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自2006年以Amazon Web Services(AWS)命名的第一个公有云产品S3发布,AWS就以服务全球开发者、创业公司和中小企业为己任。而AWS所创立的公有云模式本身,也是对传统企业IT的一场大反击。12年来,公有云一直反传统企业IT的昂贵、封闭和僵化,把低成本、灵活与可扩展的计算能力赋予所有的开发者,让普通开发者、创业公司和中小企业能够获得与大企业同等水平的计算资源与计算能力。

在过去12年间,AWS一直是以“工具超市”的模式组织其产品与服务的开发,涉及计算、存储、网络、数据库、移动、安全、开发工具、容器、无服务器计算、机器学习、物联网等丰富的种类与功能,为广大开发者提供了齐全的技术和平台。经过12年的发展,今天的AWS已经不仅拥有最大的创业者客户群,也拥有大量的企业级客户以及广泛的ISV和SaaS生态体系。

进一步,AWS在2017年与企业虚拟化软件及私有云第一大供应商VMware结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不断把各自的技术与平台引入对方的客户群中:2017年re: invent发布的VMware Cloud on AWS,2018年发布的AWS RDS on VMware以及2018年re: invent发布的VMware Cloud on AWS Outposts。而2018 re: invents发布的AWS Outposts可以在企业本地私有环境中部署AWS云服务,进一步把AWS推向了传统大型企业的IT环境。

Gartner预测,2019年全球IT支出将高达3.8万亿美元。而今天,AWS的年化营收(Revenue Run Rate)也才仅仅270亿美元。站在2018年底、2019年初,AWS已经对企业级IT市场做好了充分的准备,2018 re: invent发布了多项针对企业级IT环境的产品与服务,特别是针对关键企业应用的技术与解决方案,将为AWS打开新的成长空间。

事务处理与时序数据库

在AWS re: invent 2018上,AWS发布了两个重要的数据库更新:DynamoDB数据库的重要更新DynamoDB Transitions事务处理;以及时序数据库TimeStream。其中,DynamoDB Transitions对于金融级业务有着重要意义,而TimeStream对于工业级业务有着重要意义。

众所周知,DynamoDB是AWS历史最悠久也是最富盛名的NoSQL非关系型云数据库。作为非关系型数据库的典型代表,DynamoDB本身也能处理关系型数据,同时作为分布式云数据库技术还可以支撑电商等互联网规模的应用。

而DynamoDB Transitions的意义在于:这意味着DynamoDB也可以处理金融级业务,比如类似支付宝这样的互联网金融应用。DynamoDB Transitions为开发者提供符合ACID(Atomicity原子性、Consistency强一致、Isolation隔离性、Durability持久性)的金融级分布式数据库服务。其中的原子性即一次事务(transaction)中所涉及的所有操作全部执行或全部不执行,而这一点对于金融业务来说则非常重要,典型的是银行转账:这边扣了100块钱,另一边就必须加上100块钱,而不能这边扣了那边却没有加上。

DynamoDB Transitions不仅针对金融交易的处理,也适用于执行和管理订单、构建多用户的游戏引擎、跨分布式组件与服务的一致性协同操作等场景。DynamoDB Transitions在所有AWS的单区域DynamoDB表格中为缺省打开,而在DynamoDB全球表格中则缺省为关闭。用户也可以要求在DynamoDB全球表格中打开Transactions功能,但在不同区域则采用异步复制、最终一致的方式。

DynamoDB Transitions对于构建OLTP交易型数据库应用来说极具价值,而且还是天然支持分布式事务处理。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对Oracle数据库造成威胁,众所周知Oracle数据库就是以OLTP处理著名,很多大型金融机构都采用Oracle的OLTP实时交易处理功能。而在另一方面,AWS Redshift云数据仓库已经对Oracle的OLAP数据分析功能造成了威胁。在AWS re: invent 2018上,Amazon CTO Werner Vogels高兴的宣布在2018年11月1日,AWS将自己最大的数据库从Oracle迁移到了Redshift。

Timestream是另一个在AWS re: invent 2018上推出的重要数据库服务,该服务专门用于时序数据的收集、存储及处理,包括服务器和网络日志数据、传感器数据、IoT物联网数据及工厂OT数据等。AWS表示,Timestream一天可处理上万亿次的事件,而其成本仅为传统关系型数据库的1/10,并比一般通用数据库的查询处理时间快1000倍。Timestream还支持无服务器技术,这也就意味着Timestream可以自动伸缩以调整容量和性能。当然,AWS本身还提供了开源时序数据库Kafka的托管服务,与Timestream一起补充了AWS面向智能制造和物联网领域的数据库能力。

截止到了AWS re: invent 2018,AWS一共推出了关系型云数据库、非关系型云数据库、缓存云数据库、图形云数据库、时序云数据库以及区块链云分类帐数据库等六大类云数据库服务,而RDS on VMware则把AWS关系型云数据库服务带到了企业级私有环境中、Aurora全球数据库则把Aurora关系型云数据库的能力扩展到跨全球多个AWS分区、DynamoDB按需服务则让用户对于读数据和写数据的资源请求分开处理。

现在,在企业最关心的数据库方面,AWS站在了非常有利的位置:全面的互联网规模和互联网体验的数据库供应商。

深入企业IT腹地

长期以来,互联网公司出身的公有云被打上了不懂企业IT的标签。特别是前几年的公有云技术,与企业IT的脱节情况比较明显,很难在企业IT环境中落地。但近几年,这种情况有所改观,开源基金会也推出了针对企业IT环境的开源技术和解决方案。AWS则与VMware加强了合作,同时推出了AWS Outposts的企业本地环境部署版本、Firecracker这样的多租户隔离微虚拟化技术以及合作伙伴服务,全面与企业IT环境“接壤”。

AWS与VMware的合作可以说是开了公有云巨头与私有云巨头握手的先河。而这其实是VMware在公有云时代的灵活策略选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非常类似微软把Office软件“漫游”到各种操作系统和云服务上,VMware也把自己的核心软件定义数据中心软件VMware Cloud Foundation“漫游”到公有云上,甚至再从公有云“漫游”回企业本地IT环境中。

AWS Outposts已经引起了业界的极大反响:由AWS定制的机架交付到企业数据中心,并通过Amazon VPC服务连接到最近的AWS区域,从而让AWS服务可以延伸到企业的私有云和本地IT环境中,首批Outposts将发布EC2和EBS两种计算实例。随着AWS Outposts的发布,VMware也发布了VMware Cloud on AWS Outposts与VMware Cloud Foundation for Amazon Elastic Compute Cloud(Amazon EC2)。其中,VMware Cloud on AWS Outposts是把已经发布在AWS上的VMware Cloud on AWS延伸到Outposts环境中,这个版本理论上属于公有云版本,虽然用户体验与VMware的本地化软件一致,但计费的方式应该属于公有云的按需模式。而VMware Cloud Foundation for Amazon EC2则把VMware Cloud Foundation延伸到公有云及本地IT形态的EC2上,让企业可以充分利用vSphere与Amazon EC2这两种企业虚拟化与云化计算模式,还将VMware的Kubernetes服务拓展至Amazon EC2上,为企业交付一致的跨云开发体验,以及丰富的VMware、AWS和合作伙伴服务。

Firecracker是AWS开源的项目,直接使用Linux的KVM虚拟化软件,在底层虚机与上层容器之间进行了结合。特别是Firecracker的微虚机microVM功能,能够以最小开销方式在一台机器上快速启动上千个微虚机,这样就能让上层的每个容器都跑在微虚机中,通过微虚机隔离更底层的计算资源。Firecracker之前是AWS Lambda和AWS Fargate无服务器计算的底层技术,现在Firecracker可以运行在AWS的裸金属计算实例、其它祼金属服务器以及企业本地IT环境甚至是开发者的笔记本电脑上,2019年将支持AMD和ARM CPU。

在AWS re: invent 2018上还发布了Well-Architected Partner合作伙伴计划,该计划旨在培训AWS合作伙伴的架构能力,包括学习并把AWS的最佳架构实践应用到企业客户环境中,提升客户体验以及获得更多的销售机会,埃森哲、Rackspace、Bespin Global等30余家合作伙伴进入了首批Well-Architected Partner计划。在最新版的《AWS Well-Architected Framework》中,AWS总结了自己的开发实践:把开发决策和能力分散到各个开发工程团队,而不是集中式的决策和组织,而《AWS Well-Architected Framework》就是各个开发小团队的指导性文档。通过这个文档,AWS确保了自己内部以及企业客户所实施的IT架构都符合一致的原则。

很多企业在公有云上部署自己的IT系统时,需要更全面和更底层的多租户视图。这就是AWS re: invent 2018上发布的AWS Control Tower、AWS Security Hub和AWS Lake Formation。这些为企业提供了一个符合AWS Well-Architected Framework的公有云管理和治理框架,让企业可以更好的掌握自己在AWS上的计算资源。

今天,AWS已经聚集了上百家管理服务合作伙伴(MSP),帮助企业客户完成解决方案的规划与设计、构建与迁移、运维以及优化等四大方面的AWS云管理服务。而AWS定义的Next-Gen MSP还兼具再销售、业务支持服务、第三方应用销售与增值IP销售等业务,因此涉及到了整个客户生命周期的全部范围,AWS也把这类MPS称为Next-Gen MSP。根据AWS委托Forrester的一份调研,在一个三年期的研究时间跨度中,AWS Next-Gen MPS的服务占整体AWS MSP毛利的64%以及整体AWS APN合作伙伴毛利的22%。

在企业最关心的本地化部署、安全、隔离以及咨询与管理服务合作伙伴方面,AWS将在2019年下半年全面发力,从公有云向企业本地数据中心全面“入侵”。

云原生的新企业物种

随着AWS的不断发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客户,从创业公司和中小企业到大型企业。AWS在Amazon的2018财年第二财季报中宣布,已经有数千个企业客户在AWS里运行SAP工作负载,涉及几乎所有的行业和地理区域。而在Amazon的2018财年第一财季报中,AWS宣布所有已发布的AWS云服务和功能都已经符合欧盟的GDPR法规,企业可以放心地在欧洲市场继续使用AWS。

在中国,新零售和新制造企业已经开始在AWS上生长起来。Strikingly是一款简单易用的 SaaS 建站平台,公司于 2012 年中创办于美国硅谷,2013 年春进入硅谷顶级孵化器 Y Combinator,并成为第一支从 YC 毕业的中国团队,目前在全球 200 个国家和地区有数百万用户,现总部位于上海。从2014年开始,Strikingly 就把所有服务都迁到了AWS之上。2016 年,Strikingly 正式发布中国版产品 “上线了”,主要产品是标准化建站模板、小程序编辑发布平台,可以在 10 分钟内轻松发布一个网站、微信小程序和电商平台。“上线了”也是微信小程序发布量最大的服务商,占小程序发布总量的 3%。

2018年,Strikingly发布了新产品:“超级云名片”。“超级云名片”的功能不仅仅是名片,而是帮助企业通过微信平台进行更好的品牌营销、引流和销售。Strikingly技术副总裁龚凌晖在AWS re: invent 2018上接受采访时介绍,像电器企业的销售就可以把传统的三折页产品介绍转换为“超级云名片”,这样就可以追踪微信用户在某个页面上停留了多久并判断用户的感兴趣程度,还可以很容易地借助微信平台实现用户的转换与留存以及后续商机挖掘。“上线了”的建站产品可以帮助企业的非IT部门,如人才资源部、市场部等轻松建立自己的招聘或营销网站。除微信平台外,“上线了”也在拓展支付宝小程序、抖音小程序、今日头条小程序等多种轻量级应用平台。

睿视智觉是一家从事利用计算机视觉算法技术及FPGA加速技术的创业公司,睿视智觉加速团队核心人员曾工作于德国贝尔实验室及武汉邮科院,算法团队在图片自然语言理解与问答技术处于全球领先位置,曾在2015年的微软COCO图片自动标题比赛中击败斯坦福、微软、谷歌团队,算法综合参数获得全球第一的排名。目前,睿视智觉主要在工业和数据过滤这两个场景下为企业服务。

睿视智觉在创业之初,就在AWS F1上开发了FPGA加速模型,还在AWS上搭建了针对工业前端设备的自训练服务。睿视智觉CEO、联合创始人龚纯斌在AWS re: invent 2018上接受采访时介绍,之所以选择FPGA是因为发现GPU在面对大规模工业数据应用时力不从心,而FPGA则能提供最优的成本和技术组合。睿视智觉之所以选择数据过滤和工业场景,是因为这两个场景的数据累积多,而且工业领域的图像数据比例越来越高,非常适合机器学习算法。

在整个工业信息化体系中,睿视智觉处于数据层,另一个AWS的客户树根互联则处于信息化层。“根云”是中国较早进入工业物联网的云平台,连接了众多的工业装备,能够为各行业企业提供基于物联网、大数据的云服务,面向机器的制造商、金融机构、业主、使用者、售后服务商、政府监管部门提供应用服务,同时对接各类行业软件、硬件、通讯商开展深度合作、形成生态效应,覆盖了工程机械、农用机械、发电机组、纺织机械等四十多个行业。

作为一家在中国本土发展起来的企业,树根互联的技术团队可以利用AWS在北京和宁夏两个区域的云服务覆盖全国各地的用户。同时,由于AWS在中国与海外提供了一致的技术与平台,树根互联无需修改应用代码即可将“根云”部署到AWS的其他海外区域,利用AWS的网络优势为当地的客户提供低延迟的服务。例如树根互联在AWS欧洲区域为某大型工业特种泵及专业设备制造企业客户部署了一套基于新业务流程的国际版根云物联网平台系统,与客户一同在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亮相,宣布正式进入欧洲市场,目前系统正逐步转向商用。

树根互联CTO及联合创始人刘震曾在罗技、微软、IBM、诺基亚等国际公司任职,曾任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诺基亚发展中国家研究院院长等职,他也是国际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院士。刘震在AWS re: invent 2018上接受采访时表示,“根云”以PaaS为主,特色是为工业企业提供了云端的数据管理、流处理以及工业数据分析平台,以满足工业数据的多样性和特殊性要求。而树根互联与AWS合作IaaS,快速推向全球市场。

以Strikingly、睿视智觉、树根互联为代表的云原生企业新物种,可以说是完全生长在AWS的平台之上,这与之前的传统企业模式有着重大差别,他们所提供的开发运维能力、机器学习算法和FPGA加速能力以及数据分析处理能力,都是新一代数字商业模式的代表。相信随着更多云上原生新企业物种的出现,将进一步加强AWS对传统企业生态的拉动效应。

站在2018年底和2019年初,已经12年的AWS才刚刚走完了“青少年”时期;随着AWS把自己的技术生态向传统企业IT环境延伸,AWS的“成年期”才刚刚开始。270亿美元的年化营收,在一个3.8万亿美元的全球IT市场面前,AWS还有着广阔的前景空间。(文/宁川)


上一篇: 提速数字化转型,云徙科技批量建设数字中台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