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自从出现了云计算,特别是公共云服务模式以后,全球就进入了云的“盛世”。2010年,美国联邦政府制定了一项突破性的“Cloud First(云优先)”战略,要求联邦机构在采用任何新技术之前都要优先评估云技术,联邦政府还计划关闭数百个耗费数十亿美元维护的数据中心并将迁移到公共云中。自那以后,“云优先”思维开始统治世界。

然而,正如戴尔科技集团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所言,“云是一种运营模式,而不仅仅是一个地方(数据中心)。”2018年10月,美国联邦政府更改了“云优先”策略,转向“Cloud Smart(云敏捷)”策略。美国联邦政府强调2010年“云优先”策略是在云计算初期推出的,当时是为了让各联邦机构尽快用上云,但没有考虑到上云之后是否能达成结果,例如把一个应用程序的基础设施从传统数据中心迁移到云环境中并不能自动带来随需扩展的好处,而必须要更改甚至重写应用程序,因此需要重新考虑上云方式。

进入2018年,Kubernetes容器管理技术和Docker容器技术已经成为了云原生应用的开源“操作系统”,是从云优先向云敏捷的必由之路。 2018年初,VMware、Pivotal与Google合作推出了Pivotal Kubernetes Services(PKS),支持面向公有云环境和VMware vShpere虚拟化环境的云原生应用开发与部署。2018年11月,VMware宣布收购由Kubernetes两位联合创始人创立的初创公司Heptio。在此基础上,2019年2月,VMware推出了VMware Essential PKS,加上已经推出的VMware Enterprise PKS以及Beta版的VMware Cloud PKS,形成了新一代面向容器云原生应用的跨多云和混合云环境的开发运维管理平台。

2019年4月17日,VMware将在北京举办“新一代应用平台研讨会”,向国内市场推出完整的企业级云原生应用平台。现在,企业CIO们是时候摆脱盲目的“云优先”,而必须要考虑“应用优先”策略了。

中国正在走向云原生计算

Linux基金会旗下的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CNCF)云原生计算基金会负责在全球范围内培育和推广云原生计算技术,特别是面向云原生应用开发的技术:微服务、服务网格、容器集群管理和标准化容器技术等。

在CNCF在2018年8月发布的一份截止到2018年6月的半年度全球企业用户调查报告显示,83%受访者的容器管理工具选择了Kubernetes。而在2018年底公布的CNCF亚洲市场调查中,自当年3 月以来,几乎所有容器管理工具的使用都大幅增加,而Kubernetes则独占鳌头、达39%的最高份额。

CNCF的调查显示,云原生计算和云原生应用正在中国市场生根发芽。截止2018年底,CNCF在中国、日本和韩国共有42家会员,其中包括4家白金会员——阿里云、富士通、华为和京东,其中有的会员也是终端用户:京东作为第一家跻身全球财富 500 强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从OpenStack迁移至Kubernetes,IT资源利用率提高了30%;华为,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在迁移至云原生环境后,运营成本削减了20%-30%;中国移动是中国最大的运营商之一,使用容器代替虚拟机在平台上运行各种应用程序,利用Kubernetes 提高资源利用率。此外,雅虎日本也利用Kubernetes自动进行生产环境中的应用部署 。

如今,在亚洲提供Kubernetes即服务和托管Kubernetes服务的公共云,有阿里云、百度云、腾讯云、华为云等来自中国的公共云/公有云服务商,其中阿里云在亚洲Kubernetes运行环境中的占比最高达到38%。

但也从CNCF的调查中看到,亚洲运行Kubernetes的第二大主流环境就是企业本地数据中心。显然,在亚洲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企业本地和混合云仍然是最主要的云原生技术应用的计算环境。特别是在2018年下半年,几大主流传统企业IT供应商都陆续支持Kubernetes,例如数据库大厂Oracle在2018年底发布了Cloud Native Framework云原生框架,支持在公共云服务以及本地数据中心之间的Kubernetes互操作性,这意味着应用和数据可以在混合云环境中的双向迁移。

更为重要的就是VMware在2018年下半年加大了对Kubernetes的支持力度。除了收购Heptio外,在中国市场也有企业用户开始采用PKS。香港著名珠宝商周生生就采用了DellEMC硬件+VMware SDDC+PKS+开源DevOps技术,面向云原生应用从开发、测试到生产的全生命周期,建立了完整的从基础设施到应用开发部署的企业级云原生计算环境。

新一代企业级云原生应用平台

VMware是全球最大的企业级虚拟化软件、私有云以及混合云技术供应商。根据市场调查公司Wikibon的报告,VMware是全球真正私有云市场TPC的第一大供应商,2017年基于VMware的私有云产品和解决方案占TPC市场总份额的24%、达25.94亿美元,远超第二大供应商。所谓真正私有云就是在企业IT环境中,提供类似于公共云体验的私有云,而不是有限的计算资源虚拟化和自动化。

TPC真正私有云是在企业内部构建私有云和混合云基础设施的基础,只有在TPC之上才有可能构建企业的云原生计算环境。而VMware SDDC软件定义数据中心+vRealize云管平台正是企业真正私有云的主要技术方案,奥地利Raiffeisen Bank International俄罗斯分支机构Raiffeisenbank的CIO Andrei Popov就在vRealize的基础上,部署了该银行的私有云环境,将银行开发人员的开发周期加快了10%,促进了银行产品上线时间以及向敏捷文化转型。

如今,VMware又推出了完整Kubernetes产品线:VMware Essential PKS、VMware Enterprise PKS、VMware Cloud PKS。其中,VMware Essential PKS是面向Kubernetes开源社区上游的版本,让具有强技术能力的企业可以通过模块化方式与Kubernetes开源社区上游技术对接,定制化自己的云原生计算和应用环境;VMware Enterprise PKS则为企业交付一站式容器环境,特别是能更好的利用企业已有的VMware技术投资,提供企业级安全、遵从与一致性,以及开箱即用的自动化部署和Day 2运维;而VMware Cloud PKS则是SaaS版的PKS,让企业无需管理或运维自己的服务器集群,可随时扩展和按使用量付费。

VMware Kubernetes完整的产品线,向市场传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无论企业在通向云原生计算和云原生应用之旅的哪个阶段,都有VMware的技术和解决方案。实际上,超过80%的容器是运行在VM虚拟机上,而VMware是最理解虚拟机技术的技术厂商之一。当很多企业开始在本地环境中部署Kubernetes的时候,都是从实用角度来容器化自己的应用,更多是希望尽快把应用迁移到云原生环境中。而当企业向云原生应用迁移进入到深水区时,必然会面临开发和部署的速度问题,特别是在本地环境、私有云、混合云和公共云的无缝管理与迁移,而VMware Kubernetes产品线则覆盖了这几种典型的企业计算环境。

围绕着VMware Kubernetes运行平台,VMware也面向下层基础设施的网络和安全、应用访问性能以及面向上层应用的微服务网格管理、智能运维和DevOps领域有所布局,并形成了完整的技术方案。

在网络和安全方面,VMware NSX-T Data Center以及NSX Cloud是企业虚拟云网络解决方案,最新版本的NSX-T 2.4将软件定义网络所需的Day 0安装及Day 1配置时间从数天缩短至数分钟,极大简化管理员的Day 2网络运维,同时为开发者及运维团队提供网络基础架构即代码服务,支持更高水平的云规模、弹性及性能,显著减少了应用程序攻击面、提升内在安全性,而NSX Cloud则把企业数据中心网络延展到公有云环境。结合VMware App Defense,就是最新发布的VMware服务定义防火墙,在检测和预防两种运行模式中均成功探测或阻止了安全检测平台Verodin测试序列中的100%恶意攻击。在网络最底层,就是VMware SD-WAN by VeloCloud软件定义广域网,支持简单、敏捷与更加安全的分支机构连接性,为各分支机构、云以及电信环境提供了一致的运维环境,VMware还被评为2018 Gartner广域网边缘基础设施魔力象限的领导者。

实际上,VMware虚拟云网络的愿景就是帮助企业在超级分布式网络下连接并保护应用、数据和用户,创建端到端基于软件的网络架构,在全球范围内为应用和数据提供一致、广泛的连接性和安全性,而不受底层物理基础架构或位置的限制。

VMware NSX Service Mesh也是最新推出的VMware微服务网格技术。基于CNCF的开源服务网格项目Istio,VMware NSX Service Mesh是一个SaaS版本的微服务网格管理平台,通过统一控制面板管理多个跨云和企业本地数据中心的Kubernetes集群。开源项目Istio来自谷歌、IBM和Lyft,是集大成的Service Mesh服务网格实现技术,可以进行大规模的微服务通信管理。VMware NSX Service Mesh的推出,为企业进行基于大规模容器的云原生应用开发、部署和运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服务网格和vRealize智能云管平台之上,是VMware在2018年8月底发布的云自动化服务:VMware Cloud Assembly、VMware Service Broker与VMware Code Stream,以及Wavefront by VMware的重大改进等。Wavefront by VMware是一个云原生监控与分析平台,可让开发运维团队、开发者,以及站点可靠性工程团队即时了解高分布式web应用的性能,新版本还提供了Kubernetes洞察指标。而Code Stream提供了一套完整的应用部署、测试与排解故障功能,实现代码与应用发布流程自动化。这些VMware云自动化服务,可支持大规模的企业DevOps敏捷开发和云原生应用部署运维。

从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上半年,在CNCF云原生基金会成熟的开源云原生计算项目的基础上,以VMware为代表的企业级技术商在云原生计算和云原生应用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和布局,快速形成了新一代企业级云原生应用平台。毫无疑问,2019年将是一个转折点,云原生应用将统领企业下一波上云进程,企业将不再盲目的“云优先”,而是围绕能够带来实际商业价值的云原生应用,展开新一轮的上云之旅。(文/宁川)


上一篇: 美国联邦政府重大云计算策略改变:从云优先到云敏捷
下一篇:抓住信息化大风口,浪潮要扩散云与大数据核心技术红利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