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小米的创业历程是用互联网模式做实体经济,全面提升商业效率的深刻革命。我们深知,这不是轻松热闹的春游,而是一场漫长而严酷的征程;不是一时兴起的激情,而是长久的热爱与坚持;不是一城一地的一时得失,而是面向全球、面向未来的长远雄心。”这是2019年3月19日,小米集团发布了2018全年财报后,雷军致投资者信中所表示的。

2018年是小米公司成立第8个年头,2018年小米在港交所上市。整个2018年,截止2018年12月31日,小米实现总营收174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2.6%,毛利221.92亿元,同比增长46.4%;全年净利润136亿元,调整后净利润85.5亿元,市场预期82.5亿元。2018年,小米智能手机部分的收入约1138亿元人民币,较2017年同比增长41.3%,占2018年全年营收的65%。根据IDC统计,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同比下滑4.1%的大环境下,小米智能手机銷量高达1.187亿部,比2018年增长29.8%。

然而,2018年在营收上取得了较好的增长,小米集团的股票却从IPO之后一路下滑,从2018年7月IPO的17港元左右价格跌到了2019年6月的8-10港元之间,接近腰斩。为此,进入2019年6月,截至7月2日短短一个月时间,小米回购股份公告达18次,平均不到两天就回购一次。小米股价的下跌,无疑是资本市场对于智能手机整体增速放缓以及不长期看好的观点体现。

早在2013年12月的“中国经济年度人物”颁奖典礼上,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和小米公司CEO雷军一时兴起立下了“10亿元赌约”:假定5年后小米营业额超越格力,那么董明珠给雷军10亿元,反之则雷军给董明珠10亿元。当时,小米营收316亿元,格力已经突破1000亿元;5年后的2018年,小米营收1749亿元人民币,格力电器营收2000.24亿元。虽然雷军输给了董明珠,但小米的成长性是有目共睹的。截止2019年6月,格力电器总市值约3400亿人民币,小米集团总市值约2300亿港元,约为格力电器的一半市值。

在小米创办之初,提出的小米模式是“硬件+软件+互联网服务”,从创办的第一天开始,小米是用互联网的模式做硬件。而在上市后首个年报发布时,雷军的提法是互联网模式做实体经济。从“硬件”到“实体经济”,这是雷军眼里小米模式的演进。创办之初,小米以智能手机为主;而到了2018年,小米的IoT与生活消费品营收达438亿人民币,占2018年全年营收的25%,进入了智能电视、互联网空调和互联网洗烘一体机等白家电市场。在某种程度上,白家电、物联网、人工智能助理“小爱同学”等被视为“实体经济”的演绎。

然而,小米未来的前景如何,至少从股票表现上并没有得到投资者的认可。尽管在2019年,雷军提出2020年和2021年将迎来5G手机全面的换机潮以及5G推动整个物联网的大发展,但小米模式仍然在经受着时代及时代快速变迁的考验。早在2010年小米决定开始投入智能手机等硬件品类时,当时看到和想解决的问题是:中国是世界制造工厂,但是没有什么真正的好产品,满大街都是山寨手机。但到了2018年,智能手机、笔记本、PC等硬件市场饱和,全社会的矛盾已经从没有好产品到供大于求、供需失衡。而互联网对实体经济的改变,并没有想像的那样颠覆。

互联网颠覆了谁?

2019年4月4日,应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前副总裁朱民之邀,雷军在清华大学进行了一次演讲,主题是“小米9年:创新、变革与未来”。雷军介绍了用互联网模式做硬件和实体经济的思路:与用户真心交朋友、做感动人心的好产品、高效率的商业模型。当然并不止这些,但最精华的是这三点。

尽管用互联网模式改变硬件和实体经济是理想,但互联网究竟改变了谁?雷军回顾小米9年历程:“9年前我们进入的第一个行业是智能手机,这个行业当时有苹果、三星、中华酷联,全是巨无霸,一个中关村10来个人的小公司,杀到一个全世界竞争最激烈的战场,奇迹发生了。小米只用了两年半,做到了中国第一、世界第三。然而我们保持了两年中国第一的位置以后接着下滑了,其实原因很简单,光有互联网思想远远不够,如果我们对传统制造行业的经验缺少敬畏之心,缺少愿意学习的心态,我们打不赢这场仗。无论我们掌握了多么先进的武器,如果没有良好的基础一定会输的。”

雷军说,从2016年开始,小米强调补课,向传统产业学习,放下身段逐个对标。结果第二个奇迹发生了,历史上在手机行业没有任何一家大公司销量一旦下滑还能够活得过来,一旦失去信心以后会加速下滑,基本上是死亡深渊。小米从2016年滑到谷底,2017年售出了9400万台,2018年售出了1.18亿台。在2017年的时候,小米重回了世界第四,去年突破了1亿台。此外,成立8年多的小米公司,2018年国际收入占比超过了40%,进入了80多个国家和市场,在30个国家的智能手机市场排到前五位。

简单理解,所谓把互联网思维引入硬件产品研发,就是手机系统做到每周迭代,直到小米成立8年后还是坚持主要针对两、三百万铁杆粉丝的每周升级。实际上,一开始在用互联网“颠覆”硬件产品开发时,最主要就是用户思维。雷军带动全公司所有的人在社区里听用户声音,收集了2.1亿个帖子的建议和资料。雷军自己每天很忙,但也会有所有的碎片时间与用户沟通,包括用户反馈等,雷军认为这是他在小米最主要的工作。坚持根据用户的意见改进产品,这是小米一直要坚持的初心。

而互联网思维引入硬件产品研发的第二条就是免费或低价思维。在上市之前,小米出了一套“宪法”——对用户永久性承诺,小米每年整体硬件业务的综合净利率永远不会超过5%,如果超过就都将回馈给用户。小米把这一条做成规定,每年请审计公司审计利润率。除此之外,小米产品定价本身就在低价位区。2018年,小米智能手机的ASP(平均售价)为每部人民币959.1元,而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为每部人民币881.3元。ASP的提升,主要是中高端手机的推出,2018年第四季度售价在人民币2,000元或以上的智能手机收入占小米智能手机当季总收入的31.8%。小米曾经试图进入售价在3000元人民币以上的中高端机型,但一直得不到市场的认可,2018年10月发布的小米MIX3尝定价在每部3599元,后降价后降到每部2999元,2019年上半年的小米9则定价每部2999元。

雷军说,与用户交朋友是要达到一种境界,即让用户愿意闭着眼睛买小米产品。但这句话,也给小米品牌一个无法突破的中高端价格天花板。无论是从互联网的免费或低价思维,还是用户交朋友思维,都无法把小米拉进3000元特别是4000元以上的价位区。小米使命是始终坚持做“感动人心、价格厚道”的好产品,让全球每个人都能享受科技带來的美好生活。 这样一个定位,同样把市场对于小米品牌的认知限定于中低端价位区。

而小米的利润来自哪里呢?2017年小米互联网服务收入为99亿,2019年小米互联网服务收入到了160亿,同比增长61.2%,快速增长的互联网服务基本上就是小米的利润来源。MIUI的月活跃用戶由2017年12月的1.7亿人增长41.7%至2018年12月的2.4亿人。互联网服务的ARPU由截至2017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人民币57.9元增长到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人民币65.9元。而小米互联网服务主要由广告、游戏、金融和有品电商等业务组成,2018年的广告收入达人民币101亿元,同比增长79.9%;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亦达人民币59亿元,同比增长36.7%,其中游戏收入达人民币27亿元,同比增长7.3%;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达人民币32亿元,同比增长79.9%,主要包括互联网金融业务和有品电商平台收入。

而小米高性价比产品的背后是高效的商业模型,也是互联网极致思维的体现。一个商品的价格包括原材料和制造成本、研发设计分摊成本、市场推广及广告、销售及渠道成本和利润,如何降低这5个环节的成本,是建立高效商业模型的基础。研发设计分摊成本主要是集中机型,其它手机厂商一年做100款手机,而小米就做几款,总的研发成本更低、用到每一款产品的费用更高。即更少的SKU,就能集中更多的资源。而广告成本,在小米前五年实现了零广告费,销售和渠道成本则是通过小米网直接销售,即“前店后厂”模式。雷军总结小米的高效商业模式:性价比不是战术,性价比是一种价值观、一种商业模式、一种核心能力,背后是对效率的极致追求和死磕自己的决心。

说到小米的高效商业模型,还必须要提到小米之家。截止2018年年末,小米之家在中国大陆门店数已达586家,小米授权店达1,378家。在2018年初的时候,雷军曾公布过小米之家的数据:小米之家门店平均在200平方米左右,年均营业额在6500万到7000万之间,坪效达27万元一年。当时,全球坪效最高的零售店是苹果,大概40万元。小米之家各项指标已经达成预期,坪效达到世界第二,费用率控制在8%以内。最开始,小米之家仅是“服务中心”,后改为零售门店。而小米之家的成功经验在于:爆品、产品组合以及小米品牌和服务理念,其中爆品在于制造流量、产品组合在于扩大逛店时间、小米品牌和服务是品质保障。

小米之家和小米之家的产品也体现了互联网思维:一个平台让用户更容易触及长尾商品。小米之家内除了小米智能手机外,还有众多小米生态链产品,包括:小米生态链企业带来的手环、耳机、插座、电饭煲、平衡车、滑板车、移动电源、空气净化器、无人机、自拍杆、扫地机器人、签字笔、血压计、对讲机、摄像机以及后来的电视、空调等周边和家电产品。

互联网并没有颠覆谁

小米成立的头8年,即2010到2018年,也是互联网向传统行业渗透的8年。这8年间的头6年,互联网对传统行业“喊打喊杀”,引发了传统行业的一片恐慌,以Uber、共享单车和Airbnb为代表的互联网共享平台商业模式一度引发了极大的社会关注,传统企业纷纷认为自己要被颠覆了。但事实上,到了2018年,传统行业和传统企业都缓过神来了——其实互联网并没有颠覆传统企业,而是传统企业成为了互联网的一部分。

不论是输掉了雷董之赌,还是雷军说的要对传统制造行业的经验保有敬畏之心,又或者格力电器在5年后仍然屹立不倒甚至更上层楼,都说明互联网及后来的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和互联网思想本身,并不能取代现代世界中的实体经济。互联网技术和思想本身并不能生产于每日消耗的三餐,也不能生产出各种日常消费品、实体建筑、公路、飞机等各种现实中的物理实体。互联网和云、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等,只是拉平了和改变了信息和数据流通的方式,从而间接对现有世界和实体经济造成改变和影响,互联网并不能取代实体经济。

从某种意义上说,小米的成功只是改变了中国制造业的一个现状,但并不代表全球制造业者有类似的问题。例如美国的苹果,就是一直是品质、品牌和设计的代表。美国还有更多的消费品品牌,都是耳熟能详的由美国自创的超级品牌。这些品牌诞生于美国走向中产消费阶段,由美国创业者们创造出来满足当时人们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今天中国才刚刚进入中产消费崛起的阶段,中国品牌才刚刚起步。从2017年国家首次设立中国品牌日可以看出,中国品牌发展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这是在经济新常态下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经济发展质量的重要举措。

小米品牌仅是中国品牌群体崛起中的一个代表,特别是利用了互联网思维进行了成功的品牌塑造。在另一个方面,小米品牌在从智能手机向消费物联网和消费品转移的过程中,还是遇到了不少的问题和挑战。小米从很早开始就意识到智能手机单品的局限性,并开始投资小米生态链企业。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小米共投资了100余家小米生态链企业。通过独特的“生态链式”,小米投资与带动更多志同道合的创业者。

早在2013年的时候,雷军看到智能硬件和物联网的趋势,于当年底开启了小米生态链计划,定下了5年内投资100家生态链企业的目标。据有关统计,截至2018年3月,小米通过投资和管理建立了由210家生态链公司,其中超过90家专注于研发智能硬件和生活消费品,连接超过1亿台设备,小米IoT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智能硬件物联网平台之一。小米2018财报中指出:小米在生态链业务方面,提出“滿足80%人的80%需求”的产品功能设计思路。第一个80%指的是要做大从需求的产品,真正能使更多人受益,让更多的人享受到科技带來的方便和快乐。第二个80%是指产品只做主流功能,不会为一些使用頻率很低的功能增加額外的成本。这一产品定义方式加上小米高效的研发、设计与渠道能力,就是小米产品兼顾高品质与高性价比的秘诀。

2018年,小米IoT及生活消费产品的收入为人民币438亿元,较2017年增长86.9%。2018年,小米大家电业务取得大发展,2018年小米全球智能电视出货量为840万台,同比增长225.5%。小米亦进入白电市场,分別在2018年7月和12月推出了米家子互联网空调和米家互联网洗烘一体机。2018年小米除智能电视和笔记本电脑外,小米手环、米家电动滑板车和米家扫地机器人等生态链产品的销量大幅增长。2018年米家扫地机器人的出货量在中国大陆排名第二。根据IDC统计,小米穿戴设备出货量在2018年第四季度全球排名第二。2018年,小米的IoT业务开始向全球扩张。智能电视于2018年2月进入印度市场,2018年小米在印度市场电视线上出货量排名第一。2018年小米有超过五个小米IoT设备(不包括智能手机及笔记本电脑)的用户约为230万,环比增长16.2%,同比增长109.5%。

尽管小米在小米IoT及生活消费产品方面取得了不少的收获和业务进展,然而在2018年却只占小米营收的25%,且到2018年不少小米生态链企业开始去小米化或发展独立的品牌。另外在2018年,华为、阿里等大厂都加大了在消费物联网的投入,格力、海尔等传统企业也在进入消费物联网,国外的消费物联网平台也在拉起各自的生态,整个消费物联网仍处于一个起步且零散的市场状态。

实际上,消费物联网和智能家居已经经过了几轮炒作期,但并没有得到市场的认可。在日用消费器领域,已经积累了不同的品牌,而品牌建设非一日之功。对于消费者来说,购买一个日用消费品除了满足功能上的需要,更是在购买一个品牌。而物联网与智能家居,并没有在功能上带来更大的提升,有的时候甚至因为加载了智能功能而增加了用户使用的难度,甚至影响了用户体验,造成用户很大的困扰。更不用说,来自消费电子领域的品牌,如果想要在消费者心中建立起传统消费品牌同样的认知和认可,并不是简单移植那么容易。例如,一个新秀丽的箱包,即使是叠加了某种物联网功能,但本质还是消费者购买的还是一个新秀丽箱包;而如果小米箱包,则需要花很大的精力和成本让消费者订可小米箱包品牌,并不能让消费者自动把小米手机品牌认知移植到箱包产品上。而低端山寨箱包市场,小米箱包即使能取代,其规模又有多大?意义又有多大?

在消费品领域,每一个品牌都是经历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耕耘,品牌认知更是通过电视机、广播和消费者口口相传而深入民心,外来品牌则很难在短时间内取而代之。小米为了更高的商业效率而消减了广告营销投入,但这恰恰是消费品推广所需要的投入,而雷军本人也并不是时尚代言人、小米全员工程师文化也很难迎合大众口味。因此,在消费物联网和智能家居领域,互联网也未能将其颠覆。

重归互联网服务?

再回到小米成立的初心:那是2010年,来自互联网的一帮人,看到一个很大的问题解决不了,那就是虽然中国是世界制造工厂,但是没有什么真正的好产品,满大街都是山寨手机。然而,在2010年的时候,另一家互联网公司却做出了另一个选择,坚持互联网、把互联网带入实体经济,这就是阿里。

阿里是中国最早“All In”云计算的公司,2009年写下第一行代码、同时也启动了最早的双十一购物节。阿里一直坚持通过互联网进行整个市场体系的资源匹配,而这恰好迎合了更长期的趋势:我国有世界有最完整的工业体系以及最大规模的中等收入人群,但我国的制造企业运营处于粗放式状态,高端产品与服务供给不足、个性化产品与长尾产品不能有效触达消费者,无法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高品质生活需要。

今天,阿里和腾讯并列为全球两大高市场科技公司,BAT中的百度已经掉队,而小米虽然努力了8年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最终却发现利润原来还是来自于互联网服务。小米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智能手机占总营收56.5%、毛利率为6.2%,IoT与生活消费品占总营收33.6%、毛利率为10.3%,互联网服务占总营收9.1%、毛利率为64.4%。

早在2016年的时候,市场调查公司Gartner就发出过警告:我们认知中的的传统PC商业模式已经瓦解。2016年之前的五年中,前五大移动PC厂商的市场占有率虽增长了11%,从2011年的65%增长至2016上半年的76%,但这是牺牲报酬营收与获利率所换来的成果。虽然这并不意味着PC市场的末日已经来临,但未来五年内PC市场总设备数量仍将持续萎缩,同时PC厂商的营收和利润也将持续受到侵蚀。Gartner认为,PC厂商领导者面临一个严峻考验:必须在2020年前退出PC市场与重整业务间做出抉择。面对PC市场渗透率过度饱和的情况,厂商若想留下就必须迅速决定商业模式的改变,以此应对增长停滞的市场。

今天的智能手机市场已经进入了类似2016年PC市场的状况。市场调查公司IDC发布的2019年全球手机市场预测报告,认为2019年智能手机市场将经历连续第三年的出货量下滑。IDC预计2019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将下滑0.8%,降至13.9亿部。不过IDC看好5G机会,认为预计到2023年智能手机出货量将达到15.4亿部。此前,IDC 公布了2018年的中国手机市场数据报告,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总销量为3.98亿台,同比下滑10.5%。在2019年一季度的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中,前五名还是三星、华为、苹果、小米、Vivo,但只有华为和Vivo保持了正向的年同比增长,其它品牌包括苹果都出现较大的负增长,苹果更是惊人的同比下降了30.2%。

进入2019年,苹果手机已经放下身段,开始了降价的过程。苹果自身的商业模式,也在提升互联网服务的比重。无论是降价的苹果手机对现有市场的冲击,还是苹果数字服务的强势推进,都对当前的智能手机市场带来了深远的影响。苹果公司的2019春季发布会是一个历史性标志,苹果宣布向数字内容服务的战略转型,这是Tim Cook执掌苹果公司8年后的重大战略转型,除了推出原创内容和新闻订阅服务外,苹果还计划推出付费游戏订阅服务以及类似信用卡的服务。自此,全球正式从硬件产品时代进入数字服务时代,数字服务经济将是未来全球经济的可持续形态,2019年将是新旧经济的分水岭。

然而,苹果的数字服务仍然是面向消费者的ToC服务。在另一个面向ToB企业端的产业互联网和数字化转型战场,小米基本上没有涉及,而阿里和腾讯已经“All In”。因此,对于小米和雷军来说,一方面是要提升互联网服务业务规模,以强化和提升整体利润率,从而满足资本市场的需求,另一方面还要思考如何切入数字化转型和产业互联网市场,真正用互联网改变实体经济,而不仅仅是用互联网改造手机、笔记本以及智能设备。

雷军对未来五年主要是押注IoT和5G市场。2018年,小米在AIoT布局上取得了一定的收获,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IoT消费级物联网平台,连接了1.32亿台设备(不包含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内置小爱同学的激活设备数超过1亿台。2019年1月,雷军对外宣布了未来五年新战略:“手机+AIoT”双引擎。AIoT是什么?对外小米讲的是AI+IoT,人工智能+物联网平台;而对内,雷军说从2019年起,对于小米而言,AIoT就是“All in IoT”!All in IoT,从2019年开始5年内,小米将在AIoT领域持续投入超过100亿元。

5G手机市场是否会真正启动?何时启动?规模有多大?这很难预料。而物联网更是一个庞大到没有抓手的市场,100亿人民币也就是不到20亿美金,对物联网来说也是杯水车薪。2019年是小米9年,接下来的新9年,对于小米来说是更加艰巨的9年。在手机市场,强敌林立;在消费物联网市场,数亿投资下去也难以见到动静;5G到底是谁的机会,这很难说。对此,雷军说:坚定地打持久战!尤其是对于手机业务,要丢掉速胜论的幻想,对形势容不得一丝一毫的误判,对竞争不能有一分一秒的松懈。

小米想要坚持的“硬件+互联网”路线,但无论是互联网还是硬件,都不是封闭的体系,而是开放的多方参与市场。小米未来究竟要怎样以一家公司和一个生态之力,参与这两个开放的市场?小米的互联网服务将如何提升和发展?这些都有待于雷军的回答。

雷军之殇

2019年6月,在美国风投公司 Village Global 举办的一个活动上,比尔·盖茨坦言了自己犯下的最大的错误是,就是给了谷歌推出安卓的机会。比尔盖茨坦言,他最大的错误就是因为管理不善,导致微软没有推出像安卓那样标准化的非苹果的手机操作平台。在2007年和2008年的时候,微软已经是全球最大的PC操作系统平台公司,可惜微软没能在最早的时候推出移动操作系统。比尔·盖茨认为,一旦微软全力投入,必能推出成功的移动操作系统。

移动操作系统是比尔·盖茨之殇,办公软件是雷军之殇。2018年12月是金山软件30周年,30年前,求伯君把自己关在深圳蔡屋围酒店的房间里,几个月的时间里日以继夜地用汇编语言写下了10万行代码。这就是最早的WPS,金山软件的追梦之旅从此开始。雷军回忆最初的时光:“前有微软、后有盗版”,金山和全球最强大的软件公司微软贴身肉搏过,熬过了工具软件盗版横行的岁月,在互联网时代依靠在线游戏异军突起,最终全面拥抱了移动互联网,迎来了云计算大数据和AI时代。

1991年,雷军大学毕业,1992年初加入金山,一份工作做了16年,从程序员做到 CEO。2007年,雷军带领金山上市,38岁退休。金山软件是一家通用软件公司,雷军在金山的岁月里有几次追逐互联网的经历,包括试图收购张小龙的Foxmail以及试图收购网易,但都因各种原因而没有下文,其中收购试图收购Foxmail受阻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当时的金山程序员认为一两个月就能开发出类似的Foxmail。

而金山WPS的黄金时代并不在PC时代,而是后来的移动互联网时代。2005年,金山宣布WPS永久免费。2011年,雷军重新出任金山软件董事长,金山开始开发安卓版的WPS,从头开始重新开发了面向安卓的新引擎,确保在移动互联网环境中的运行体验。2011年11月,WPS的安卓版保持了每周一更新的频率,随后WPS安卓版用两年时间达到了PC版25年才能达成的事情。在2013年12月,WPS PC版全球用户数达1.3亿,安卓版用户超过1.5亿、覆盖全球51个市场。2013年微软才推出iOS版的Office Moible并在当年7月推出安卓版,但必须要注册Offfice 365账号。安卓版WPS的赢利方式包括收费的模板、广告投放等。2011-2017年,金山办公年收入复合增长超过40%,全线产品月度活跃用户数激增至超3亿。截止2018年,WPS产品已支持46种语言,向237个国家/地区的用户提供服务,海外月活跃用户超6000万。

雷军之殇之一就是WPS没能在PC时代的中国市场打败微软Office,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微软Office缺席以及后期即便推出移动版Office但用户体验不佳的前提下,WPS移动版取得了巨大的成功。2011-2017年,猎豹年收入复合增长超过68%,2017年收入近50亿,移动月活跃用户数超过5亿,其中75%来自海外。

雷军之殇之二就是恐怕无法在他这一代追上微软公司的市值。如今,微软已经位于全球最大的高科技公司行列,市值已经触及万亿美元而且还在增长中。新一届微软CEO Satya Nadella曾经到访小米,与雷军面对面。这两位一位出生于1967年,一位出生于1969年;一位如今执掌市值万亿美元的微软,一位如今执掌市值百亿美元规模的小米;一位坚定走在云与人工智能平台方向上,一位坚持在智能手机和IoT智能硬件的方向上;一位主打企业级软件市场,一位主打消费级硬件市场。面对Satya Nadella,雷军心中或许也有遗憾。

如果金山从一开始就不在中国市场运营,而是在海外某个可以与微软Office一较高下的市场发力,就像今天很多手游软件的主打市场并非国内市场而是海外市场,甚至连研发都直接设在海外,也许金山WPS就是另一番景象。当然,1988年的金山恐怕并没有思考过海外市场,而微软等很多美国科技公司从一开始或很早就布局全球市场。不过,在现实的世界里,并没有很多的“如果”。

雷军之殇之三,也是今天的雷军之殇,这就是面向企业级市场的产业互联网。今天的微软虽然还保有游戏、PC和Office等面向消费市场的产品与服务,但主体已经转移到企业级市场。微软Azure公有云是全球最成功的公有云平台之一,其规模和市场还在不断增长中。腾讯已经于2018年9月战略性转向ToB市场的产业互联网,新成立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集合了腾讯所有ToB的资源,压向产业互联网。在产业互联网大战场上,阿里与腾讯已经全面压入。雷军虽然一直在追逐互联网并直到小米阶段才追上了移动互联网的脚步,在产业互联网领域却仍然缺少行动,虽然金山云在这个领域有所作为,但小米、金山云等作为不同的公司则很难像阿里和腾讯一样形成所有资源的合力,攻下产业互联网。

雷军总结互联网七字诀:“专注、极致、口碑、快”。而雷军在团队管理方面,也是同样通过不断成立子公司、投资创业公司等,让高管得到充分的授权和发展空间。但这也带来了问题,特别是在解决产业互联网问题的时候,需要跨云、设备、边缘等多个环节的合力,无论是阿里、腾讯还是华为都有这样的合力,而小米系的各自为战则难以在下一个9年再创新高。虽然雷军也认识到这个问题,并在2019年7月1日进行了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小米成立采购委员会,完成了上市后第7次架构调整,形成了财务部、参谋部、组织部三大部,以及质量委员会、技术委员会和采购委员会三个委员会6个部门的整体架构。从创业公司形态走向组织化管理,新时代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组织架构和管理机制?这仍需要探讨。

总结来看,雷军和小米对互联网改变手机和智能硬件做出了贡献,但Vivo、Oppo等以及异军突起的华为都为中国和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做出了贡献。由互联网而入制造,相比于由制造而入互联网,到底谁更优?谁更具有后续的发展空间?互联网和制造两种模式,哪种更具有前途?这些都是数字化转型中需要思考和回答的问题。(文/宁川)


上一篇: Pivotal:5G+AIOT时代,如何实现云原生DevOps?
下一篇:三大先导性市场集体爆发 开源云迎来ICT新机遇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