒置的结果:这主要是服务提供团队的KPI考核仍是以项目制为主,基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往往不愿意对前面一个项目中已经封装好的服务进行改造以适应新业务的需求,于是又会新起一个服务,相当于又建立了一个SOA形态下的“烟囱”;而对于愿意做事情的服务提供团队来说,会因为之前服务设计的能用性和前瞻性不足,造成改动困难,于是又建立了一个SOA形态下类似的服务,相当于又起了一个“烟囱”。

更为重要的是,在传统企业中的IT部门长期处于“业务支持”地位,很多企业IT部门的职能主要是项目管理,既不能对业务全局有前瞻性把控,也无法提出创新的业务想法,为企业带来新的业务增长点。

阿里巴巴中间件首席架构师钟华有着15年的中间件经验,在他的《企业IT架构转型之道》中介绍了2008年前的淘宝,走的就是项目制的IT系统建设道路,也产生了“烟囱”式IT系统,导致出现了“组织墙”与“数据墙”。

建设数字中台的两大核心经验

针对“烟囱”式IT系统的弊病,一个基本的解决方案就是企业的共享服务中心。说到共享服务中心,就不得不提到阿里提出的“大中台、小前台”战略。

美军在二战时以军为作战单位、越战时以营为作战单位、中东战争时以7人或11人的极小排为作战单位,就是用强大的中后台导弹指挥系统,支持前端小团队的快速判断,从而引领完成整个进攻。

今天,“大中台、小前台”的思想已经成为了主流数字化转型思想。不仅互联网企业几乎全部走上了数字中台战略,华为等企业也走了建设数字中台的道路。

阿里其实也经历了类似的过程:从2009年开始建设共享服务中心到后来真正建成中台战略,了解这个过程对于真正理解阿里所提出的中台战略有着重要的影响。

2003年,阿里成立了淘宝事业部;2008年,又成立了B2C模式的天猫(最初叫淘宝商城)。加上1999所成立的1688,阿里在2008年的时候一共有三大电商体系,三套“烟囱”式IT系统。特别是天猫虽然出身于淘宝,但与淘宝是两套完全独立的业务体系和IT系统,两套电商平台都包含了商品、交易、评价、支付、物流等功能。2009年开始,阿里成立了共享事业部,与淘宝、天猫为同一个平级部门。但当时的淘宝和天猫在业务贡献上显然比共享事业部有更大话语权,共享事业部还处于IT支持形态,缺乏业务话语权而只能在夹缝中生存。

2010年,当时市场上的团购业务蓬勃发展,阿里集团决定建立自己的团购平台。在前期共享服务建设的基础上,依托共享服务体系中的用户中心、商品中心、交易中心、评价中心等,阿里仅投入产品经理、运营和开发等十几名员工就在1个半月的时间成功上线了阿里自己的团购平台。阿里团购平台上线后在短期内展现了超出所有人想像的流量吸力后,阿里集团投入大量资源到这一新兴业务中,这就是后来的“聚划算”团购平台。

“聚划算”的出现,初步体现了“大中台,小前台”的能力。更为重要的是,在2010年的时候,阿里集团提出,无论是淘宝、天猫还是1688,如果想要接入“聚划算”就必须要通过共享业务事业部。这样,共享业务事业部就获得了与阿里三大电商平台一样的业务话语权,最终奠定了共享事业部成为今天阿里集团的核心业务平台而不仅是IT部门。今天,阿里前端的淘宝、天猫、聚划算等25个业务前端单元,都是构建在共享业务事业部的“共享业务”单元之上,在“共享业务”单元的下面才是阿里云技术平台;阿里集团前端业务的所有公共、通用的业务都沉淀到了“共享业务”单元,包括了用户中心、商品中心、交易中心、评价中心等十几个中心,“共享业务事业部”也是“大中台”的具体组织实践体现。

所以,总结阿里发展数字中台的核心经验:原有的共享IT部门必须要找到极强的互联网业务作为抓手,把自己变成核心业务部门,才能够真正转型成为企业的共享业务事业部,而不是某种变形的、换汤不换药的共享IT部门,这也就是阿里共享业务事业部经常讲的“业务滋养”的概念。

阿里发展数字中台还有一个关键经验,这就是共享中心的技术团队组织构成,不再是之前与业务相匹配的流水线模式:之前是UED用户体验设计师对于前端交互界面、架构师和开发人员对应业务逻辑、运维工程师和DBA对应数据库等;而阿里共享业务事业部则改为由架构师、UED工程师、开发人员、运维工程师和DBA等组成一个新的技术组织,对应于一个共享业务单元进行持续开发和运营。这种组织模型中最核心的就是架构师:技术出身的架构师要对不同前端业务中的公共和通用业务有深刻的理解,还要时刻掌握市场发展趋势,这样就能不断从不同前端业务中抽象出可以沉淀到共享业务中的业务点,还能前瞻性从共享业务层面提出业务创新方向再反哺给前端业务。

复制阿里巴巴的数字化转型

再回过来看《指导意见》中提出的组织变革、“+互联网”、“互联网+”等三大“互联网+”主要方向,结合阿里自2008年开始的“大中台、小前台”数字化转型,可以看出“+互联网”让传统企业开始具备互联网思维,通过让IT部门直接掌握互联网业务为抓手,以架构师为主对共享业务模块进行抽象而沉淀出共享业务中台,再辅之共享云技术平台,从而推动整个企业进化到“互联网+”的数字化原生模式,在这个过程中完成组织变革,这就是阿里巴巴式数字化转型之路,也可以说是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的“红宝书”。

钟华表示,在用阿里技术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建立数字中台的过程中,第一大挑战是业务、其次才是技术。所谓业务挑战,就是从业务视角,把共性的业务模块沉淀到共享业务中台,把个性化的业务剥离出去后形成前台。阿里云企业业务事业部总经理赵杰辉介绍说,为了帮助企业更好的梳理业务,阿里云企业业务推出了架构师咨询服务团队,这个团队源自阿里的共享业务事业部中间件技术团队,同时又从IBM、Oracle等公司招聘了咨询专家,专门帮助传统企业进行基于数字中台思想的数字化转型架构设计。更重要的是,阿里云架构师团队能与传统企业分享阿里自己的数字化转型过程与经验,让传统企业学习到阿里数字化转型的“神”。

在共享业务抽象与沉淀的过程中,还需要一个开放的技术平台来承载不断沉淀下来的共享业务单元,这就是阿里云中间件Aliware平台:主要包括企业级分布式应用服务EADS、分布式关系型数据库服务DRDS、消息队列MQ、缓存等支撑“双11”核心交易业务所需的中间件平台,还包括直面了双11洪峰流量和保障阿里全生态业务稳定性的高可用基础设施如全链路压测平台、限流降级和流量调度平台、异地多活及单元化、高可用评测体系等,以及脱胎于鹰眼的监控诊断和数字化运营平台——提供了针对分布式应用架构所需的服务链路跟踪、服务分析、实时业务指标监控和报警等功能。

其中,阿里云企业级分布式应用服务EDAS是企业级互联网架构解决方案的核心产品,整合了阿里整套分布式计算框架(包括分布式服务化框架HSF、服务治理、运维管控、链路追踪EagleEye和稳定性组件等),以应用为中心,帮助企业级客户构建并托管分布式应用服务体系;消息队列MQ则整合了阿里巴巴集团内部Notify、MetaQ和开源产品RocketMQ三大消息服务优点集一身的消息服务,对实现分布式计算场景中所有异步解耦以及双11大促场景下提供削峰填谷的功能起到了重要作用。

阿里云中间件平台最大的优势,就是结合了整个阿里建设数字中台、完成数字化转型的方法论和经验,并固化到技术平台上,再通过“双11”的检验形成了一套成熟的技术体系。比如,阿里云中间件的性能测试PTS,就是卓越的SaaS化性能测试平台,全新的面向DevOPS的简易但强大的编排能力,完全不需要传统商业性能测试软件那样的复杂门槛,同时具备强大的分布式压测能力,可模拟海量用户的真实业务场景和流量,其核心能力基于服务阿里全生态多达4年以上的单链路/全链路压测平台,可将性能压测本身的工作持续简化,最大程度优化成本、稳定性和用户体验,帮助企业提升商业价值。

波司登是阿里云中间件对外输出的典型案例。波司登作为已有40年历史、主打羽绒服的知名品牌,从11个农民和8台缝纫机起家,做到市值60多亿港元的港股上市公司,在经历了上一个十年的高速发展之后,与绝大多数传统服装行业的品牌商一样面临着挑战。从2013年起,波司登开始提升直营店的比重。对于有着3000多家门店的品牌商来说,想要很精准地预测在什么时间、把什么货挪到什么地方非常困难。这种缺货也被称为“结构性缺货”,即货是有的,但没有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消费者需求的地方,导致货源充足的地方可能卖不完、有的地方却买不到。高库存“冻”住了企业的现金流,高缺货又严重影响了用户体验。

2015年开始,波司登IT团队开始考虑建立新的零售系统架构。波司登和阿里云合作,利用企业级互联网架构技术搭建“零售云平台”:2016年初开始建设,短短5个月之后就可以实时监控波司登全国3000多家门店的库存和销售数据。按照阿里云互联网中间件“厚平台、薄应用”的理念,波司登“零售云平台”主要建成了全局共享的业务中台:包括库存中心、用户中心、交易中心和订单中心等。例如,“库存中心”将原本分散在各地的仓库、门店的库存数据,以及和线下割裂开的线上库存数据,全部都“聚拢”在了一起。有了基于库存中心的自动补货系统之后,波司登大胆地将库存“后移”,在试点区域取消经销商仓库,由系统自动为经销商门店和直营门店补货。

“零售云平台”已给波司登带来了显著成效:库存中心的智能补货系统有效减少缺货损失21%,售罄率同比增长10%;会员中心帮助波司登建立了会员社区、会员俱乐部,实现了与500万会员的互动活动,会员复购率达到20%以上。更为重要的是,“零售云平台”已经从技术支撑转变成为了企业营利的“枢纽”。

另一个例子是中石化易派客。易派客作为中石化首个互联网架构的电商平台,采用阿里云中间件平台,从立项到上线只用了3个月,易派客的订单中心、用户中心、支付中心、物流中心、呼叫中心等几大模块都在短期内构建完毕。易派客上线仅120天,就有100余家单位在易派客上开展采购业务,涉及100多个物资小类,包括9000多种商品,80多万种单品,订单总额达到3.8亿元。截止2017年4月,易派客的交易总额已经突破900亿元。

如今,阿里云重塑企业核心业务框架的客户已经覆盖了政府、税务、人社、银行、保险、石油石化、零售快消、汽车制造、互联网平台等众多行业。

赵杰辉强调,传统IT满足了小部门的目标,中台式的IT架构是从公司全局角度鼓励创新和效率,将数据从成本中心变成价值中心。“大中台、小前台”的中台战略更符合DT时代的组织和业务机制,让前台的一线业务更敏捷,可以更快速适应瞬息万变的市场,而中台则能够整合整个企业的数据能力和产品技术能力,对各个前台业务形成强有力的支撑。

马云曾说过:未来三十年不属于互联网公司,而是属于用好互联网的公司。未来30年,数据将成为生产资料,计算会成为生产力,互联网是一种生产关系。

正如马云所言,数字化转型从1.0走向2.0的阶段,也是从“+互联网”到“互联网+”的过程,体现了企业组织生产运营的根本性变革,阿里云中间件平台及架构师咨询服务则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牵引作用。

更重要的是,阿里云中间件平台固化了阿里自身的数字化转型经验,涵盖了数字化转型1.0和2.0及之后的数字化运营阶段,向外界和世界输出了中国自己的数字化转型模板。正所谓数字化转型,中国造。(文/宁川)

2018-05-11

(成功瘦身的甲骨文公司CEO马克·赫德)

2018年,数据库巨头甲骨文公司(Oracle)迈入了第41个年头。如果你认为这样“中年大叔”型的企业在科技界已经失去了吸引力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今天的甲骨文公司正在吸引年轻人的目光,更多的年轻技术人才选择加入了甲骨文,年轻创业者正源源不断聚集在甲骨文周围。这就是因为甲骨文正在深入推进的云计算业务,以及全面推动的数字化转型。

在2018年5月7日于美国总部举办的全球媒体日活动上,甲骨文首席执行官马克·赫德(Mark Hurd)以一个全新的形象出现在全球媒体面前:在过去的一年,成功瘦身近10磅,这让刚跨过60岁的他,焕发出了年轻的活力。他笑说“不仅更轻了也更快了”,而这正是今天甲骨文公司的写照。今天的甲骨文不仅向市场推出大量新型云计算技术以及极具时代感的公有云业务,自己也是一家很时尚的云公司:甲骨文已经把全公司都迁移到了云平台上,全面用上自己的ERP云、Financial财务云、SCM供应链云、HCM人力资源云等,特别是让刚进入公司的大学毕业生们用上了很有现代感和时尚感的Eloqua销售自动化和市场营销云。

年轻创业者们也开始出现在甲骨文公司的舞台上。来自智利创业公司Intelipost的联合创始人Stefan Rehm、以色列创业公司Bonobo AI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Efrat Rapoport、美国建筑可视化分析公司Reconstruct的CEO Mani Golparvar来到了2018 Oracle全球媒体日上,他们作为Oracle Startup Cloud Accelerator创业云加速器项目的学员企业,不仅用上了甲骨文的公司资源来快速扩张自己的业务,也为甲骨文带来了新鲜的创业者思维。

(d.tech的学生们正在演示机器人搬运工)

而在甲骨文总部会议中心的对面,一座现代化的以设计思维为主导的高中Design Tech High School(d.tech)已经全面运营。作为一个坐落在甲骨文公司总部里的高中,d.tech为甲骨文带来了鲜蹦乱跳的00后高中生:在第一层的Design Realization Garage里,高中生们用自己的奇思妙想创造着机器人搬运工、套着亚马逊运输箱子的mini小车、用木头手工制作的设计社区logo滑梯等。“小鲜肉”还能随时请来马路对面甲骨文工程师,一起头脑风暴。

甲骨文公司在美国Austin新建的云计算园区,可容纳上万名年轻人加入到甲骨文的云计算和数字化转型事业中——今天的甲骨文公司,正在成为年轻一代的时尚选择。

与年轻创业者在一起

(左:智利创业公司Intelipost联合创始人Stefan Rehm;右:以色列创业公司Bonobo AI联合创始人兼CEO Efrat Rapoport)

2017年,甲骨文在全球范围内启动了云加速器项目,目前在9个地区落地了入驻型加速器:美国的Austin,印度的Bangalore、Mumbai、Delphi,英国的Bristol,法国的巴黎,巴西的圣保罗,新加坡和以色列的Tel Aviv等。与其它云公司的加速器项目类似,甲骨文入驻型加速每年提供两批、每批5-6家学员企业的创业加速服务。在2017年,全球共4000多家创业企业申请该项目,最终有40家企业入选。

Intelipost目前正在被甲骨文“加速”中,这家来自智利的企业级物流SaaS软件创业公司采用了区块链技术,在智利境内建立可信的商业环境和商业价值链。Stefan Rehm表示:相对于年轻的Intelipost来说,甲骨文有着40多年的成功商业运营经验,这些经验将让Intelipost长期受益,包括如何做销售、市场营销、客户管理等;而甲骨文自身有着庞大的企业级客户、Netsuite有着广泛的中小企业客户,这些对于Intelipost来说是很好的潜在客户资源;除了商务运营与业务推广外,甲骨文的产品管理以及众多的现代化云服务都是Intelipost可以借力和借鉴之处。

甲骨文创业生态及加速器业务高级副总裁Reggie Bradford自己也是个多次创业者,他创立的基于云的社交营销与管理公司Vitrue于2012年被甲骨文收购。针对2018年2月新推出的虚拟加速器项目Oracle Scaleup Ecosystem,他表示这是一个无需入驻实体加速器的虚拟加速器项目,可以让甲骨文连接全球更广泛的创新创业生态,那些处于融资中后期的创业企业可以通过虚拟加速器来获得Oracle云及公司资源而无需入驻实体加速器。

Bradford表示,甲骨文全球云创业生态的使命是提供丰富、协同的合作伙伴关系,驱动全球的下一轮增长,帮助云创业公司在每一轮的创新与增长。Oracle Scaleup项目还与VC和PE等创投及投资机构合作,提供导师、R&D、市场营销/销售、迁移服务、云资源以及Oracle客户和生态资源等全方面的支持。原在AWS负责PE投资的Jason Williamson,被Bradford招来负责Oracle Scaleup项目。

与年轻毕业生在一起

(Oracle Cloud Solution Hub年轻工程师们设计的人机协作交互流程)

位于美国Austin的Oracle云计算园区,有着一个56万平方英尺的建筑和横跨40余亩的湖前地域,附带有健身中心、沙滩排球和篮球场、美式足球场、湖边自行车道等设施,旁边还有多达295套单元的公寓大楼,可容纳上万名年轻人才。2018年3月,甲骨文开启了Austin云计算园区,这里将作为Oracle云的销售创新客户体验中心。

“Oracle数字课堂(Oracle Digital Class of)”项目来到了Austin,这是一个招聘高校毕业生并为他们提供资源与培训的项目,帮助高校毕业生在云计算与数字化时代拓展成功的职业生涯。此前,“Oracle数字课堂”主要从高校招收销售与技术方面的人才,现在也扩展到客户服务与咨询方面,Austin园区里就有一个Oracle云解决方案中心(Cloud Solution Hub)。

Oracle云解决方案中心是甲骨文公司面向云和数字化转型而创造的新组织部门,该部门主要改变了甲骨文与客户的交互方式。对于甲骨文的传统数据库和软件业务而言,多以软件产品的方式从渠道进行销售,甲骨文与最终客户之间并无太多的直接接触。到了云计算时代,客户直接从甲骨文购买云服务特别是公有云服务,一下子就拉近了甲骨文与客户的距离,这就要求新的客户互动方式,Oracle Cloud Solution Hub就应运而生。

Oracle Cloud Solution Hub以工程解决方案为主,通过敏捷开发的方式,根据客户具体的业务场景,提供人工智能、区块链、虚拟现实、智能机器人等解决方案的创意设计、数字化商业设计、原型开发、架构设计等创新服务。负责解决方案工程化和客户成功的甲骨文高级副总裁Hamidou Dia在2018 Oracle全球媒体日上表示,Oracle Cloud Solution Hub的任务就是要促成和推动企业的数字化转型,目前在美国有三个云解决方案中心,在欧洲也有类似的中心,还将推广其它国家与地区。

在2018 Oracle全球媒体日上,来自Oracle Cloud Solution Hub的年轻技术工程师展示了基于智能语音聊天机器人的企业员工自服务系统、基于增强现实和人工智能的零售商品识别与用户体验系统、连接病患与医疗健康中心的区块链解决方案等演示。这些场景都是来自实际的客户业务需求,Oracle Cloud Solution Hub的工程师们熟练地操纵着小型无人机、智能音箱、iPad、智能手环等智能设备,兴奋地讲述着一个又一个数字化转型的故事。

值得一提的是,在Oracle的Austin云计算园区里,还有下一代客户联络中心(Next Generation Contact Center,NGCC)。这个中心使用了运行在Oracle IaaS之上的Oracle销售云及应用,通过现代化的云和大数据集成,NGCC不仅大幅减少了管理损耗,还能获得实时的客户洞察。作为服务整个公司的一项部署,NGCC为新一代的Oracle销售人员提供了基于云的定制化现代工具,特别是让高校毕业生们能够掌握动态、高效而有成效的云时代销售流程,这对于年轻人来说极具吸引力。

2018 Oracle全球媒体日上发布了Oracle自治分析云(Oracle Autonomous Analytics Cloud)、Oracle自治集成云( Oracle Autonomous Integration Cloud)和Oracle自治可视化构建器云(Oracle Autonomous Visual Builder Cloud)等更多的自治云服务。所谓自治云服务,就是凭借内置的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算法,让机器自动维护机器、软件自动维护软件、数据库自动维护数据库等。今年早些时候,甲骨文推出了全球首款针对数据仓库工作负载的自治数据库。通过在所有PaaS服务中加入自治驱动、自治安全和自治修复能力,甲骨文把更多现代化、“年轻化”的公有云服务带给业界。

为了帮助全球更好的实现数字化转型,甲骨文还在2018 Oracle全球媒体日上宣布向所有Oracle Fusion SaaS客户免费提供最高等级的服务 ,即甲骨文白金级支持(Oracle Platinum-Level Support),同时也将根据客户的特定需求推出一套新的定制化支持服务。

实际上在过去一年间,甲骨文不断推出了多项现代化的云和数字化转型服务,在全球迅猛建设公有云数据中心;新加入的Netsuite中小企业ERP云服务凭借全球化优势和本地化产品吸引了大量的中小企业用户,特别是在中国等市场大获成功;甲骨文的SaaS云服务已经接近年营收50亿美元大关,而现在仅有不到15%的甲骨文传统软件客户已经开始向云迁移,剩余85%的企业才刚刚开始向云转型之路。

年轻的创业生态、年轻的员工生态、年轻的技术生态,这就是今天甲骨文公司源源不断吸引年轻人目光的原因。而只有年轻的创业生态和员工生态,才能带来年轻的技术生态,这是甲骨文大力发展云计算的“意外”结果。云计算让甲骨文变得更轻、更快、更时尚,跨越40年的甲骨文公司正在成为年轻一代的时尚选择。(文/宁川)

2018-05-04

(上图为OCP Foundation首席技术官Bill Carter)

2011年的时候,互联网巨头Facebook宣布公开共享自己的数据中心设计架构,同时推出了Open Compute Project(OCP)开放硬件项目。该项目的推出,意味着数据中心所需要的服务器、网络和存储硬件设备的设计、生产与制造将由Facebook等最终用户决定。2016年的时候,Facebook宣布其数据中心已经全部由OCP硬件构成。2014年,微软加入了OCP项目,并在2017年11月宣布将通过OCP公开其全球数百个大规模数据中心的下一代云硬件设计Olympus项目。

在2012年的时候,百度、腾讯、阿里巴巴和中移动、联通、电信发起成立了天蝎组织(后来的ODCC),ODCC与OCP两个组织的目的使命完全一样,甚至于技术标准框架也大部分相同。在2016年底,LinkedIn又发起了OPEN19,OPEN19定义的是基于传统技术标准19英寸宽的整机柜服务器,与OCP和ODCC面向大型CSP云服务商数据中心不同,OPEN19适合于任何规模的数据中心。

作为唯一加入了OCP\ODCC\OPEN19的服务器厂商,浪潮集团副总裁彭震表示,开放硬件组织的核心目的是构筑基于新标准的产业生态,而来自领先互联网企业与云服务运营商的硬件设计经验,也将让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受益。

深远的产业影响力

2018年3月,OCP与市场调研机构HIS合作发布了OCP全球影响力调查报告:OCP已经集结了近200家成员企业以及超过4000名工程师,非OCP董事会成员企业已经在2017年创造了12亿美元的OCP设备营收,预计在2021年采购超过60亿美元的OCP设备。而在OCP的董事会成员企业中,包括Facebook、英特尔、微软、Rackspace和高盛等已经产生了巨大的硬件产业影响。

类似OCP这样的开放硬件组织正在对互联网和云计算产业产生深远的影响,而这些无疑将对云计算时代的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带来影响。诸如Google、微软、亚马逊这三家全球Tier1的CSP,也是全球服务器保有量的TOP 3。根据不同口径的测算,每家的服务器保有量都不低于200万台。据估计,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的服务器保有量在2015年都超过了50万台,这些企业每年采购量在10万台以上,估计中国Tier1 CSP的服务器保有量整体很快将突破100万台。

在2018年4月26日的2018浪潮云数据中心合作伙伴大会(IPF)上,OCP Foundation首席技术官Bill Carte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与开源软件组织相比,开放硬件组织对于企业带来的影响更深远。这是因为硬件不像软件那样可以随时调整代码,一旦硬件的规格、参数、工艺等被设定了,带来的是生产线的调整、数据中心物理上的调整等,这些调整不仅昂贵而且缓慢,一旦调整到位就很难在短时间内再次改动。

OCP这样的开放硬件组织,就是把硬件厂商、用户和行业组织等聚集到一起,把各自的需求集中起来,特别是分享大型CSP的硬件设计需求与经验,以便更早的影响硬件的设计、生产与制造,从而加快硬件对市场的响应速度。

彭震表示,浪潮等服务器方案供应商在OCP等开放硬件组织的产业化过程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一方面浪潮可以在技术标准开发和测试中,让这些标准更为可行和完善,减少不必要的技术成本;另一方面,浪潮可以高效协同产业上下游为这些标准做好产业配套,缩短从技术标准到应用的产业落地。

竞争已经深入到硬件

在数字化转型的时候,越来越的传统企业正在加入云计算的浪潮中。据Synergy Research数据显示,2017年底,全球超大规模数据中心数量已经达到390个,其中美国以44%的份额位居首位,中国以8%的份额位列全球第二。另一方面,《全国数据中心应用发展指引(2017)》显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在用数据中心共计1641个,总体装机规模达到995.2万台服务器;规划在建数据中心共计437个,规划装机规模约1000万台服务器,产业整体增速较快。

浪潮集团副总裁胡雷钧在2018 IPF上表示,浪潮积极地推动硬件开放,原先的品牌服务器时基本上以渠道形式去覆盖客户,通过一个标准化产品覆盖了绝大部分客户的应用需求。但是对于现在的客户来讲,应用和数据中心的规模越来越大,IT在整个业务成本里所占比例越来越高,那么运维效率、运维成本、运维给业务带来的活力和用户体验,都将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在数字化时代,企业需要从应用软件的每一行代码到数据中心底层服务器的每一块硬件,都要充分打磨,才能够与竞争对手拉开差距。

而大型互联网企业和云服务商已经在自己高度集成的大规模数据中心里,依托先进的IT系统进行深度运维,从而有实力和能力打造属于自己定制的服务器、存储、网络等硬件。中小型互联网企业、云服务商以及传统企业的数据中心,一则没有规模化需求,二则也没有实力和必要去定制化自己的硬件,通过OCP这样的平台以及与浪潮这样已经与OCP等开放硬件组织合作的服务器厂商,就可以共享到Tier 1企业的先进经验。

Bill Carter表示,目前OCP的大多数产品在最开始都是在北美地区进行使用和销售,北美之后的下一个增长点来自于欧洲,之后未来五年最大的增长点来自亚洲,亚洲市场最主要的就是来自于中国。2017年10月,由浪潮北美San Jose研发中心开发的2路服务器节点ON5263M5正式通过OCP的认证,并正式在OCP官方网站发布;浪潮ON5263M5服务器是OCP社区首个采用最新的Skylake技术和行业标准的产品。Bill Carter表示,ON5263M5服务器不仅有着理想的高能效表现,而且完全符合OCP开放技术标准,非常容易产品化和批量化。

彭震表示,浪潮一直致力于同CSP构建共生关系,浪潮的业务链已经实现了与云服务商用户的完全对接,共同设计、共同研发。一方面,浪潮针对运营商用户采用日报制度以及定期高层沟通制度,将运营商用户需求及时纳入公司业务规划,紧耦合业务协同。而从另一方面来说,双方的全球供应链采购专家共同制定采购策略,降低采购成本,提高研发生产的效率。目前,浪潮互联网产品线更新周期仅有1年,这个周期甚至可以缩短到3个月,即浪潮最快在3个月内就可以批量交付服务器到用户的数据中心。

根据IDC预测,到2020年,全球2000强企业中,有超过50%的企业,其多数业务的竞争力将取决于企业基于新一代数字技术创造产品、服务和体验的能力。数字化转型的巨大压力,正在转换到企业级数据中心向云计算创新转型的挑战。通过与OCP这样的开放硬件组织,以及浪潮这样积极参与开放计算生态的服务器厂商合作,数字化转型将有望整体提速。(文/宁川)

2018-05-02

自电子计算机诞生之日起,电子游戏(Video Game)就像计算机bug一样成为了形影不离的伙伴。不论约翰·冯·诺伊曼在1944年-1945年发明了将一组数学过程转变为电脑指令语言的方法,还是英国人阿兰·麦席森·图灵在1930年提出“图灵机”的思想模型,以及1946年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莫尔电机学院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通用意图电子电脑ENIAC,这些成就都直接或间接地促进了电子游戏的诞生。电子游戏在1960年代初具雏形,1970年×××始以商业娱乐媒体的姿态出现,并成为上世纪70年代末日本,美国和欧洲一个重要娱乐工业的基础。

电子游戏工业经历了超过40年的增长,至今已成长为超过1000亿美金的大型产业,并与电视和电影业竞争,成为世界上最获利的视觉娱乐产业。根据游戏市场调研机构Newzoo的2017年度游戏市场观察报告,全球电子游戏市场总营收为1089亿美元,比去年增长7.8%,其中网络服务和多人联机游戏已经成为整个产业最为重要的收入来源。中国也是全球游戏市场贡献营收的重要一员,在Newzoo“全球游戏收入前100的国家排名”中,中国以2017年275亿美元的游戏市场收入占据榜首。美国和日本位于排行榜第二及第三位,年收入分别为251亿美元和125亿美元。根据《2017中国游戏产业发展报告》,2017年我国网络游戏市场规模超过2011亿元;而CNNIC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网络游戏用户规模约为4.42亿,占我国网民总数的57.2%。

从最早的几个人坐在一间屋子中进行游戏开发,卡带和光盘放在货架上等候玩家挑选,到现在多地区、多平台、实时在线的开发与销售模式,电子游戏工业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生进化。云技术的广泛应用,更是促进了这一进化过程的发展速度。

“游戏+云”正改变游戏开发形态

网络服务和多人联机游戏已经成为整个电子游戏产业收入来源的重要一环,事实上现在越来越多的第一方游戏硬件开发商,第三方开发商都开始采用“云”的形态为电子游戏——尤其是在线游戏的开发、运营提供通用资源、流程优化和数据收集。

手机游戏《部落冲突》、《皇室战争》的开发商Supercell正是通过“云”的思维开发出一个又一个爆款游戏,让这家2010年成立的公司在2015年就实现了税前利润15亿美金、苹果App Store畅销榜Top 10中占据大半江山的顶尖游戏公司。Supercell通过数年的积累,将游戏开发过程中公共、通用的游戏开发素材、算法进行沉淀,同时鼓励员工不断进行创新、试错,通过公共资源带来的效率优势,用最快的速度推出游戏测试版,并测试过程中迅速放弃不受用户欢迎的产品,让整个企业开发的效率最大化。

除了公司内部通过“云化”策略提高内部的开发和运营效率,对于传统的PC和主机上的游戏开发而言,由于需要更庞大的基础设施来帮助开发商进行游戏开发,因此越来越多的云服务提供商也开始为这些开发商和运营商提供云计算和云服务的支持。凭借AR游戏《The Machines》在2017年底苹果发布会上崭露头角的AR/VR游戏开发商Directive Games制作的VR游戏《头号玩家:绿洲测试版》(Ready Player One:Oasis Beta)就采用了AWS的云计算解决方案进行游戏的开发与后续运营工作。

Directive Games技术总监Andreas Axelsson表示:“Directive Games从第一天开始就是云原生的公司,因为我们团队从以前的经验知道,管理大批硬件和网络基础设施既不灵活,又浪费资源。我们选择全部运行在AWS平台,对我们的业务最有利。我们知道可以依靠AWS的全球基础设施来支撑我们的产品开发和多人VR/AR游戏体验。通过在AWS上创新和运营,我们可以腾出精力,每天探求各种新的方式,保持玩家参与、娱乐和竞争。”

为了实现游戏能够在Steam和PS4平台互通,Directive Games开发了名为Kelao的SaaS平台,该平台部署在AWS上。Directive Games使用Amazon EC2作为游戏逻辑服务器,Amazon S3则用作游戏媒体资源、道具及日志等对象数据的存储库;AWS CloudFormation具有全面建模、自动化部署等优势,可以快速的创造出游戏开发或生产环境;而AWS Lambda能够帮助Directive Games实现无服务器管理,使得配置文件的更新更加迅速;Amazon CloudWatch能够记录各种游戏的信息,并利用Amazon Elasticsearch Service和Amazon Redshift分析游戏运营和玩家数据。此外,包括IBM、谷歌在内的云基础设施厂商都在为游戏开发商提供相应的解决方案。

数字游戏平台崛起

在游戏的发行与销售领域,自进入21世纪起,就开始有游戏发行商开始布局供开发商和玩家共同使用的数字游戏平台。

2003年,美国游戏开发商维尔福(Valve)推出旗下电子游戏发行平台Steam,该平台通过一站式服务,为第三方游戏开发商和独立开发者提供数字版游戏发行权,并为玩家提供所有在Steam平台上发行的游戏和软件的下载、多人游戏、云端存档、视频串流、以及玩家社群在内社交网络等服务。

数字游戏平台的建立为电子游戏建立了能够产生商业闭环的云端生态圈,在这个生态圈中,开发商、发行商、游戏平台以及玩家都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每一个相关利益者能够清晰地了解到平台上其他利益相关者的信息,而玩家在这个生态圈中除了与玩家进行互动,也能够直接在平台上与游戏开发商和发行商进行沟通,由于游戏的设计开发存在一定的主观因素,因此玩家的反馈能够帮助游戏产品进行改良,让产品、开发商、发行商得到良性的发展。

同时拥有云和电子游戏两大核心业务的微软也正在让旗下的游戏云生态更加完善,其“开发——销售——运营”三位一体的游戏云生态使得微软成为目前世界上唯一一家不仅拥有自主游戏硬件,还通过自有的Azure云服务将游戏开发、玩家服务、数字版游戏发行和线上推广实现托管上云的生态企业。

自2013年11月微软旗下Xbox One主机正式发售之后,微软向全球游戏开发商开放了Azure云服务,此外微软还为旗下新升级的Xbox Live在线玩家服务提供了多达30万台服务器,保证不论是游戏运营还是在线服务都能获得充沛的硬件支持;同时,Azure自有的智能缩放功能、数据服务以及PaaS服务都能直接帮助在线游戏的网络连接获得更好的稳定性。2014年,美国艺电(EA)旗下工作室重生娱乐(Respawn Entertainment)开发的在线射击游戏《泰坦天降》(Titanfall)是较早采用微软Azure云服务进行游戏运营的在线游戏,这种托管服务器的方式让开发方能够更专注于游戏开发本身,无需牵扯更多精力在服务器的投资与运营上。

在游戏开发方面,微软旗下诸多的开发工具和云服务可帮助第三方开发商和独立游戏开发者实现更高效的游戏开发,如微软在收购游戏云开发平台提供商PlayFab之后,借助其LiveOps和实时分析能力来观测玩家活动数据,并给出改进建议,帮助开发者优化决策。法国育碧开发的团队竞技射击游戏《彩虹六号:围攻》(Tom Clancy’s Rainbow Six:Seige,简称“R6S”)是世界上第一款采用Azure游戏云实现跨平台开发的团队射击游戏。育碧在Azure游戏云中实现了R6S的开发和测试,并通过Azure游戏云同时发布了Xbox、PC和PS4三个版本,无需三套代码库。另外,R6S还利用了Xbox Live Compute功能,帮助育碧快速优化游戏细节,保证全球3000万玩家的游戏体验。而在玩家服务方面,微软的Xbox Live已全面部署在Azure云平台上,包括好友聊天,游戏成就一览,游戏社群、在线商店、以及目前非常流行的游戏直播服务。

Azure在游戏平台也从基础设施层面实现了PC和Xbox One主机的互通。拥有Windows账户的PC用户可以直接登陆到Xbox账户;Xbox One主机能够安装Windows 10下的UWP应用;部分游戏支持Xbox Play Anywhere功能,即在Windows 10 PC或者Xbox One上购买的数字版游戏,玩家会同时获得PC版和Xbox One版的游戏,而一部分游戏还支持跨平台联机,这使得不同平台的玩家之间能有更丰富的互动机会——这些功能,都需要Azure作为云端基础架构才得以实现。

面对一部分轻度或者不玩游戏的观众和网民,游戏直播正在成为电子游戏产业新兴的附属市场,并且诸多的游戏开发商和发行商正不断兼容市面上主流的游戏直播平台:Valve在一些热门游戏的主页加入了著名游戏直播平台Twitch的直播接口,让玩家能在第一时间看到游戏的实时流程;索尼则是为其最新的PlayStation 4主机内提供了Twitch、Youtube等诸多平台的入口,玩家只需要按步骤接入,就能直播自己在玩的游戏;微软则是直接并购了直播平台Mixer,Xbox和PC玩家能够直接通过微软账号接入Mixer,进行游戏直播。

中国的云服务提供商也正在为国内的游戏开发商和发行商,针对中国的在线游戏环境提供云端游戏的运营支持:包括针对不同类型游戏提供的弹性服务器、云存储和负载均衡工具,针对各种网络安全问题的防火墙、密钥管理以及DDoS防御,以及针对游戏的大数据服务,网易、金山、腾讯、华为、阿里巴巴等在内的企业都在为国内的游戏开发商提供云计算方案支持。
未来“游戏+云”的发展趋势


尽管曾经的电子游戏工业和传统的商品市场一样经历过“产品为王”的时代,但随着互联网技术尤其是云服务的兴起,电子游戏产业也凭借自身基于PC和互联网的特性在更短的时间内适应了当前的节奏。未来伴随电子游戏和相关云服务发展,游戏产业有着丰富的想象空间。

云技术已经在游戏的运营和开发方面体现出相当的优势,但在未来这种优势将会更加深入游戏的开发过程。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游戏开发商能够共同在一个大型的游戏云开发平台上进行工作,而在这个云平台上,所有开发商甚至独立开发者都能快速获得自己想要的资源,包括弹性服务器、代码库、游戏引擎的使用许可甚至一些基础的美术和音乐资源。同时,一部分计算或者开发资源能够按需付费,一部分资源也可以买断许可。除了资源获取,开发商和开发者也能够在平台上进行交流,互相分享游戏开发新的,形成实现良性循环的游戏开发云社区——而面对大多数人正孤军奋战进行游戏开发,游戏品质良莠不齐的现状,这也正是这个领域十分需要的互动平台。

除了开发者平台和社区,玩家社区在未来或许也会更加完善。现在的在线玩家服务四分五裂,在一定程度上阻隔了不同平台和服务之间玩家交流的流畅性。或许在未来,随着云技术和通用软硬件架构的发展,不同平台和服务的玩家也能通过一个更大的玩家服务平台进行交流与互动,不论是PC玩家、还是主机玩家,甚至是手游玩家,都能够在同一个云平台上建立玩家社群、语音聊天室,进行游戏直播,并享受这个平台上更多的增值服务。这样的云平台本身也可能会以游戏的形式出现,就像电影《头号玩家》中的“绿洲”一样,玩家在这个云平台上能购买各种游戏或者增值服务并相互交流,炫耀在各种游戏里获得的成就和精彩瞬间。

除了游戏云,未来也有可能见到不论是质量还是功能性都更加完整的“云游戏”。“云游戏”是指无需在本地安装游戏,只通过游戏启动器就能玩到各种各样游戏的功能。这些游戏都安装在云端的服务器上,游戏的画面则通过网络传输到玩家面前,而玩家在操作的时候不会感受到任何延迟。现在已经有诸如NVidia的这样的厂商进行了这样的尝试,不过由于目前的网络环境还达不到足够的带宽,因此一些大型的3D游戏还无法通过这样的云游戏平台给玩家带来良好的体验。随着5G网络以及更快的有线传输正在离我们越来越近,云游戏或许真的有可能成为玩家们习以为常的游戏形态之一。

与过去相比,如今消费者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在游戏上,90后以及00后更是如此。作为与电脑和互联网技术密切相关的行业,电子游戏本身不论从开发流程还是产品本身而言,都正处于一次巨大的变革之中。Newzoo认为,游戏渐渐迎合了日益广泛的兴趣,其中包括主动参与(重度或轻度玩游戏)、旁观行为(观看由同行创建或由专业游戏场景提供的内容)、自己创建内容及分享(按需或直播)。对于上百万不再有时间自己玩游戏的“失效玩家”,则通过观看专业或业余的游戏视频内容,重燃他们对游戏的激情。“玩家”这一术语越来越过时,它无法全面囊括游戏娱乐消费者的所有行为,“游戏爱好者”将是一个更加全面的术语。

Newzoo CEO Peter Warman 对于全球游戏市场的趋势评论是:“游戏市场正在进入重新定义行业、用户和未来的阶段。从行业的角度来看,‘游戏开发商’和‘发行商’这两个词不再适合‘游戏即服务’模式,也不利于将游戏扩展为更广泛的商业。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需要把‘游戏玩家’扩大为‘游戏爱好者’,因为对于快速增长的观看游戏的观众来说,很大一部分并不会花时间玩他们观看的游戏。这些消费者既无时间也无精力掌握游戏,而是成为了电子竞技的观众。经历颠覆性变化和行业融合后,游戏将不再是游戏。”(文/子仝)

2018-04-28

“什么音乐,真正致敬了岁月流年?”汪峰微博上的一条感慨,引来了其他明星和百万粉丝的转发,纷纷仿照他的句式,一连串的接力“什么体”造句。百雀羚、海尔、Intel、用友、吉利汽车、一汽奔腾、中软国际、中国国家地理、马蜂窝、九牧卫浴等品牌蓝V也纷纷加入什么体,配上各种丰富有趣的图片,制作出海报在微博上共同造势。什么体一时间成为微博上的爆款网红句,而这一反问句式又一次引发社交平台的共振现象。

“什么体”在微博上疯狂传播的时候,接力造句的企业中有一家专注云计算技术的华为云。在今年3月份,华为云发布全新品牌华为云:有技术,有未来,值得信赖427日又在16个一、二线城市机场分别上线了三块广告牌——“什么云,真正读懂你的焦虑?”“什么云,真正敬畏你的数据?”“什么云,真正关心你的未来?华为云三问的抛出,既接力了网红句式,又呼应了华为云品牌技术、未来、信赖三关键词,可以说是B2B营销的新探索、新姿式。

华为云品牌底气在哪里?

从“技术、未来、信赖”的华为云品牌三关键词,到“什么云,真正读懂你的焦虑”“什么云,真正敬畏你的数据”“什么云,真正关心你的未来”的华为云品牌三问,这背后蕴藏着的是华为云的底气。而作为成立刚满一年的华为云,底气何来?

华为云品牌的背后,首先是华为“吃自己的狗粮”的底气。在前不久的2018华为分析师大会上透露,华为公司内部云IT系统支撑了分布在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8万员工的工作需求、支撑着800多个应用、与6万多家合作伙伴的沟通对接以及每天大约5万次大小会议,这些目前全部基于华为云。华为商城作为手机垂直类电商平台中的Top3,有2亿用户、可支撑数百万用户同时抢购、能承受457%的峰值流量,这背后同样是华为云。而华为消费者云业务,在云上存放着154亿张照片、每天要处理3亿多用户1.8亿次的下载以及24亿次的日均访问,其下支撑的还是华为云。

自华为云BU成立一年来,华为云上线14大类、100+多种公有云服务、60+解决方案,在用户数、资源使用量方面实现300%的增长,并通过应用市场聚合合作伙伴超过3000个第三方应用服务。华为在云服务市场上也取得了相当不错的进展,根据IDC的分析报告,在中国私有云新增市场份额排名第一,政务云、大数据在中国整体市场的表现排名第一,在Forrester的公有云报告中被评为强劲表现者,进入了领导者象限。

短短一年的时间,就推出如此众多的技术与解决方案,基础正是华为自己“吃自己的狗粮”。而在研发方面,华为也给予了华为云BU极大的支持:2017年,华为在研发领域的投资超过120亿美元,超过了苹果公司,位居全球研发投入第6名;未来,华为还将持续保持每年100-200亿美元的研发投入,这其中有相当的比例将归属于华为云。

华为云BU总裁郑叶来在2018华为分析师大会上说:华为本身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大企业,在全球170多个国家发展业务,全球有18万多员工。无论是现在已经存在的企业,到新兴互联网应用,对华为是全业务,什么都有。所以,很多跨国企业、大企业跟华为一交流,发现华为最懂他。”“华为云下没有新鲜事,这足以打消企业的焦虑。

而“懂他”还源自华为云针对云的软硬件和全球网络环境的深度融合,作为国内唯一一家同时具备从硬件到软件的端到端解决方案和运营牌照的云服务企业,华为云能够把华为多年来在通信制造领域的积累、异构计算平台技术(GPUFPGAAI芯片等)与公有云的软件技术结合起来。除全面的技术优势外,华为公有云通过自营和合营以及帮助合作伙伴构筑B2B云的方式,快速构筑全球云服务,也契合了对于安全、隐私以及数据不离境的要求。

2.0时代的初心

2016年以来,华为提出了“Cloud 2.0”:随着云计算技术和商业(市场)成熟,企业的关注点从技术、成本、效率转移到业务和商业问题的解决,云服务将成为基本商业模式。越来越多的企业/行业开始把企业的传统业务、核心业务都开始用云来承载,受益于云价值的同时借助云服务快速获得大数据、AIIoT等方面的能力来进行业务创新。

华为云BU总裁郑叶来曾在2018华为合作伙伴大会上表示:“Cloud 1.0时代,用户主要关注基础设施云化,华为在基础设施虚拟化方面,一直拥有持续领先的技术优势。Cloud2.0时代,企业更加关注应用上云,期待应用的高效迁移部署和快速迭代开发。”Cloud 2.0时代,华为致力于与合作伙伴一起打造开放的混合云架构,提供从硬件、软件到服务的全堆栈式解决方案,以更好地匹配企业应用上云。

2018华为合作伙伴大会上,华为云基于华为长期以来在容器与微服务领域的技术与实践积累,向用户推出了全球首款基于Kubernetes的无服务器容器、自主研发首款商用落地的Service Mesh服务——微服务引擎CSE-Mesher、支持基于Windows Server系统的容器服务以及区块链服务BCSBlockchain Service),这些把华为云进一步推进到提供容器和微服务等以应用为中心的云服务,从软件层面使得企业应用上云更简单、更高效。

此前,华为云已经通过在公有云和私有云之间统一架构、统一API、统一生态、统一服务、统一用户体验,帮助企业客户实现了资源跨云共享、数据按需流动、应用无缝迁移20184月,华为云入选了Gartner最新报告《Market Guide for Cloud 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 China》,凭借全栈技术能力成为Cloud IaaS代表性云厂商。

什么云,真正能致敬岁月芳华?做有技术、有未来、值得信赖的云伙伴,与对未来有追求的公司合作赢未来,这就是华为云的初心。

底气充足+初心不变,这就是华为云品牌探索网红B2B新营销的背后故事。(文/宁川)

2018-04-27


2015年的时候,浪潮给自己提出一个五年规划目标,希望浪潮服务器在2020年的时候做到中国第一、全球前三,然而经过这几年的快速努力,很快在2017年就达成了这一目标。根据Gartner数据,2017年浪潮服务器出货量上升至全球第三,成为全球主要的服务器方案供应商,而在过去的16个季度中,有10个季度浪潮增长全球最快。2018年4月26日的2018浪潮云数据中心合作伙伴(IPF)大会上,×××院士、浪潮集团执行总裁王恩东宣布了新目标:五年实现浪潮服务器全球第一!

总结过去三年浪潮服务器成为中国第一、全球前三的路径,浪潮集团副总裁彭震说这是一个快鱼吃慢鱼的过程,而不是大鱼吃小鱼的逻辑。在过去三年,浪潮服务器主打互联网和CSP云服务商市场,特别是全球市值TOP10 CSP有5家在大批量的采购浪潮服务器,北美地区的增长主要来自CSP采购,而在中国互联网市场占有率则连续4年份额第一。正是因为绑定了主流互联网和CSP大客户,浪潮不仅进行了商业模式创新,而且还深度跟随客户需求而研发了相应的产品并培养了新的生产、制造、物流、研发等核心能力。

今天,浪潮从TOP级互联网公司和云服务商处获得的能力,正向二三线互联网公司和云服务商扩散,以及向数字化转型中的传统企业传递,这些正是浪潮服务器冲击全球第一的基本逻辑:跑在前面的“快鱼”不仅能吃到更多的“食物”,还能率先进化,成为“新物种”。接下来,就是从互联网时代进入智慧计算的新时代,新时代浪潮里的“新物种”,将再次成为“快鱼”。

以快打慢、不在时机


彭震提出来的“快鱼吃慢鱼”有一个前提,就是时机的判断。什么时候踩加速的油门?怎么判断是成为“快鱼”的合适时机?很多企业就在这个时机的判断上,犹豫不前。

“当你知道了目标是什么,也知道未来一定要去到那里,那么对于早一点和晚一点的判断:从经济上来说,晚一点更经济,但早一点更有利于达成目标。经济对于战略来讲是可以用来牺牲的,所以明确了方向之后我们马上就开始启动,它不完全是经济性的考量,更多的是战略性的考量。”这是彭震在2018 IPF上谈到将启动欧洲生产线时的考虑,也基本代表了浪潮整体的战略思维,“从某种角度来说,欧洲生产线在经济效益上来说不见得划算,但是既然要在欧洲实现长期业务突破,就必然启动欧洲生产线建设,很快这个生产线就会运转起来。”

在过去几年的IT增长来自互联网,而浪潮在过去几年的快速发展则得益于抓住了互联网的机遇。然而浪潮不仅是从经济性角度抓住互联网机遇,更多从战略角度抓住互联网机遇:浪潮针对互联网公司大规模数据中心用户的JDM获得了中国、北美等地区用户的认可,这种模式基于双方产业链的融合,为客户提供从研发、生产、供货到实施运维等全业务链条的定制化服务,能够最大程度提高数据中心的灵活性,提高数据中心投资回报率。

配合JDM模式的浪潮智能工厂已经在济南投入使用,工厂建筑面积24000平方米,由2条柔性智能产线、1座智能立体仓库、智能老化中心和8大严苛品控实验室,以及一座智能现代化的物流中心组成。工厂实现了全生产流程信息化、生产控制智能化。智能工厂集成6大核心信息系统,每条智能柔性产线包括600+RFID、2000+传感器、50个设备控制器和330套智能设备,实现工厂制造数据管理、计划排程管理、生产调度管理、库存管理、质量管理等的全流程自动化控制。智能工厂投入使用后,浪潮整机柜云服务器整体交付周期从15天缩短至3-7天,生产效率提高30%,产能提升4倍,客户TCO降低31%。

今天,JDM模式和浪潮智能工厂已经从互联网客户向CSP云服务商和其它大型数据中心扩散。浪潮云服务器的发展,就是受益于这种模式,如今浪潮云服务器已经拿到全球第一的成绩。而JDM模式和浪潮智能工厂以及相关的生产、制造、物流、服务等一系列能力,总结下来就是“敏捷生产力”。“互联网最大的挑战是源于全新的敏捷节奏。浪潮的发展是基于快速敏捷的反应,技术上敏捷、产品开发上敏捷、流程上敏捷、供应链敏捷、部署上敏捷、服务上敏捷等等,通过敏捷进一步构建全新的生产力。”彭震表示。

“如果我们就像过去一样做一个产品要一个季度、甚至要一年,这样就会慢慢被时代抛弃。在新的要求里,浪潮会踏上新的征程,在这个征程就是围绕着未来的智慧计算进行创新。”

扩散创新能力

(上图为浪潮集团副总裁彭震)

在IPF 2018上,浪潮发布了AI全新品牌TensorServer以及一系列的AI新品:与科大讯飞联合发布专为语音AI设计的“AI Booster”计算系统、首款面向AI云设计的弹性GPU服务器NF5468M5。 浪潮还启动了T计划,从创新、伙伴和人才三层入手,构建AI计算新生态。

其中,浪潮AI品牌TensorServer中Tensor代表张量、为AI的基本元素,Server代表计算力、为AI基础架构,浪潮AI品牌口号为"计算点亮AI"。TensorServer品牌意在整合并强调浪潮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基础架构能力,通过TensorServer提供的一系列AI计算力的核心价值与能力,为企业在人工智能时代的发展提供基础架构力支撑、释放人工智能价值。TensorServer可交付具备强自适应、高效加速、灵活拓展的AI基础架构,涵盖平台、管理、框架及应用四个层次,通过AI产品研发生产不断创新升级、AI软件高效快速实现、AI框架持续优化以及AI应用加速等全栈式AI端到端的基础架构层产品及解决方案,实现前端承接多源数据、后端支撑智能应用。

目前,浪潮已经是百度、阿里和腾讯的AI计算GPU服务器的最主要供应商、占有率达到90%,并与科大讯飞、奇虎360、搜狗、今日头条、Face++等人工智能领先公司保持在系统与应用方面的深入紧密合作,帮助客户在语音、图像、视频、搜索、网络等方面取得数量级的应用性能提升。从整体来看,浪潮在中国AI计算平台占有率达到60%+。

今天,浪潮的创新能力在向Tier 2和Tier 3互联网公司和数字化转型的传统企业扩散。彭震表示:“市场是公平的,对每个人都是开放的。浪潮随着Tier 1互联网公司的发展,为其他企业树立了非常清晰而明确的标杆——要想把业务做大做强将是什么样的商业模式、什么样的技术布局。浪潮在TOP互联网客户里,不仅仅是一个快速反应的商业模式,而是在很多产品方面做了很多面向互联网化的产品设计。我相信其他厂商要进来,面临的挑战不仅仅是怎么样调整自己的商业模式快速响应,还要解决产品化的问题。浪潮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大的产品布局,很多产品都是和全球最领先的客户一起联合创新出来的,这是对Tier 2和Tier 3客户非常有吸引力,大家也非常希望我们能够把一线客户里的成功产品、商业运作模式、响应能力、技术能力分享给他们。我认为其他的友商、竞争对手要去发展这个事情,不仅仅是喊个口号的问题,还有很多的门槛要过。”

在合作伙伴创新方面,浪潮合作伙伴目前超过9000家,覆盖了1000多家ISV以及70%的SI,形成了分销业务、行业解决方案、智慧计算业务等三个生态圈,合作伙伴累计贡献销售额超过200亿元人民币。其中,20多家累计业绩过亿,200家累计业绩超过5000万。浪潮与伙伴体系已经累计推出联合解决方案超过200个,上述解决方案实现销售额100亿元以上。2017年浪潮全方位战略投入,浪潮与伙伴的联合创新平台和技术交流中心InCloud Lab,已经吸引了Intel、NVIDIA 等100多家芯片供应商,微软、SAP等100多家软件供应商,以及200多家行业软件供应商,在北京、济南、郑州、台湾、硅谷、西雅图等地设有6个分中心,硬件投入超过800台套。通过这一平台,浪潮与不同行业的伙伴已经完成大数据、AI等领域的几十个方案以及特定客户应用的开发测试。

智慧计算不仅仅是口号

(上图为Gartner副总裁Stanley Zaffos)

在IPF 2018上,浪潮强调了智慧计算愿景:从数据中获得策略、洞察、智慧、知识的复杂数据计算,以云计算为基础平台、大数据为认知方法、机器学习为优化工具,综合了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多种数据处理技术,简称CBD(Cloud computing,Big data,Deep learning)。在互联网行业,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实现了很好的融合,而在企业和政府领域,云、大数据等新兴应用仍在普及。浪潮认为,传统的业务将与这些技术融合,从传统计算向智慧计算升级。

在智慧计算的愿景之下,浪潮提出了智慧计算战略:通过在业务模式、技术、产品等方面的全方位创新,构建全球化的智慧计算生态,成为全球领先的全栈式智慧计算方案供应商,力争服务器出货量在5年内成为全球第一。

可能有不少人会认为智慧计算是一个噱头,类似其它公司提出的ABC(AI、Big Data、Cloud)愿景。但对于浪潮来说,更多的思考是如何把CBD在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中落地。为此,浪潮除了推出CBD的产品外,还要推动合作伙伴的转型,以及加入新型合作伙伴。前不久,浪潮在德国刚刚发布了与百度合作的人脸识别一体机。随着软硬件的融合,超融合一体机将越来越流行,因为把深度学习算法、云与大数据软件和硬件等打包在一起,对客户来说更简单,否则底层技术太复杂,应用起来比较困难。

彭震表示:“我们认为,未来全新的智慧计算合作伙伴生态,会与传统生态有两点比较大的不一样:这就是合作伙伴中新增了算法与数据服务两种角色。传统IT的应用里不太涉及到算法,也没有人研究算法,也不知道算法能带来什么价值,这是一个全新的角色。另一个就是数据服务,光有算法但没有数据也不行,只有高质量的数据,才能计算出高质量的深度学习模型。但这又有两个挑战,一是数据从哪里来,二是数据来了之后还要打标签,打高质量的数据标签是一个很繁琐又很关键的工作。”

比如,有的浪潮合作伙伴想做医疗影像相关应用的时候,发现没有渠道获得医疗影像数据,导致要收购几个医院后才能获得里面的医疗影像数据,才能基于这些数据去做医疗影像识别技术开发,然后才能够提供先进的诊疗技术。“浪潮为什么与百度、科大讯飞等合作,就是因为这些公司有算法和创新实践,把这些创新能力再复制给其他合作伙伴,就容易多了。”彭震表示。

在智慧计算时代,浪潮与合作伙伴的合作模式也将发生变化。浪潮集团渠道管理部总经理王峰介绍说,智慧计算有很多新的应用创新,会有很多不同的伙伴会加入,比如初创公司、互联网公司,未来还有数据类的公司、咨询业务类的公司,从而构建新的智慧计算生态,这方面浪潮会投入非常大的资源,把浪潮的能力、经验做快速的知识传递和分享,与新的业务伙伴形成新的业务模式,找到新的市场。

在现在有合作伙伴转型方面,浪潮继续提高支持力度,让合作伙伴普遍具备云计算、大数据产品技术能力,争取到2020年出现一批完成转型,具备服务器、存储、网络的全栈业务能力的合作伙伴。在与ISV深度合作方面,形成“紧耦合”关系,针对具体应用打造定制化解决方案,并联合推广。

王峰强调:现在新的技术尤其是开源技术时代,供应商关系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会变成以平台方式进行合作,浪潮从底层硬件、云计算层到PaaS、AI算法层,从底层硬件到算法框架的全堆栈都可以提供,而软件开发商则可在每一个层面与浪潮展开深度融合,浪潮也会开放很多这方面的接口。

自2006年时任Google提出“云计算 ”概念已来,这场云计算变革已经进行了10多年时间。现在是到了把云计算从互联网领域推向传统企业领域的时候了,然而这其中依然还有很多挑战。

正如浪潮在走向全球市场第一的过程中,强调的是每一个业务部门如何在本部门找到“全球第一”的突破口。“‘全球第一’不仅是一个目标,更要求每个人定位在如何在‘成为全球第一’这样一个目标上努力,如何在更大范围对这个目标有所帮助。我们希望用这样的目标去牵引各个部门,不仅仅是销售,可能是生产、研发、内部管理、服务各个方面都需要去思考的问题。”彭震说的很坦率。

Gartner副总裁Stanley Zaffos也来到了IPF 2018现场,在他与彭震的对话中肯定了浪潮服务器最近几年所做的努力和成效。而对于浪潮服务器想要冲击全球第一的目标,Stanley则以Gartner存储象限的供应商评估为例,该套评估体系中的15个指标,只有4个与产品相关,其余的11个则是市场营销、品牌传播、客户服务、快速反应、售后服务等与产品无关但在全球市场又十分重要的指标,这些对浪潮来说是新的考验。

在新的考验面前,套用“快鱼吃慢鱼”的逻辑,浪潮仍将占有新的优势:做为一条“快鱼”,也将率先尝试产品创新之外的其它创新,行动越快就越能把遇到的坑儿都转换为动力和动能。目前,浪潮业务已经覆盖了113个国家和地区,有8个全球研发中心、6个全球生产中心以及2个全球服务中心,在北美、欧洲等区域市场增长十分迅速。

浪潮将用未来5年时间证明,“快鱼吃慢鱼”将是从互联网时代到智慧计算时代都适用的普适商业法则。(文/宁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