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10-16

中国互联网产业正在掀起新浪潮。10月11日举办的2017杭州·云栖大会上,马云宣布要在未来三年投入1000亿人民币建立进行基础科学和颠覆式技术创新研究的“达摩院”,而这背后是阿里刚刚超越了亚马逊、达到4645亿美元的市值。截止2017年6月,中国在全球十大互联网上市公司中占据了五席。

中美已成为世界互联网的双引擎,中国互联网更在核心应用渗透等方面超越了美国:2017年4月余额宝以1656亿美元的资产管理规模,超越摩根大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2016年度中国移动支付交易规模实现8万5千亿美元,高达美国同期的70倍以上。

根据工信部数据,2017年1-7月,我国互联网企业完成业务收入3848亿元,同比增长高达29.3%。巨大的互联网产业,正在释放更大的技术经济红利。2017年1-7月,我国互联网企业完成互联网数据中心业务收入60.7亿元,同比增长5%。截至7月末,部署的服务器数量达到106.7万台,同比增长30.1%。

作为中国服务器市场第一的浪潮集团副总裁彭震,在2017杭州·云栖大会上表示,中国互联网公司在应用场景方面的前瞻性、多元化、深入程度和规模化优势,正在创造新的技术产业增长空间,基于硬件重构、软件定义理念下的浪潮服务器正以JDM联合研发模式,释放互联网产业的新一轮技术红利。

紧贴大型互联网用户需求

(上图为浪潮集团副总裁彭震)

随着互联网产业规模的进一步扩大,互联网公司在应用场景上更具有代表性,抓住了互联网公司的应用场景就能牢牢把握技术新方向,围绕互联网公司需求开发技术、产品与解决方案,就能不断强化技术自主化程度、把握核心技术、掌控产业话语权。

“今天与互联网的场景,不像类似中石油这样的传统企业有自己的特殊需求。互联网应用都是数据中心的统一运维,满足靠前端的大规模用户需求,具有更大的可复制性。而互联网企业本身都是超级规模,对服务器的需求远超过了行业企业客户,在场景上更通用、更有规模优势。更不用说今天的互联网企业深入人工智能、大数据、数据分析等应用,远超过其它行业企业客户的程度。”

中国顶级互联网公司的数据中心年采购规模均超过10万台,集中采购服务器类型数量从过去不超过10款,到如今达到了40甚至百款之多,加上需要处理人工智能、大数据、数据分析等不同的新工作负载,对服务器配置多样化的要求越来越高;针对大数据的存储、处理和分析,则要求不断降低每单位IO和单位容量成本;而对人工智能中的深度学习应用,更要求更高的算力。

浪潮集团互联网行业部定制化产品部经理熊鑫在2017杭州·云栖大会上强调,当前企业对于数据的挖掘和认知,正从最初阶段发现结构化数据显性价值的结构化数据库,经过挖掘非结构化数据隐性价值的大数据分析阶段,走向挖掘非结构化数据内在逻辑的人工智能阶段。“我们对于数据的理解,总结一句话叫数据价值被不断挖掘,而且对计算力的要求不断提高。所以想要从数据中获取价值,计算力就需要不断突破。”在挖掘数据价值方面,互联网公司因为规模优势,走的非常靠前。

熊鑫特别强调,因为云计算的存在,也因为互联网公司越来越大,导致数据的集中度越来越高,出现了“数据寡头”现象。因为互联网公司掌控了大量的数据,数据越来越集中就导致类似BAT这种大互联网公司出现了非常明显的数据分层。目前,浪潮在互联网行业的存储服务器产品线分为2U12盘位到4U36盘位再到4U100盘位,热数据使用2U12、冷数据使用4U36、更冷的数据使用4U100,这种应对数据分层现象的产品,也只有针对大型互联网公司的需求才能研发出来。

2015年浪潮公布了“计算+”技术战略,确立了“硬件重构”和“软件定义”两个核心,通过一手抓前沿、一手抓关键,不断开发各类产品与方案,提高技术自主化程度。而JDM正是“计算+”技术战略思想指导下的模式,即基于浪潮和互联网企业双方产业链融合的产品服务的全程定制,浪潮正通过JDM把中国Tier1和Tier2的互联网运营商变成稳定客户,不断创新价值空间。

联合定制开发、创新价值空间

据IDC的统计数据,在2017年上半年,浪潮服务器销售额位居中国市场第一,市场份额19%。浪潮在互联网行业的市场份额连续9个季度蝉联第一。在天蝎整机柜服务器领域,份额一直保持在60%以上,在AI服务器领域的份额保持在60%以上。

在已经是红海的服务器市场,浪潮能够一直保持在前三强位置,与JDM模式密不可分。彭震介绍说,JDM从最开始的规划阶段,浪潮研发团队就与客户坐在一起,从原型设计、样品开发到共同验证,再到小批量出货和大规模部署,都由双方联合完成。JDM类似于软件的迭代开发,客户的想法可能一开始也没有想清楚,在联合开发的过程中要不断调整再最后定型。JDM大幅提升了硬件开发的敏捷性,极大缩短了硬件产品开发的周期。而在上线方面,JDM也大幅缩短了服务器产品的上线时间。

有了JDM模式的保证,浪潮可以更快交付定制化的产品方案,也可以和用户建立深入至架构层、芯片层的合作关系。今年4月,浪潮与百度联合发布了面向AI应用的专用系统SR-AI整机柜服务器,该系统实现了GPU资源池化,这套方案单节点最大支持16个GPU、整机柜最大支持64块GPU,应用于百度的无人驾驶、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等业务,可将训练速度提高5-40倍。

熊鑫强调,业务链的融合是JDM的核心。浪潮的研发人员会深入到客户业务中去,用户也会深入了解浪潮的运营,实现双方需求与研发端、采购端、生产端的全面对接。这种JDM模式是与互联网企业建立了超越一般意义供需双方的深度合作,用户关系从服务变成了共生。

业务链的融合还体现在JDM模式背后的浪潮柔性生产制造体系。位于济南的浪潮信息化高端装备智能工厂,由2条柔性智能产线、1座智能立体仓库、智能老化中心、8大品控实验室和智能物流中心五大核心部分组成,集智能化、自动化、模块化、数字化、精益柔性制造于一体,可适应多样化应用场景,解决了信息化高端装备的大规模定制生产难题,实现了高端装备的高效快速交付,产品交付交付周期从18天缩短至3到7天。

把互联网技术红利回馈给传统企业

JDM也不仅仅局限在与互联网公司的产品联合开发,还体现在把通过互联网应用场景锻炼出来的技术成果反馈给传统企业。

世界经济论坛(WEF)在今年年初发布的《数字化转型倡议》指出:2016—2025年的10年内,各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有望带来超过100万亿美元的产业价值和社会价值。其中,消费品、汽车、物流、电力、电信、航空、石油与天然气、媒体、采矿、化学等行业在未来十年内由数字化转型所释放的产业价值将达到12.7万亿美元,超过我国当前全年的GDP,数字技术提升传统产业的前景十分光明。

浪潮和百度联合发布了ABC一体机就是一个典型互联网技术反馈给传统企业数字化的例子,该机型采用了百度深度学习框架、成熟的算法模型和云管理技术,再结合浪潮的AI计算硬件平台,覆盖了模型训练和线上推理两类典型需求,属于开箱即用的方案。首钢利用ABC一体机来实现钢材瑕疵的智能检测,对于红皮、褶皱、孔洞等品质问题进行快速、精准的定位,对1万张图片的钢板缺陷分类模式的预测结果与人工严格对比正确结果仅差2张,大幅提升了质检效率并节省大量人力。

而在异构计算方面,广告系统、语音系统等都需要实时计算,并且流量特别大,这种情况下 CPU与GPU都无法胜任,所以用 FPGA 做专门的硬件加速是一种高能效比的方案。在2017杭州·云栖大会上,浪潮发布了FPGA软硬一体化解决方案,特别针对图片压缩、数据压缩及神经网络加速三大应用场景。

浪潮FPGA深度学习加速解决方案,基于浪潮研发的业界最高密度的FPGA卡-F10A,并针对CNN卷积神经网络的相关算法进行优化和固化。传统企业只需要将目前深度学习的算法和模型编译成与浪潮深度学习加速解决方案的配置脚本,即可进行线上应用,省去至少3个月到半年的开发周期和相关成本。在算法运行效率上,浪潮FPGA加速方案相比CPU、GPU都有很大优势,例如在图片识别分类上,浪潮FPGA加速解决方案相比GPU能效比能提升7倍以上。

而浪潮在2017杭州·云栖大会上推出的可信云服务器,也是浪潮首次发布面向公有云场景的高安全等级的可信云服务器解决方案,可帮助公有云厂商构建从硬件到软件、从底层到顶层的平台信任链。浪潮云计算产品部总经理蒋永昌表示,以可信计算为基础构建完整的信任链,是实现云时代安全的必由之路,浪潮可信云服务器产品使得浪潮成为目前国内唯一能同时提供可信服务器和定制化可信增强中间件的企业。

蒋永昌表示,浪潮从云主机安全、虚拟化安全、网络安全、数据安全、运维安全五个维度打造InCloud Security云安全体系,通过与业界合作伙伴深入合作、联合创新,共同构建云端安全生态体系。在2017杭州·云栖大会的专有云分论坛上,浪潮成为了阿里云专有云的硬件认证合作伙伴,也成为了阿里云专有云产业联盟的成员之一。

浪潮集团副总裁彭震表示,要保持持续增长,背后一定要有技术实力的支撑,没有在高端领域的扎实基础,规模增长就会遇到天花板。要确保未来30年的增长,就必须要把握核心技术,掌控产业话语权。而深度绑定互联网企业的需求,把“硬件重构”与“软件定义”深入结合起来,就能持续把握核心技术、掌控未来30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产业话语权。

2017-10-14

最近,微软现任CEO Satya Nadella写了一本叫作《Hit Refresh》的半自传性质的书,这个书名源自浏览器上有一个“Refresh”按钮,点击按钮就刷新网页。《快公司》杂志随后刊出了一个封面报道,标题叫作“Microsoft Rewrites the Code”(微软重写代码)。

对于已经存在42年的微软来说,需要面向云计算重写整个软件代码。而对于刚存在8年、云中原生的阿里云来说,要做的却是在下一波发展中,进化自己的代码。2017年10月11日,数万人涌入了杭州云栖小镇参加一年一度的云栖大会,今年的主题是“飞天·智能”,而去年主题则是“飞天·进化”,当时就已经指出了进化之路。

阿里云具体如何进化呢?如果说去年还看不太清楚的话,今年阿里云的新三驾马车负责人在本次云栖大会第二天集体亮相,就可以清晰到阿里云的未来之路:阿里云副总裁李津;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云IoT事业部总经理库伟;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搜索事业部&计算平台事业部负责人周靖人,以及阿里云大数据事业部总经理、阿里云机器智能首席科学家闵万里。

云、机器智能、物联网,相当于一个人的心脏(云)、大脑(机器智能)和神经系统(物联网)。特别是库伟首次正式亮相云栖大会,代表阿里云的组织结构进一步完整。新一代领导层集团亮相,阿里云已经做了全面进化的准备。而马云宣布千亿投资的“达摩院”以及首次亮相云栖大会的量子峰会,则为更远期的阿里云做了前瞻布局。

“今天云栖大会到场将近67个国家的客户,有近100万家付费企业今天在阿里云上。”阿里资深副总裁、阿里云总裁胡晓明以一个基本的数字开场。

从自建到自研

“飞天的诞生让我为团队感到自豪,这是中国第一个单个集群超过5000台服务器的通用计算平台,每一行代码都是我们自己写的,非常了不起。”阿里云的创始人、现任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在他的书《在线》中回忆。王坚于2008年9月加入阿里,2009年9月创建阿里云计算公司并任总裁,领导团队自主研发了大规模分布式计算系统“飞天”(也是阿里云的核心)。

“今天在云计算当中,不仅仅是云计算的操作系统成为唯一的竞争优势,再往下走一定是软硬件一体化,才能让云计算效率更高。无论是存储、计算、网络还是芯片等等,阿里云采用的是飞天系统与硬件层做深度定制化。”胡晓明在2017杭州云栖大会上道出系列新品背后的大逻辑。

首先,2017杭州云栖大会上,阿里云推出了雷神与神龙两条自研服务器产品线。其中,神龙云服务器采用自主研发的虚拟化2.0技术,兼有普通云服务器的弹性和物理机的高计算性能,再通过物理级别隔离实现加密计算,确保加密数据只能在安全可信的环境中计算,更可按秒级计费。

神龙云服务器出自阿里云的神龙计划,该计划是为打造下一代云计算核心技术而开展的中长期研究课题,包括自研芯片、核心业务加速设备以及重新定义硬件架构。实际上,IaaS层产品形态主要分为裸金属物理机和云服务器两大类。神龙云服务器兼顾了二者的优势,更能搭建新型混合云,让线下的专有云无缝平移到阿里云上。

雷神也是阿里云完全自主独立研发的服务器,该服务器支持模块化设计,配置多种机型,可以满足各行需要,同时支持人工智能、机器智能等新型计算。由于采用了异构加速,计算性能提升50%,同时有超强的扩展能力。

其次,推出了自研的SSD存储产品AliFlash。AliFlash存储产品分为AliFlashV1、AliFlash V2和AliFlash V3三个研发阶段,其中V1是自研PCIe SSD,已在内部业务批量上线,主要特点是软硬件自主可控和根据业务定制化;V2则是自研NVMe U.2SSD产品,成本相较其它品牌产品降低20%,目前已量产;V3则是PCIe和NVMe双模SSD,兼顾通用性和可定制性,目前处于研发阶段。

第三,推出了自研的企业云安全架构,采用“平台-用户”双层安全保障模式,涵盖业务、运营、数据、网络等11个维度共45个模块,系统保护了云平台的安全和用户的安全。目前,阿里云实时保护着全国50%的网站,每天帮助客户成功抵御16亿次攻击。过去一年里,阿里云已帮助用户修复87万个漏洞。

作为IaaS的基础服务,阿里云的ECS弹性计算基于百万级服务器磨炼和10年系统技术沉淀,服务着百万用户。如今,ECS在安全、稳定、弹性的基础上,形成通用型、计算型、内存型、本地SSD型、网络增强型等上百款实例规格,包括CPU、GPU、FPGA、ARM等,形成了完整的弹性计算家族,对应不同的业务场景。

本次杭州云栖大会,阿里云还推出了云上的第一款超算集群E-HPC产品,让用户可以轻松按需组建“云上超算中心”;第三代专有云,公共云的弹性伸缩、海量扩展的能力延伸至专有云中,让两朵云同源同构、保证了强一致性,同时具备秒级容灾能力和支撑万级每秒的业务交易,满足银行、保险等金融行业对安全稳定的需求,更能用一辆卡车就把专有云送到企业身边;阿里云全球数据中心区域增到19个,新增中国西南、中国华北、印尼、印度和马来西亚等5个区域,进一步增强了全球覆盖能力。

值得一提的是,阿里云基础设施还在25G网络、第三代分布式存储、遍布全球的19个区域的数据中心及高可用骨干网等方面的不断创新。而阿里云CDN客户24万+、节点数达到1200+、储备带宽达80T、带宽能力比肩Akamai,海外CDN节点扩建200余个,主要在欧洲南美等地区。

而在本次云栖大会之前,阿里云刚发布新一代自研高性能数据库PolarDB。阿里云PolarDB是国内首个自主研发的通用云数据库,拥有商业数据库一样的性能,但价格仅为前者的1/10,进一步降低用户的上云成本,满足用户在业务连续性、在线业务扩展能力、数据安全上的需求,PolarDB 100%兼容MYSQL,单个数据库最大规格为100TB,满足了数据处理能力的要求。

通往智能之路

阿里云总裁胡晓明在2016年8月的北京阿里云栖大会曾表示:“拥有了数据的积累,机器将替代人类的智商。我们认为人类一定会进入数据时代,我们认为人类一定会进入到人工智能的时代。”在2017年3月的深圳阿里云栖大会上,胡晓明宣布阿里云正在“通往智能之路”。马云后来进一步修正阿里的方向是机器智能。

从智能技术到人工智能再到机器智能和数据智能,阿里云的智能之路经历了从单点单体智能到多点多体和多种智能的过程,特别是多种混合智能技术在“城市大脑”中的综合应用,极大激发了阿里对于智能技术的发展以及提升了阿里云基础设施的支撑水平和能力,甚至激发了阿里对于量子计算的长期投入。

阿里通往智能之路,可以分为四个层面:一是在自身业务场景中锻炼和孵化智能技术;二是通过阿里云对外输出以及获得企业使用阿里智能技术的反馈;三是通过合作伙伴的生态进一步扩大智能技术的应用场景与获取各类商业大数据;四是与科研机构合作更为前期的前瞻性智能技术,比如与中科院合作的量子计算。

智能技术在阿里自身业务场景中有着广泛应用,经过了实践检验的智能技术,经由阿里云对外整体输出,这就是2016年8月推出的阿里云人工智能“大脑”ET,以及ET所基于的计算平台——2016年1月推出的大数据“数加”平台。

阿里云人工智能大脑ET源于早先的阿里云人工智能机器人小Ai,阿里云于2012年就开始人工智能领域的技术研发和储备,研发了后来被称为“MaxCompute”的海量数据处理计算引擎,当时叫做ODPS。ODPS的实时计算系统StreamSQL,后来在阿里云数据加平台被称为“StreamCompute”。2016年1月,阿里云发布了“数加”平台,这是小Ai的计算基础设施。2017年10月,阿里云发布了升级的MaxCompute 2.0和SteamCompute 2.0。

阿里云人工智能科学家闵万里14岁被中科大的少年班录取,19岁赴美攻读物理学硕士,2004年获得芝加哥大学统计学博士,先后在IBM Watson研究院及Google担任研究员,2013年加入阿里云负责人工智能项目小Ai。闵万里在脑电波(EEG)解析、高维数据挖掘、随机过程理论、时间序列分析、网络流理论等领域获得多项国际专利,他于2011年发表的道路交通流预测研究,是该领域全球五年来被引用次数最多的论文之一。

AlphaGo为代表的深度学习算法,主要解决的是下棋这样一个单目标两个体对弈优化问题,而小Ai要挑战的本质上是多目标联合优化问题,典型应用之一就是《我是歌手》总决赛预测,包括7歌手混战、对音乐的艺术和情感理解以及对多种多位评审的评估与分析,这涉及到了全面的大数据技术。2016年8月,阿里小Ai全面升级为人工智能“大脑”ET,阿里云称ET的背后为大数据AI技术。

2016年7月周靖人加入阿里云,他同样毕业于中科大,后获得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博士学位,从2004年开始在微软美国研究院工作,负责开发云计算架构的大规模分布式计算系统,该系统是整个必应搜索后台数据服务的基石。加入阿里云后,周靖人主要负责大数据平台和阿里人工智能研究机构iDST。

周靖人带领的阿里人工智能研究小组提出大数据AI,就是把大数据技术与AI技术结合起来,即随着大数据的发展和分布式系统计算能力的突飞猛进,不再需要对数据进行取样或裁剪,而是可以利用成千上百的机器进行数据分析,再通过类似人类的神经网络无限逼近现实,最终促使人工智能更加精准。周靖人强调,把人工智能加上大数据就形成了数据智能,这阿里的独特之处。

可以理解为阿里云的人工智能思路是一个基于概率统计的全局性决策优化过程,在决策过程中需要多组变量输入,其中的部分变量是通过基于人工神经网络的深度学习优化得来。从这个角度来看,ET更像是一个智能大脑,而不是局部的神经元网络。

大数据AI把智能从个体感知推进到了全局智能阶段,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城市全局交通状况预测。在2016年10月的2016杭州云栖大会上,杭州市政府公布了一项计划:为这座拥有2200多年历史的城市,安装一个人工智能中枢——杭州城市数据大脑,即“城市大脑”。

“城市大脑”的第一个课题就是交通拥堵治理,通过各类数据感知交通态势进而优化信号灯配时,“城市大脑”目前已覆盖杭州主城区莫干山路区域等路面主干道,以及南北城区的中河-上塘高架等快速路,同时服务萧山城区。目前,杭州已有128个信号灯路口由城市大脑掌管。

在杭州主城区,“城市大脑”调控了24个莫干山路区域红绿灯,通行时间减少15.3%;试点中河-上塘高架22公里道路,出行时间平均节省4.6分钟;在萧山,104个路口信号灯配时无人调控,范围西至萧然西路、南至晨晖路、东至通惠路、北至萧绍路,此外还包括市心路、育东路、北山南路在内的5平方公里,车辆通行速度提升15%,平均节省时间3分钟。

萧山区还创新实现了120救护车等特种车辆的优先调度,事件报警、信号控制与交通勤务快速联动,提升应急事件处理效率。一旦急救点接到电话,“城市大脑”就会实时计算,自动调配沿线信号灯。据测算,救护车到达现场的时间已缩短一半,平均节省7分钟。此外,“城市大脑”还会自动通知到达医院急救室需要什么样的设备和药物等。“城市大脑”把智能技术推进到了多目标、多体联动智能优化阶段,为此阿里云推出了OneData统一数据平台。

“城市大脑”的一项基础能力是对全城数万路摄像头进行实时分析,做出全局的判断,如果换成人类交警,仅仅是去看这些视频就需要十几万人。因此,马云在2017年6月的世界智能大会上表示,不能按人脑来设计“城市大脑”,不应该让机器去模仿人类,而让机器去做人类做不到的事情。“让机器去发展自己智能的力量、尊重机器、敬畏机器,一个巨大的系统的诞生,它会与众不同的走出不一样的东西。”这就是超越了人工智能的机器智能系统。

简单理解,人工智能可以实现对单摄像头的视觉识别,而多摄像头的视觉识别数据联动分析、优化以及相关调控,就只有依靠大规模的机器智能来实现。马云在2017杭州云栖大会上进一步指出,在机器智能前提下,要调整之前的人工智能思路。

如果是用机器智能来识别机器视觉数据,那就不需要4K高清摄像头,因为高清摄像头是为了人眼识别而设计,而对机器来说可能只需要一个低清摄像头即可。归根结底,人眼分析的是直观图像,而机器分析的是二进制数据,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维度。另外,用低清摄像头还能大幅减少数据采集、传输与分析等的速度以及降低相应的成本,整体上将能大规模优化机器智能系统。更进一步,从机器智能产生的更多数据,将能自动产生和优化智能,能创造未知的机器智能;而不像人工智能那样需要人工标注,也就是把已有人类知识赋予机器,机器智能将是一个全新天地。

还需要说明的是,“城市大脑”不是“智慧城市”。“智慧城市”更侧重于城市的信息化与数字化,而“城市大脑”更侧重于城市数据的治理、管理与分析。在智能技术这个维度,“城市大脑”更偏向非结构化大数据分析,而电商等系统则都是结构化数据分析,“城市大脑”能把阿里云的技术带到下一个阶段。“城市大脑”的研究在进一步从交通拥堵治理拓展到其它城市治理领域,同时还在从城市大脑扩展到工业大脑、医疗大脑等行业中。

万物互联的智能神经网络

“互联网后的下一个风口是物联网,这已经是共识。”在2016年春节后阿里集团的开年第一个峰会上,阿里CEO张勇带着阿里智能生活事业部、阿里YunOS事业部、阿里云事业群在“2016阿里物联网生态峰会”上向业界展示了对物联网的思考。

2017年10月的杭州阿里云栖大会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云IoT事业部总经理库伟正式亮相。库伟是原中国联通市场营销副总兼终端与渠道支撑中心(联通华盛)总经理,2016年8月加入阿里。库伟低调加入阿里负责IoT一年后,才在2017年10月的杭州阿里云栖大会上正式露面。

去年初,张勇曾说过:“年前我们内部也做了一个很热烈的讨论,面对物联网今天阿里准备了什么,希望用什么样的方式跟合作伙伴合作,在未来新产业链当中阿里占据什么样的布局,为合作伙伴和终端客户提供什么样价值。”在2017杭州阿里云栖大会,阿里拿出了自己的完整思路和方案。

根据权威数据,2017年整个物联网的设备连接数会达到84亿,而到2020年整个物联网的连接数会达到208亿。物联网的发展非常迅速,但是任何一个新的产业都不是一促而就,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库伟介绍,基于前期大量的搜集整理和调研,阿里对物联网行业归纳出了几百个痛点,梳理出四个主要的方面:方案研发难;服务整合难;成果复制难;安全问题突出。

“我们以解决行业痛点为出发点,为客户创造价值,助推产业发展作为我们的出发点。所以我们的定位是做物联网基础设施的搭建者,基于阿里巴巴自身的资源,有三个重要方面的事情要做,分别是平台、市场和标准。”库伟表示在2017杭州云栖大会上表示。

阿里云在2017杭州·云栖大会上宣布正式发布Link物联网平台,阿里云Link物联网平台将战略投入物联网云端一体化使能平台、物联网市场、ICA全球标准联盟等三大基础设施,推动生活、工业、城市三大领域的智联网。

平台方面,阿里云要搭建一个全行业最完善的云端一体化使能平台,目的是最大限度降低开发者的创新成本。在一体化的使能平台上,云上的一站式开发平台、技术服务平台、内容服务平台,还有开发垂直行业的开放平台,整合安全、低功耗嵌入平台以及边缘计算平台等能力。2017杭州云栖大会还发布了自研的嵌入式操作系统AliOS Things,让硬件终端更安全、稳定、低功耗。

阿里物联网云端一体化使能平台使能平台,将把阿里巴巴多年经过考验和沉淀的技术开放出来,包括大数据、AI等,也把阿里巴巴多年来生态建设的沉淀交付给开发者,包括支付、地图、金融、物流等。

在市场方面,阿里将搭建一个完善的物联网市场,目的是为了降低物联网解决方案的复制和普及的成本。这是一个全覆盖、多样化的市场,既有硬件也有软件,同时还有覆盖各个场景的软硬件一体化解决方案。该市场将利用阿里巴巴多年来在电子商务领域的经验和平台优势,让用户在这个市场上一站式的实现交易、采购、认证、支付、评价等一体化流程,同时能够快速简单的找到所需要的各类物联网解决方案。阿里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够适应物联网的碎片化场景,才能够让解决方案快速构建、复制并且普及推广开来。

在标准方面,阿里云与合作伙伴共建一个全球最开放的ICA物联网合作伙伴联盟,目前已经有111家的企业加入,这些企业都是物联网产业链最顶级的合作伙伴,包括高通、施耐德、博世等。同时,阿里云也会和W3C、OCF等国际标准合作,在中国落地国际标准。而在缺失国际标准的情况下,阿里云将联系相关标准组织和该领域核心企业,制订事实标准并推动成为国际化标准。目前ICA已经成立了7个标准工作小组,包括:安全、数据、连接与接口等,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已经推出了4组标准规范,这些标准将促进数据与设备的互联互通,从而促进行业的分工、协作与升级。

“基于物联网的深度和广度,确实我很难用几句话把物联网给大家解释清楚,但是我认为从认知这个角度出发,在这个时代的转折点上,物联网有其自己的使命,我们认为有以下三个方面:首先,物联网将物理世界抽象到数字世界;其次,通过数字世界我们将重新认识物理世界;最后,物理世界的数字化将变革人类的生产实践活动。”

“我们帮助合作伙伴实现将前台客户和后台开发者链接起来,将云上技术和端上硬件链接起来,将芯片、传感器厂商和方案商链接起来,将产业链上的万事万物网络状链接在一起,推动物联网向智能网迈进。”库伟表示,在未来5年内将持续投入,实现“服务100万开发者、沉淀100万物联网应用解决方案、链接100亿物联网设备,撬动全球物联网产业实现万亿市场规模”目标。

而作为智能物联网与消费者和用户的语音交互入口,2017年7月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发布首款人工智能语音设备天猫精灵X1,内置人机交流系统AliGenie。天猫精灵的面世,帮助阿里智联网打开语音交互的大门。

伴随着与用户的持续互动,AliGenie不断进化成长。依托阿里生态的服务能力,AliGenie目前已经实现涵盖影音娱乐、新闻资讯、购物外卖、家居控制、生活助手、儿童教育等100多项技能。2017杭州云栖大会期间,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发布了AliGenie 开放平台,主要包括三大部分:精灵技能市场、硬件开放平台、行业解决方案,全面赋能智能家居、新制造、新零售、酒店、航空等服务场景。

基于AliGenie开放平台,普通硬件产品能够便捷的获得语音交互能力,未来越来越多的硬件设备和行业场景,将共享到人工智能语音和智能物联网的时代红利。

远景展望:阿里达摩院与量子未来

2017年3月9日,阿里巴巴首开杭州召开首届技术大会,动员公司两万多名技术人员投身“NASA”新技术战略:面向未来20年组建强大的独立研发部门,为服务20亿人的新经济体储备核心科技。2017年10月11日的2017杭州云栖大会上,马云宣布投资1000亿成立阿里达摩院,马云同时说在公司刚刚成立七八年的时候,坚决反对公司成立任何研究室、实验室。

“前面十年谁都不能跟我谈实验室。因为当时我们是一个初创公司。尽管我们很强调技术,但是公司在还没有立足之前就考虑研发是大灾难。”马云强调,“阿里巴巴那时候的利润很低,这点钱说不定搞一次就没了。但是今天的阿里十八岁了,我们要有担当精神;今天的阿里也跟以前不一样了。”

阿里巴巴集团达摩院,聚焦研究量子计算、机器学习、基础算法、网络安全、视觉计算、自然语言处理、人机自然交互、芯片技术、传感器技术、嵌入式系统等,涵盖机器智能、智联网、金融科技等多个产业领域,为人类未来三十年科技创新储备基础能力。

在2017杭州云栖大会上,阿里巴巴公布了达摩院首批十位学术咨询委员会成员,十人中有三位中国两院院士、五位美国科学院院士,包括世界人工智能泰斗Michael I. Jordan、中国唯一的图灵奖获得者姚期智院士、分布式计算大师李凯、人类基因组计划负责人George M. Church等。

为实现更好的布局全球,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技术官张建锋表示,“达摩院”未来将在全球各地组建前沿科技研究中心,包括亚洲达摩院、美洲达摩院、欧洲达摩院,并在北京、杭州、新加坡、以色列、圣马特奥、贝尔维尤、莫斯科等地设立不同研究方向的实验室,初期计划将引入100名顶尖科学家和研究人员。

“阿里巴巴希望走出自己的模式,我们会学习IBM、学习微软、学习贝尔实验室这些伟大的实验室,但我们必须走出自己的路,”马云表示。“今天中国的人才、技术、资本和担当,我们拥有足够的能力打造世界一流的研究机构,我们也必须思考达摩院未来必须要超越英特尔、微软、IBM这样的研究院,因为我们生于二十一世纪,我们是有机会后发优势的。”

“解决社会问题”是阿里巴巴始终贯彻的技术研发逻辑,也是阿里达摩院的首要任务。阿里达摩院的第二个任务就是服务全球20亿人口、解决1亿人口的就业机会、创造1千万企业的盈利发展空间,为世界经济提供共享普惠、健康快乐的可持续发展动力。马云还希望即使有一天阿里巴巴不在了,达摩院还能继续存在。

阿里云总裁胡晓明在谈到阿里达摩院和阿里云的关系时表示,阿里云主要关注现在以及未来2-3年客户的技术需求,而阿里达摩院将会专注未来基础技术研究。未来达摩院的商业模式会跟阿里云密切合作,所有技术产品的商业路径,都通过阿里云这个平台。

2017杭州云栖大会期间,“达摩院”支持研发的量子技术领域做了首个重量级发布——阿里云联合中国科学院量子信息与量子科技创新研究院(上海)共同宣布了“量子计算云平台”上线。量子计算云平台前端对用户提供云端的量子算法开发测试环境,后端连接经典计算仿真环境和真实超导量子计算。阿里云提供云计算资源支撑经典计算仿真环境,用户可以登录阿里云官网使用。

过去两年,阿里云一直在积极推动量子计算:2015年7月,中国科学院与阿里云在上海宣布共同成立“中国科学院-阿里巴巴量子计算实验室”;2017年3月,深圳云栖大会上,阿里云公布了首个云上量子加密通讯案例。2017年5月,世界上第一台超越早期经典计算机的光量子计算机在中国诞生,该计算机由中科大、中科院-阿里巴巴量子计算实验室、浙江大学等共同研制完成,将可高精度操纵的超导量子比特数从此前的记录9个提升到了10个;2017年9月11日,世界知名量子计算科学家、密西根大学终身教授施尧耘加入阿里云,担任阿里云首席量子技术科学家,成为阿里巴巴集团量子信息技术的学科带头人;2017年10月,“量子计算云平台”上线。

阿里云总裁胡晓明在2017杭州云栖大会公布了阿里云在量子技术的发展规划,包括量子软硬件、系统算法、计算应用等。胡晓明强调,目前量子还没有到产业化的时候,还处在从实验室慢慢地培养量子环境、量子技术的时候。虽然量子计算产业化可能还需要三年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这不妨碍对量子计算的持续投入。

量子计算具有划时代的意义。300多年前,牛顿力学的诞生不仅完善了现代科学的基础,更推动了第一次、第二次产业革命。受益于两次产业革命,英国、德国、美国跻身世界工业强国。而20世纪初兴起的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则可以视为继牛顿力学后的第二次科学革命,我们现在就处于量子理论对于社会影响的初始阶段,未来还有很大想像空间。

自写下第一行代码到如今的8年后,阿里云已经“蝶化”到了云、机器智能、物联网三位一体的完整结构,产品范围从底层IaaS扩展到完整的云数据库产品、机器学习平台、开发工具、移动开发云、OneData数据中台、Aliware中间件等PaaS产品,以及基于DI数据智能平台、面向电商企业、生产销售型企业、产品应用型企业的协同办公、客户服务、CRM、服务共享中心、移动终端、数据展示、营销等多种SaaS产品,再通过与SAP ERP等应用软件的合作,满足互联网企业和传统企业的几乎所有IT需求。

今天的阿里云,正在重新定义云和IT:从Information Technology到Internet Technology,而阿里云还在重新定义Internet Technology。一个新IT时代,才刚刚开始。

2017-10-09

(上图为甲骨文公司联席CEO Mark Hurd)

自从2010年全面向云计算的商业模式转型以来,在刚结束的甲骨文公司2017年财年第四财季,甲骨文首次实现了单季超过10亿美元营收、2017财年收入达48亿美元的云业务,成功跻身全球云计算领导厂商之列。而在甲骨文公司2018财年第一财季中,云业务总收入上升51%至15亿美元。

与AWS脱胎于互联网公司的路径不同,甲骨文向云转型是完全从一个传统软件产品模式向云和软件服务模式的转型,对于传统企业转型极具示范意义。目前,甲骨文公司从产品模式向服务模式的转型还在进行中,但大部分的新产品和新服务都已经完成了研发和部署工作,接下来就是大面积向市场交付以及相应的推广和销售(即Go-to-market)。

在过去的7年间,甲骨文的高层都有何决策逻辑?他们是怎么看趋势、市场、转型、竞争等话题的?他们又是怎么应对转型之中的挑战?在2017年10月初举办的甲骨文全球大会Oracle Open World 2017上,甲骨文公司联席CEO Mark Hurd与笔者独家探讨和透露了甲骨文向云转型的那些关键决策逻辑。

商业模式从产品向服务转型

Mark Hurd:甲骨文的商业模式是软件产品与服务,我们长期以来的商业模式是软件的许可证(license)以及相关的软件支持服务,但我们现在转换到了服务的商业模式,从用户的订阅中赢利。

云服务的商业模式与之前的软件产品商业模式之间,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这两种都是极具吸引力的商业模式,但要从软件产品的商业模式过渡到服务业务的商业模式,这需要时间,好消息是我们已经基本完成了大部分的转换工作。

所有这些转换的过程和结果,都在我们在财报上很透明地体现了。在我们的财报上,你可以看到我们云业务的成本和营收、软件许可证业务的成本和营收、软件支持服务业务的成本和营收,从财报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商业模式转换过程中的动态变化。总而言之,我们的财务数据都很透明地体现在财报中了,任何人都可以查阅和理解我们商业模式的变化及过程。

转型策略之客户

Mark Hurd:在帮助大型企业向云转型方面,我们的策略就是不强迫用户作出选择,我们不需要用户做任何事情,他们可以用自己喜欢的任何一种方式向云迁移,而我们提供了所有可行路径的技术、产品与服务支持。

我们的策略是让用户极为容易地把自己的传统工作负载从本地计算环境向云计算环境迁移,同时让用户可以很容易地在Oracle云中建立起新的云原生的工作负载。

之所以能做到这些,是因为我们提供的云技术体验极为简单方便,同时不断优化它,让它变得更好。Larry在本次甲骨文全球大会2017上展示的自治数据库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例子,我们不断让向云迁移的过程以及使用云服务的过程更加自动化,这样就能不断为用户降低成本和价格,同时还能大幅提供安全性。Oracle云就是这样一种高度自动化、高度安全,同时又是低成本的云服务。

转型策略之竞争

Mark Hurd:说到竞争,竞争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我们的策略是开发最好、最全面的企业SaaS应用,同时创建最好的PaaS层以为用户提供分析、人工智能、物联网、数据库、安全等工具,而这些PaaS层的能力也能为Oracle SaaS提供技术支撑,再加上最好的IaaS层。

在过去5年中,我们不停地发布一项又一项云产品和服务,现在回过头来看,就会很容易明白我们为什么会发布这些云产品和服务。在过去5年中,我们都在不停地从竞争对手那争抢客户过来,我们的数据库业务已经很大了,但仍在不断扩大市场规模。在企业应用市场,我们已经有20%的市场份额了,每年企业应用市场都会有2%-3%的增长,我们仍会从这2%-3%的增长中争夺70%-80%的空间。

看一下整个B2B IT市场,在过去的几年一直是持平的状态,也就是没有增长。但在上个财季(甲骨文公司2018财年第一财季),我们仍到7%的增长,也就是说我们在赢得市场。

转型策略之全球市场

Mark Hurd:针对全球市场,我们的策略是在全球提供统一的云产品和云服务,再根据不同国家市场进行本地化。因此,我们的策略就是全球部署、本地执行,当然也会根据不同国家的法律法规而做调整。针对阿里云这样的本地竞争对手,我们的策略是专注于做好自己,确保在我们专注的领域做到最好。

我们在中国市场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成功。好消息是,一个成功会带来下一个成功,我们策略是做好产品,然后像就由像甲骨文中国团队这样的优秀团队,把我们的产品推向各地的市场和用户手里,这也是我们的最基本的策略,即做最好的产品、最好的技术、最好的服务,然后再交到用户的手里。NetSuite是很好的产品,特别适合中小企业市场。我们正在为NetSuite增加更多的研发和销售投入,中国有着巨大的中小企业市场,NetSuite也会在这个市场中成功。

我们在中国正在扩展分销和销售,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有数十万亿美元的GDP、年GDP增长6%-7%、为全球GDP年增长贡献40%,我们必须要服务好这个市场。

转型没有“魔法”

Mark Hurd:我们向云转型,Larry和我以及甲骨文高层,在一开始做出的决定就是要转型,而且要尽快转型。尽管当时我们的业务很好,也有很好的赢利表现,但我们看到了市场的大趋势,于是决定要提前布局做好准备,转型越快越好,这样转型的短期阵痛就越短。

我们尽全力,越快渡过转型期越好。我们显著增加了研发费用,而我们的研发也是全面围绕云计算展开。其次,我们部署了大量的数据中心,在不同国家和市场都有我们的数据中心布局。再次,我们增加了销售投入。

这几件事情,我们几乎都是同时在展开,我不觉得这个过程中有什么特别之处或是有什么“魔法”,我们只是尽力快速推进转型,但快速的同时还要保持良好的企业状态,而不能为了转型而丢失客户,我们不会为了转型而停掉对原有传统业务和传统业务下客户的支持,但同时也投巨资用于新业务的研发。

总的来说,我们是从客户长期的利益而做出我们的选择,当然也要照顾到短期的公司利益,所以必须要快,同时也要支持客户渡过他们自己的转型期。

笔者短评:

公有云是IT的一次彻底的商业模式变革,是从产品模式走向服务模式的世纪转型。类似航空发动机巨头Rolls-Royce过去销售飞机引擎,未来则销售“飞机时间与维修服务”,航空公司改为“租用”飞机引擎,由Rolls-Royce负责飞机引擎的维护等工作,航空公司只需要按照飞行小时付费即可。

同样的产业变革正在IT领域发生。不同的是,企业用户所需要的IT服务,转由公有云厂商的全球化数据中心来提供,谁能率先在全球建立起规模化的云数据中心,谁就能在未来的IT产业占据长期有效的竞争优势、建立起竞争壁垒。公有云数据中心所使用的IT技术,本质上与之前的IT技术没有本质差别,区别在于哪家公司能够下决心投资,最先、最早建立起全球规模的云数据中心。

能够做出这样巨额投资的公司,实际一共也不会超过5个。下一代企业级IT巨头,将被这5家公有云厂商垄断。在过去5年,甲骨文公司成功构建了可让客户迁移至云端或从云端开始发展的应用程序、平台和基础设施;过去5年间,甲骨文发布了3,500多项SaaS服务和超过125多种PaaS服务,成为了业界最全面的云;过去12年,甲骨文向云转型的相关研发投资超过了450亿美元,花费超过700亿美元并购了120家公司。

甲骨文在过去几年一直蝉联中国SaaS市场第一的地位(IDC数据),去年在中国连续获得了联想、侨鑫、海尔、百洋等大型企业云客户,甲骨文公司在全球云市场也在快速进展,这些都是甲骨文公司在过去7年坚决果断向云业务投资的结果。

今天的甲骨文公司已经面向以公有云为核心新型IT服务模式建立起了新的竞争优势,全球22个数据中心区域的规模,已经可以与AWS和微软比肩,而且甲骨文还在投资更多的数据中心以覆盖更广泛的地理位置和市场。与AWS和微软相比,Oracle云的优势还在于数据库技术、中间件技术以及完整的企业应用组合,而现成的应用组合让企业可以马上用起来而不用自行开发,这无疑将加速企业向云转型的过程和速度。

正如Mark Hurd所说,企业转型其实没有“魔法”。如果说有转型“秘诀”的话,那么第一是对于未来趋势的正确判断;其次是在正确判断的基础上下决心转型;第三是根据客户长期需求,制定长期对公司有利的转型方向与目标;第四是坚决果断地投资和执行转型;第四是尽快渡过转型期,以最快的速度建立起新业务的规模并开始盈利,同时不减弱对传统业务的投入;第五是组织和文化的转型,以配合产品与业务模式的转型;第六是转型过程中要保持透明和持续沟通。

这几条“秘诀”归结为一条的话,那就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文/宁川)

2017-10-07

Evan Goldberg在30年前进入甲骨文公司成为一名技术人员,1998年他看到了互联网趋势,离开甲骨文并创办了NetSuite。在思考NetSuite业务模式的时候,Evan曾与Larry Ellison有过讨论。当时,在1998年的时候,Larry告诉Evan,未来将通过互联网交付应用,仅仅使用浏览器就可以运行一家公司,NetSuite于是把这个想法在ERP领域落地。

2016年,从事中小企业ERP SaaS云服务的NetSuite被甲骨文以93亿美元收购,而甲骨文在2009年收购Sun公司也只花了74亿美元。在2017年10月初美国举办的甲骨文年度大会Oracle Open World(OOW)上,NetSuite创始人兼CTO Evan Goldberg透露了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通过互联网Web运行应用程序的计算方式,将是下一代计算的模式,这将成为下一个千年的IT模式。”这就是Larry Ellison在1998年告诉Evan Goldberg的未来。

那时距离甲骨文公司成立差不多有20年,而在2017年甲骨文公司40岁的时候,这个未来IT已经以云计算的方式成为了现实。甲骨文在过去12年,狂砸超过450亿美元研发费用,用超过700亿美金收购120家公司,强势实践了自己20岁的神预言。在刚结束的2017年财年第四财季,甲骨文首次实现了单季超过10亿美元营收、2017财年收入达48亿美元的云业务,成功跻身全球云计算领导厂商之列。

20年前,预见未来

1977年,甲骨文公司成立了,由大名鼎鼎的硅谷传奇人物Larry Ellison在32岁时创办。截止2017年的40年来,甲骨文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数据库公司以及企业级软件公司之一。2013年甲骨文由纳斯达克转纽交所上市,当时市值曾超过1500亿美元,2017年甲骨文公司市值超过2000亿美元。

甲骨文公司初创时期最大的成功在于抓住了关系型数据库的机会。数据库最早的萌牙出现在20世纪60年代,其中关系型数据库因其简单清晰的设计原理而成为现代商用数据库产品的基础。1976年,IBM发布了类似英文一样可表达的命令语言SQL的说明,用于操控关系型数据库。1979年,甲骨文发布了第一代也是全球最早的商用关系型数据库。1982年,IBM才发布了自己的第一代关系型数据库SQL/DS,之后于1985年发布了DB2。

正是因为对于未来技术趋势的大胆判断以及对于商业的精明运营,甲骨文的数据库产品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甲骨文的数据库广泛支持并行机、大型主机、小型计算机、工作站、个人电脑等多种计算设备,允许用户在不同计算设备上使用并迁移Oracle数据库,1994年的时候Oracle数据库支持超过100种硬件和操作系统环境。如今,甲骨文几乎占据了全球主要行业和企业的数据库市场份额,财富100强中有98家都在使用Oracle数据库。

在数据库核心产品之上,甲骨文从1980年代开始投资企业级应用软件,陆续扩展到企业资源管理ERP、客户关系管理CRM、市场营销、供应链管理、财务管理、人力资源管理、等多个通用大类,甲骨文也提供快消、制造、能源、电信、政府、金融等行业应用解决方案。在1995年的时候,Larry宣布“PC已死”,然后全面推动甲骨文产品向互联网架构迁移。1996年10月,甲骨文推出了Network Computing Architecture网络计算架构,这是一个跨计算平台的IT环境,可以开发和部署面向对象、以网络为中心的应用。

到了1998年,甲骨文进一步指出其产品是基于互联网计算架构,这是一种开放、基于网络的计算架构,为分布式计算提供了极大的可扩展性。所谓互联网计算,甲骨文将其描绘“多层架构”,包括数据服务器、应用服务器和所有的客户端设备。其中,数据服务器和应用服务器用于后端存储和处理信息,而客户端设备则用于前端供用户使用应用与数据。互联网计算允许管理员从一个中心服务来管理所有的应用。

所以,当Larry Ellison在1998年告诉Evan Goldberg下一个计算模式的时候,实际上Larry已经推了这个概念两年多的时间了。从1998年/1999年起,甲骨文开始提供类似今天SaaS云服务(软件即服务)的Business On-Line托管企业及应用与技术服务:在一个由甲骨文管理的托管数据中心里,甲骨文拥有硬件基础设施、用户拥有应用软件和数据,由甲骨文负责管理和维护托管在自己数据中心里的客户应用软件,以此来显著降低企业部署甲骨文软件的复杂性。其实类似今天广为流行的云计算和云服务的概念。

2001年/2002年开始,甲骨文进一步提供了自家产品的外包管理服务,包括当时的Oracle 9i数据库、E-Business Suite电子商务套件等,用户可以选择把服务器放在自己的数据中心、Oracle数据中心或第三方数据中心里,而把软件与硬件都外包给甲骨文管理。2003年/2004年开始,Oracle把外包服务进一步更名为On Demand服务,包括E-Business Suite On Demand、Technology On Demand以及Collaboration Suite On Demand。基本上,Oracle On Demand业务占Oracle公司每年营收的3%。

甲骨文早期所描述的互联网计算概念与今天所说的云计算在很大程度上非常类似,只是云计算的规模更大、覆盖的地理范围更广。在Oracle Global Media Day 2017上,甲骨文融合架构执行副总裁Dave Donatelli说,所谓云应用指的是那些需要超大规模共享的互联网应用,这些应用往往需要大量的自动化运维,而企业内部的应用则相对规模较小且需要更多的是定制化运维。因此,云计算特别是公有云的技术架构与传统企业内部IT的架构完全不一样,对于网络、计算、存储等软硬件基础设施的要求也不样。

随着云计算架构的出现,甲骨文从2006年前开始就面向云计算架构重新规划了自己的所有产品、技术与服务,并从2010年开始几乎重写了所有软件。在甲骨文的2011年财报里,正式出现了“Cloud”云计算一词,以及公有云和私有云等词。2015年,甲骨文的财报里显著出现了SaaS、PaaS和IaaS三大云业务,标志着甲骨文形成了完整的云产品布局。

云的未来,甲骨文的未来

在OOW 2017上,甲骨文产品开发总裁Thomas Kurian说:“10年前,当我们开始开发Oracle云时,我们有一个很简单的使命:想让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人都能够使用我们软件。而他们所需要的只是一个浏览器或电话而已。” 自从2010全面向云转型、2015年推出全线PaaS和SaaS产品、2016年推出IaaS产品,甲骨文已经完整实现了云计算技术,2017年更在全球达到了22个公有云数据中心区域。

2017年10月1日,来自145个国家、近6万人再次涌入美国旧金山,参加OOW 2017大会。这个起源于35年前的甲骨文开发者大会,最近每年连续吸引了超过6万人的全球企业、开发者、合作伙伴等蜂拥而来,每年都给旧金山带来超过30亿美元的收入。OOW 2017更吸引了超过120万在线观众,提供了超过2200场演讲、培训和专题交流等活动。

当Larry在32岁创业的时候,也许没有想到有一天甲骨文公司能够给全世界带来如此重要的影响力。而每年OOW的一大特色环节,就是Larry本人亲自演讲和演示,这是普通观众一年一度亲眼一睹硅谷传奇人物的机会。即使在OOW 2017上,年近73岁的Larry仍然坚持完成了两场、每场时长一小时的演讲,而且极为认真的讲解了今年的两大主题:全球首个“无人驾驶”的自治(Autonomous)数据库云以及Oracle管理云。

所谓自治数据库云,指通过机器学习的方式,实现了数据库的自动化治理。Oracle自治数据库云可实现的功能包括:自治驱动(Self-Driving),数据库自动升级和打补丁同时运行; 自治调整(Self-Scaling):在不停机的情况下即时调整计算和存储资源;自治修复(Self-Repairing),对宕机提供自动保护,SLA服务水平协议达到99.995%的可靠性和可用性,将计划内和意外宕机时间减少至每年不到30分钟。Oracle管理云也是类似理念。

而Oracle自治数据库和管理云仅仅是甲骨文对未来再次判断的几大趋势之一的结果。Thomas Kurian在OOW 2017上表示,云计算有五大未来趋势: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自治(Autonomous)软件、物联网、区块链和人机交互。自治软件是这几年随着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而兴起的软件形式,即用软件自动管理与治理软件,这尤其体现的IT管理软件上。实际上IT软硬系统本身提供了大量的机器数据,这些数据主要以系统日志的方式存在,包括网络、服务器、存储、虚拟机、操作系统、数据库、分析、编程语言、应用软件等。用机器学习对这些日志里的数据进行学习,就可以做出判断后,再由机器自动编写程序处理。

而在OOW 2017上,除了自治软件的技术趋势初步体现在了Oracle的数据库和系统管理中,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和人机交互等新兴技术也被大规模引入Oracle的软件产品与云服务中。例如,把人工智能功能直接嵌入现有的Oracle云应用程序中,包括Oracle ERP企业资源计算云、Oracle HCM人力资源管理云、Oracle SCM供应链管理云和Oracle CX客户体验云等;而新推出的Oracle人工智能平台云预装了用户熟悉的人工智能库、工具和深度学习框架,包括Caffe和TensorFlow等,可以根据需求自行开发人工智能程序。

除了Oracle人工智能平台云服务之外,甲骨文还把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能力嵌入Oracle SaaS、PaaS和物联网服务中,包括认知人工智能、分析、数据服务、IT管理和安全操作。通过把机器学习和认知交互加入传统的业务流程和应用程序,极大地提升了用户体验和生产力。更进一步,甲骨文在大规模引入人工智能的基础上,还开发了自适应智能(Adaptive Intelligence),让用户在使用Oracle软件的时候,随着数据的积累而自动改进和提升系统智能水平,比如通过分析历史趋势和业务风险数据自动给出发票折扣率建议等。

而Oracle区块链云服务(Oracle Blockchain Cloud)是企业级分布式账本云平台,可帮助用户安全地扩展ERP、供应链以及其他企业级SaaS和本地应用,在可信赖的业务网络上防止篡改交易、降低成本和风险。利用REST API驱动的平台和Oracle云平台中丰富的集成选项,用户在几分钟之内就可开始开发区块链应用。为了引入区块链,甲骨文不久前加入了Linux基金会的Hyperledger开源项目。

本次OOW 2017上,甲骨文还介绍了多项IaaS、PaaS和SaaS层的更新技术与产品,包括Oracle IaaS层最新的GPU实例,甲骨文称要比AWS的GPU实例快高达4倍、成本却低58%。而甲骨文将于今年底到明年陆续推出的Oracle自治式数据库云的多个版本,Larry在OOW 2017上也与AWS的同类型数据库产品做了全面的对比,总结下来就是成本更低、性能更高。

再次回顾一下Larry在2015年OOW上所描述的Oracle云的六大设计原则:在低成本方面,甲骨文云要匹配AWS云的价格甚至更低、通过自动化减少人为错误和提升开发与管理的效率;在高可靠方面,甲骨文云要实现零宕机时间,通过容错和自动化让企业级应用能够不间断运行;在高性能方面,甲骨文云要在数据库和中间件方面实现基于内存计算的高性能,提供系统的高可扩展性;在标准化方面,甲骨文云支持业界所有的开放标准,特别是不会把用户锁定在自己的平台上,而是能随意向业界其它云平台迁移;在高兼容性方面,甲骨文云要实现在工作负载和数据在不同云环境中的自动化迁移;在绝对的安全方面,甲骨文云要实现对数据和系统的实时保护。

今天看来,甲骨文就是在这6大原则上,继续推进和丰富自己的云产品与服务。面向未来,甲骨文还在全球开展云创业加速器项目,孵化新的云服务。该项目提供为期6个月的创业孵化,除了联合办公室、Oracle云计算资源、技术与创业辅导等外,还能接入甲骨文客户、合作伙伴和投资者圈。目前,Oracle云创业加速器项目已经在印度班加罗尔、德里、孟买、以色列特拉维夫、法国巴黎、英国布里斯托、新加坡、巴西圣保罗等地展开。

随着Oracle全线产品向云服务转型,甲骨文公司的内部组织架构、销售与营销模式等也发生了变化。到了2017年的时候,甲骨文公司内部已经没有一个团队叫“数据库”了,而是改名为Cloud Platform(云平台)。可以说,历时20年,甲骨文在40岁的时候,用云计算再造了自己。而这云中的新生,建成的就是可以持续千年的IT模式。(文/宁川)

2017-09-28

近几年,随着社会对 ICT 资源的需求逐渐增加,云计算在国内呈现了快速发展趋势。根据中国通信院《云计算关键行业应用报告(2017年)》(以下简称《报告》),2016 年我国云计算整体市场规模达 514.9 亿元,整体增速 35.9%,高于全球平均水平。此外,《报告》显示IaaS在2016年达到 87.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 108.1%,预计2017 年仍将保持较高增速。
云计算市场也是腾讯战略布局的重点方向之一,从一个最初仅仅是从QQ、Q-zone等产品的海量业务运营与构架经验中建立的技术支持业务,如今已成长为在全球布局36个数据节点、服务超过50多个行业数百万客户的平台级业务。在8月腾讯公布的第二季度财报中显示,智能云服务等创新业务成营收黑马。
马化腾强调,腾讯正在加大对云业务和AI 技术的投资,以确保日后可为用户及业务合作伙伴提供更优质的服务。在近期在腾讯举办的Tech Camp深度交流沙龙上,腾讯云技术与产品负责人分别揭秘了腾讯云的数据中心和IaaS技术,发布了第三代的异构计算及智能产品,并透露了腾讯云正在布局的下一代IaaS计划,以争夺未来智能市场。
揭秘腾讯云数据中心
(上图为腾讯云运营保障中心高级总监徐勇州)
对于公有云的服务商来讲,数据中心覆盖的广度以及地理区域是衡量云服务厂商的一项重要能力。2014年7月,腾讯云于香港开放了首个海外数据中心,标志着腾讯正式入局全球云服务市场。在过去一年,腾讯云以“加速度”布局全球数据中心,目前已经在全球范围内运营36个可用区,为用户提供包括计算、网络、存储等多项产品能力。
2017年7月18日,腾讯云宣布法兰克福数据中心正式开放服务,同时宣布与Interxion、DE-CIX、Telia三大欧洲合作伙伴,在云交换、互联网交换、骨干网运营三大领域展开合作,企业接入腾讯云即可将业务快速覆盖到全欧洲,这是中国云服务首次全面覆盖欧洲的重大举措。2017年,腾讯云还新开了美国硅谷、韩国首尔等数据中心。2017年底2018年初腾讯云还计划再开放7个数据中心,包括印度孟买、泰国曼谷、日本东京、俄罗斯莫斯科等节点,以及美国东部的华盛顿节点。此外,腾讯云还计划开放香港、硅谷等地第二个可用区。
腾讯云运营保障中心高级总监徐勇州是资深的腾讯人,经历了QQ从千万级用户到亿万级用户的过程,参与了QQ整个架构优化升级的每一项历程。徐勇州强调,腾讯云把腾讯积累18年的经验通过数据中心开放给合作伙伴和客户,包括全球节点布局、基础设施高可靠、高速稳定低时延网络、云交换平台联接生态、多形态云平台行业解决方案、7*24*365服务响应等。
在数据中心及基础设施安全与可靠性方面,徐勇州表示腾讯云采用了业界最高的建设标准。通过最高级的软硬件标准、最完善的服务支持体系进行机房建设,腾讯云确保最高等级的可靠性、稳定性、安全性和能效,包括选择Tier 3+等级的基础设施,例如所有机房均配备高可靠供电、制冷、安保等基础设施系统,并采用腾讯云规范的运维及智能安全管理体系。出现电力故障时,腾讯云的柴油发电系统能在5秒内启动,并可持续运作24至72小时不等。
在运维体系方面,腾讯云为每个机房均配备高水平的现场运维团队,在海外数据中心还根据所在区域业务需要配备双语运维团队,所有人员均通过了腾讯IT运维工程师认证体系认证,具备服务器运维、网络运维、资产管理及现场协调等全方位的综合能力,能够全天候、不分时区、地区和国家地提供驻场服务,现场直接协助客户解决遇到的问题。海外的客户只需要提供工单,腾讯云的技术人员就能够提供所有的后续服务,大幅提升运维效率。
在网络建设方面,腾讯云为用户提供国内20多路、全球100多路的运营商BGP接入,大Tb级的总出口带宽能力,以及高质量、大带宽、低时延的网络互联能力,例如到欧洲主要国家的延时可达40毫秒以内,在刚开放的首尔数据中心对韩国本地平均覆盖时延1.6毫秒以内。同时,腾讯云全球骨干能力增长迅猛,仅在2017年内已扩容接近300%带宽能力,全球共已建设10+Tb级的骨干网络。除了IDC核心节点之外,腾讯还在POP和CDN方面都进行了全球化的布局,现已经建设了30多个POP点以加速局部地区或者国家的网络质量,同时部署了800家的CND节点,为游戏、视频等业务提供终端加速服务。
徐勇州总结腾讯云的海外布局“组合拳”:统一服务响应、统一管理界面、解决方案、网络覆盖及互联以及配合腾讯云产品,通过海外合作节点和自营海外数据中心,为用户提供端到端的解决方案。其中,海外合作节点为腾讯云的轻量级产品子集,而自营海外数据中心则是全线完整产品集,以“组合拳”快速满足企业业务快速上线、节点覆盖和可扩展性的需求。
全面升级第三代IaaS产品
(上图为腾讯云计算产品中心总监沙开波)
2017年7月25日,腾讯云宣布推出第三代云服务器,率先在国内完成了第三代云服务器的整体迭代更新,新一代服务器进行了更加彻底的技术革新与升级,并针对不同需求提供了多种实例。9月25日,腾讯云正式发布了第三代云服务器产品矩阵,同时推出9款新型第三代CVM云服务器实例,让用户能够根据需求选择最合适的产品。
据腾讯云计算产品中心总监沙开波介绍,腾讯云的第一代云服务器采用第一代KVM虚拟化架构,搭配腾讯云自研的云管理平台Vstation,支持腾讯云开服初期的Web网站服务;从第二代云服务器开始,整体架构设计进化为“KVM+全万兆网络“,在智能计算、存储和网络能力方面进行了升级,大幅提升了计算性能和系统稳定性,为电商、视频、游戏、金融等领域的客户提供服务。
而第三代腾讯云服务器则进行了更加彻底的技术革新与升级,基于Intel Xeon Skylake至强处理器、全面支持25G双bonding网络环境,并采用了诸如分布式块存储技术4.0、网络虚拟化技术2.0和KVM虚拟化技术3.0等一系列业界领先的技术。
在通用场景下,腾讯云基于Intel新一代的Skylake CPU推出标准型、计算型和内存型等三款新实例,其计算性能整体提升60%;基于AMD EPYC系列CPU的实例,提供最高128核规格的实例配置,有效满足客户对超大数量CPU核数的计算需求。
针对存储型业务场景,腾讯云推出大数据机型和IO密集型两款新的存储优化型实例,大数据机型采用吞吐型HDD本地盘,顺序读写带宽最高可达2.3GB/s,相比普通本地盘提升4.7倍;IO密集型机型则采用本地NVMe SSD硬盘,随机IOPS最高可达100w IOPS,相比SSD本地盘,随机读写IOPS提升13.3倍。
基于新一代的块存储技术,腾讯云还推出了两款新的云盘产品。其中一款为超高性能的SSD云盘,其IOPS相比普通SSD云盘从2.4w 提升到20w,性能提升8.3倍;而另一款HDD云盘针数据吞吐进行了优化,相比较现在的普通云盘其最大吞吐从100MB/s提升到500MB/s。这样就能有效满足大型关系数据库(如Oracle、SQL Server)、NoSQL数据库(Hbase、Cassandra)、数据检索场景(如SAP Hana、ElasticSearch)等对云盘IO的性能要求。
而针对网络性能要求高的业务场景,腾讯云推出新型网络优化型实例,该实例采用新型智能网卡,通过硬件实现加速包转发,使网络转发性能从原有的40w提高到450w以及高达25Gbps的网络带宽,网络延时降低至接近物理网卡水平。如此可全面支持游戏业务、视频业务、金融分析等实时性要求高的业务场景。此外,腾讯云还在实验室环境下展开了100G网络建设。
腾讯云计算产品中心总监沙开波表示,目前腾讯云提供的云服务器产品矩阵包含了26款实例,全面覆盖电商、视频、游戏、金融、基因测序、智能语音、汽车、医疗、物联网等192种业务场景。
下一代IaaS:为人工智能修路
马化腾在去年用很简单的一句话描绘了整个云产业的未来:“未来是在云端利用AI去处理大数据。”而在前不久的腾讯云上海“云+未来”峰会上,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云总裁邱跃鹏进一步表示,腾讯云把自己定位在“修路者”的身份上,帮助企业通过云、大数据、人工智能提升核心竞争力、创造新商业价值。
“我们希望腾讯云可以作为修路者,帮大家把这条智能科技高速公路修到每一个企业的面前,让每一个企业和腾讯一起分享科技大爆炸、数据大爆炸所带来的能力。”邱跃鹏提出的“修路者”策略,具体就体现在不断完善现有产品体系,加强全球化发展战略。对于目前云计算市场的发展趋势,腾讯云已经做好了布局,并且针对未来IaaS市场有着明确的目标。
针对人工智能技术已经企业数字化转型和创新的首选,腾讯云即将推出两款新一代的FPGA计算实例,分别是基于赛灵思VU9P FPGA卡的FX3实例和Intel Stratix10 FPGA卡的FI3实例,能够为当前的人工智能技术提供灵活异构的计算能力。此外,腾讯云率先在国内搭建起了一个简单、可靠的FPGA IP知识产权市场,不仅让创新的思路和优秀的解决方案在IP市场不断涌现,还帮助更多用户以更加经济、便捷的方式享受到FPGA带来的价值。
面对不同的客户,腾讯云在技术实例设计方面也在向场景化发展,通过场景设计类型加上定制化考虑,再通过细分场景来满足用户需求。在针对腾讯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时,腾讯云也会与合作伙伴一同整合相关经验与互联网服务能力,共同满足客户需求。就数据中心本身而言,腾讯云也选择了定制化的硬件作为核心,以便于用户能够更灵活地使用弹性资源,当然这了也不是所有云厂商都可以做到的。
针对未来IaaS市场的形态和方向,沙开波认为IaaS的产品形态将不会有太大变化,但在技术上会有所进展,包括新兴应用、更高计算性能、存储吞吐、网络能力等。而把云服务业务需要把不断更新的硬件能力落地到腾讯云IaaS平台中,这是腾讯云IaaS研发团队要长期推进的工作。沙开波认为原来的IaaS是基于软件实现,未来则是IaaS基于硬件打造新的形态。
事实上,腾讯云内部已经启动了构建下一代IaaS的计划。徐勇州透露,未来3年,腾讯云将围绕传统计算、网络、存储,引入新技术并找到落地方案,最终通过产品的形式提供给客户,而对于5GIPV6物联网等新技术,腾讯云也会针对应用场景做技术上的储备。总而言之,腾讯云将在满足客户需求同时,构建领先的云基础设施服务;而对未来3年内可落地的技术项目,腾讯云已经加大投入,为未来的智能化市场做好准备。
马化腾曾在去年强调,尽管当前业内已经有很多云解决方案,但腾讯的不同之处在于,腾讯并不是将云计算业务作为一个独立业务,而是作为整个平台战略去考虑。因此,腾讯云能够继承腾讯技术,经受大规模的互联网实战考验,另一方面,腾讯游戏和视频用户带着场景化和实际业务需求,拓展了腾讯云的海外市场。
依靠用户需求催生的技术,使得腾讯云在布局下一代IaaS时找准方向。而对于未来的中国云市场来说,依靠用户生态进行竞争将是最重要的砝码。(文/宁川)
2017-09-26

在2017年9月25日美国举办的微软Ignite及Envision大会上,微软向业界展示了在计算前沿的最新进展:支持量子计算的Visual Studio,包括集微软12年之力为可扩展量子计算机创建和优化的新编程语言。开发者可以在本地或在Microsoft Azure上使用调试工具和最新的模拟器,这些工具将在今年底前免费开放。

2017年10月31到11月3日,微软Tech Summit大会将登陆北京,把最新的计算前沿成果带到中国。微软Tech Summit大会又名“技术暨生态大会”,由第一天的合作伙伴生态大会加上其后三天的技术暨生态大会构成,再加上“AI之夜”、“MR之夜”等每晚主题狂欢夜,这是微软大规模在华的云与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布道盛宴。

微软Tech Summit大会起源于最早的微软技术教育大会TechED。1989年起源于美国、1994年进入中国市场,每年面向开发者的TechED是业界技术风向标。今年微软技术暨生态大会最大的亮点就是微软云、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技术的集中展示和资深技术专家的集中亮相,届时还将在中国市场发布跨Linux、Windows和Docker容器的SQL Server 2017、私有云AzureStack等重磅产品。

更惹眼的风景线,来自于一百余场技术主题演讲中的这几场:给阿里云用户的一堂Azure课、.NET Core在腾讯财付通的企业级应用开发实践、华为应用微软 DevOps提高C++研发效率等。微软要给中国IT业界上什么课?

云计算的真经

说到国内IT企业要向微软学什么?首当其冲的恐怕就是云计算了。

作为继AWS之后,第二个在全球大规模部署了公有云服务的就只有微软了。而与AWS出身于互联网公司不同,微软是向公有云和云计算业务成功转型的传统软件企业。微软在云和人工智能方面的成功,除了对国内互联网公司很有意义外,对华为这样的传统IT企业来说,也很有学习和研究价值。

一批微软云与人工智能高手将集中亮相2017微软技术暨生态大会。更为重要的是,负责微软全球云与人工智能实施的企业技术服务“特种部队”将集中亮相,包括微软咨询服务团队(MCS)、全球技术支持中心(CSS)、解决方案专家团队(STU)、全球黑带专家(GBB)、微软技术中心(MTC)、创新技术顾问(CSE)。

这些分布于全球的“特种部队”,从专业技术售前、解决方案架构设计、高新技术项目实施与咨询、7*24不间断技术支持服务等一整条价值链,确保企业云计算项目的成功落地以及后续长期使用云服务。对于微软来说,向云转型最重要的不是销售了多少云的业务订单,而是确保用户真正每天都在用云服务。

从关注订单量和订单规模向关注“用云量”转型,这是最值得阿里、腾讯、华为等国内云计算公司向先行者学习的地方。2016财年,微软智能云业务营收达74亿美元,Azure的营业收入增速为97%,公司整体实现了65亿美元净利润。这对于转型中的公司来说,是非常漂亮的成绩单。微软到底是怎么做的?

云时代软件研发的真经

22年前,《微软的秘密:揭秘领先全球的软件公司如何创新科技、开拓市场和管理人才》英文版出版了。这本书源自一项自1993年开始的研究,当时两位科学家深入微软总部进行了为期两年的驻地考察,研究成果汇集成了书,该书尤其对微软独树一帜、赖以成功的研发体系进行了详细剖析。

22年后,微软的研发体系发生了巨变,从PC时代挺进到了云计算时代。在新的时代,微软研发工具Visual Studio也发生了巨变。Visual Studio在过去15年,一直是整个Windows开发的基础,到了2015年微软宣布免费推出轻量级的跨平台Visual Studio Code 编辑器,可在Window、Mac以及Linux等操作系统中运行,支持超过30多种开源语言,2017年将推出2.0版本。

今年新推出的Visual Studio 2017版本,整合了.NET Core、Azure 应用程序、微服务(microservices)、Docker容器等所有内容。Visual Studio 2017 with Xamarin 能够让开发者更快地为Android、iOS 和 Windows创建移动应用。Visual Studio 2017 for Mac正式版,让开发者为macOS开发移动平台、网络和云端应用。更为重要的是,Visual Studio支持企业云计算的两大主流开发语言:C++和Java。

Visual Studio凝聚了微软在云时代的软件开发思想与实践晶华总结。华为有10万研发人员,其中超过2万是软件研发人员,他们在大量使用C和C++等语言,而最终的运行环境是VxWorks、Linux等嵌入式环境,在应用Visual Studio 2017 以后,可以实现一键代码部署到Linux上,并在Windows 上远程调试Linux上运行的代码程序,极大提高了开发效率。

微软Visual Studio掌门人、微软全球资源副总裁潘正磊将亲自在2017微软技术暨生态大会上分享云时代微软研发的秘密,微软最热门的云服务、容器服务、大数据分析、DevOps、开发平台、编程语言、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拳头产品技术的首席开发经理与架构师们也将悉数到场。

人工智能的真经

目前正在规划中的2017微软技术暨生态大会的一百余场课程中,出镜率最高课程的莫过于人工智能。

微软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基础研究已经长达40多年。为了加大对于人工智能的投资以及推动人工智能的商用化,微软在一年前成立了新的AI研究部门,即微软人工智能及研究事业部,该部门是由计算机视觉和计算机图形学专家沈向洋领导。目前,该部门的员工总数已增加到约8000名员工。

8000人的团队对于任何公司来说,都是不菲的投入,而微软的人工智能研究成果将在2017微软技术暨生态大会上集中亮相:来自微软总部的首席架构师将亲授如何掌握深度学习、玩转人工智能;微软研发团队核心成员将讲授如何在Azure平台上构建企业级人工智能应用;微软物联网专家将讲授如何把人工智能与智能硬件结合,那些趟过的坑儿、经验和新方向等等。

当然,对于开发者来说,更为实用的是如何利用认知服务、聊天机器人、持续发布平台和容器技术等,实现完全无人工干预的自动化开发运维。实际上,由于应用开发过程参与者众多、版本复杂、环境复杂、过程复杂,利用标准化人工智能自动化运维体系重建整个DevOps过程,这对企业来说最有价值,在2017微软技术暨生态大会也将听到这方面的实践与经验总结。

在2017微软技术暨生态大会上,微软还将正式在中国市场发布SQL Server 2017。SQL Server现在既是可以本地部署的数据库,也是云原生数据库。SQL Server 2017首次实现了跨Windows、Linux和Docker容器等平台,让开发者能够在自己喜欢的环境中使用熟悉的编程语言进行开发。而Azure Stack私有云也将届时登陆中国市场,Dell EMC、HPE和联想等OEM厂商也将推出相应的一体机产品。

2017微软技术暨生态大会总体来说将给观众带来三大体验:重新定义干货、重新认知微软、重新定义趋势。所谓重新定义干货,即对于传统企业来说,无法具备阿里、华为这样动不动数万人规模的研发团队,那么他们所讲的“干货”,其实并不适用于传统企业,而微软正好填补了这个“干货”的空白;所谓重新认识微软,是了解微软不再是Windows和Office公司,而是以开源技术、云、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为基础的新一代技术平台公司;所谓重新定义趋势,就是传统企业究竟要如何一边满足财报要求、一边逐步向数字化转型,如果不再拼讲故事和估值的话,应该怎么做?

当然,最酷和最神秘的莫过于量子计算了。微软是否会在北京的技术暨生态大会上分享量子计算的真经?到时见分晓!(文/宁川)

2017-09-25

近年来,以多方参与、智能协同、与价值分享等为主要特征的分布式商业逐渐兴起,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等技术实现了分布式商业中的对等、共享与透明规则,逐渐获得认可,并成为了前沿金融科技的核心代表,同时也越来越受到政府机关和国际组织的重视。在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中,区块链技术亦被首次列入,迎来重大的发展机遇。

2017年7月31日,深圳前海微众银行、上海万向区块链股份公司、矩阵元技术(深圳)有限公司联合宣布将三方研发的区块链底层平台BCOS(BlockChainOpenSource)完全开源。2017年9月,安永与国内的金融区块链合作联盟(简称:金链盟)联合发布了《区块链平台调研与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分析比较了BCOS与其他几个知名的区块链开源底层平台,为金融机构的区块链技术选型提供了指南。

区块链技术选型的“共识”

当前区块链技术发展迅速,区块链技术平台也愈发多样,金融机构等企业往往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区块链技术平台的选择中。另外,区块链产业也需要迅速、全面地了解区块链技术平台市场的技术现状和发展风向,这是首个《区块链平台调研与分析报告》的初衷。

《报告》根据资料的公开程度,选择开源的四个区块链技术平台进行分析:Ethereum、Fabric、Corda和BCOS,从8个维度对这四个平台展开分析。这8个维度包括:区块链架构、核心组件、应用功能、技术能力、安全机制、适用性、开发工具、维护和支持能力等。

在四个开源技术平台中,Ethereum代表的是公有链技术,Fabric、Corda和BCOS代表的是联盟链,即多个机构联合创建,需要身份验证的半公开“受控”系统。在公有链、私有链还是联盟链中选型,取决于开发者和应用场景的需求。对于“安全”有特殊需求的金融机构和企业级应用来说,联盟链的低风险与高可控,最有利于说服法律部门和监管者。

《报告》经过分析,认为在Fabric、Corda和BCOS三大联盟链开源平台,均可面向金融场景开展服务,Fabric 和BCOS也提出了供应链管理、文化娱乐等多行业应用场景的案例。而在涉及到数据安全技术方面,Fabric、Corda采用多通道,数据加密等技术方案。BCOS提出通过物理隔离、逻辑通道设计等方式防止隐私数据扩散,是来自经过实践验证的实现方式。

在区块链平台成熟度及设计思路表现方面,《报告》认为,Ethereum经过较长时间的公链运行,一定程度上经历了外部攻击和实战检验,代码和测试的成熟程度较高,其平台在软件质量和安全性方面有较好保证;Fabric、Corda和BCOS在设计伊始便贴近商业需求,在满足合规和隐私方面,以及监管接入和架构设计方面有很多巧妙之处,各平台也在不断更新换代以求更好地满足实际商业需求。

面对如此多样的区块链技术平台,《报告》建议应用企业在技术平台调研过程中,应首先根据自身业务特点进行平台选型,结合各区块链平台自身特点基础上,再量身进行定制化改造。

已经商用一年的区块链应用

在三大联盟链开源平台中,BCOS由微众银行、万向区块链、矩阵元联合开发。BCOS吸收了微众银行、万向区块链和矩阵元在过去两年的原型和业务落地经验,是实际使用和验证过的技术平台,经过不断维护和优化等,是企业级可用的区块链平台。

三家企业一直积极尝试、研究和推广区块链技术。微众银行自成立之初就把大数据、区块链等金融科技技术作为立身之本,万向则一直大力推动以区块链为代表的新金融科技,矩阵元自2016年成立以来也即探索云和区块链等新技术。2016年,微众银行、万向区块链、矩阵元成立了联合区块链实验室,共同进行区块链底层平台开发和场景应用。

目前,微众银行基于BCOS平台早期版本推出的联合贷款备付金管理及对账平台已经稳定运行一年多,上海万向区块链股份公司也基于BCOS平台开发了一个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矩阵元亦正在联合某区域股权交易中心,基于BCOS平台打造一个服务于中小微企业的新一代股权登记与服务平台。

以已经成功商用一年多的微众银行“微粒贷”为例,这是面向微信用户和手机QQ用户推出的纯线上个人小额信用循环消费贷款产品。通过区块链与分布式账本技术,优化了联合贷款业务中的备付金管理及对账流程,实现了缩短对账周期、提高运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等目标。目前已有三家合作银行相继接入该平台,经历近一年的运行,该平台所记录的真实交易笔数已达数百万的量级水平,在真实的生产环境中验证了BCOS平台的健壮性、灵活性与可用性。

源自真实业务场景考验

据微众银行区块链技术负责人张开翔介绍,BCOS企业级开源区块链技术平台借鉴和吸收了大量实践中的经验总结,针对实际商业场景对于区块链的技术需求进行了大量开发工作。

首先,诸如银行间联合贷款这样的真实金融应用的生产环境,对于数据的安全性要求非常高。将系统部署到公有云而不进行数据保护,是不能满足银行业数据隐私保护的安全标准的,BCOS尽可能地吸收了金融行业的场景需求,积累了相应的实践经验与应对措施。

其次,基于BCOS构建的联合贷款备付金管理及对账平台在数据安全和数据隔离性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为了建立一个安全可信环境,该平台会对金融机构进行身份认证,确保加入的节点属于真实的银行,而该银行也确有相应的安全权限;在数据传输的安全性方面,由于走公网进行数据传输,会对数据传输、存储做加密,对加密的密钥进行管理,并专门设计一个密钥管理安全体系,确保了企业级数据安全。

再次,在隐私保护方面,联合贷款备付金管理及对账平台从物理层面直接隔离,保证了数据的隐私。在可用性方面,支持异地多中心多活部署,即便是几个节点停止运转、甚至或是某个地区的机房停止运转,也不影响区块链网络和系统的正常运行。而在性能方面,该平台支持并行计算,具有很好扩展性,这也是BCOS的亮点,而更多其他区块链技术平台方案则容易受限于硬件局限。

联合贷款备付金管理及对账平台从设计、开发、运维等环境,在生产环境中做了闭环实现,现在这些经验也反哺到BCOS底层技术平台,以充分的实践检验技术可行性,这是BCOS开源平台区别于其它区块链开源平台的最大优势。

张开翔总结BCOS的优势包括:确保了金融交易的确定性,不可篡改,抗抵赖性;在数据安全、隐私保护、网络通讯安全等方面实现了无缝安全;在接受国内行业监管方面,可轻松接入监管系统,既可部署监管节点、自动获得数据,也可以把链上数据自动与监管系统同步、自校验,监管机构也可以选择参与交易或事后审核等多种方式;定位为企业级联盟链,重点考虑了金融业务场景的诉求,但也广泛适用各种行业联盟链。

值得注意的是,BCOS平台借鉴COBIT模型,形成了一个三维治理体系结构,包括治理准则、治理对象及治理过程,旨在有效利用资源,管理与区块链系统相关的风险,平衡商业风险、控制需求和技术问题之间的关系。COBIT是国际公认的IT管理与控制框架,已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重要组织与企业中运用。

总结而言,区块链特别是联盟链,是中国发展金融科技的关键颠覆性技术,BCOS企业级开源技术平台源自国内的商业技术实践,已经在实际的企业生产环境中运营了一年多,技术平台和接口先天对国内的监管机构友好,符合国内大型企业级IT需求。而平台生态建设方面,正在微众、万向和矩阵元等企业的推进下,有序进行。

用商业实践反哺区块链技术,这是微众银行、万向和矩阵元三个国内区块链先行者对发展分布式商业的“共识”。以商业实践中的真实用户需求为核心进行技术创新,这才是推进创新技术落地的最佳动力。(文/宁川)

2017-09-22

全球万物互联时代逐步到来,中国早在2009年就提出“感知中国”战略,以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高度大力推进物联网产业。“十二五”期间,中国成为全球物联网发展最为活跃的地区之一。根据工信部数据,2015年底我国物联网产业规模已达7500亿元,“十二五”期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25%。

随着物联网产业的深入发展以及NB-IoT商用网络在中国的大面积建成和覆盖,物联网产业的竞争已经从传感器和基础芯片层面,转向了物联网平台。建投华科的《中国智慧互联投资发展报告(2017)》指出,平台将为整个物联网行业发展带来显著影响,主要体现在:产业价值向软件和数据服务转移、利用共性能力覆盖垂直行业、推动服务模式转变。

在物联网平台上,设备供应商、网络运营商、系统集成商、应用开发者和企业用户等产业链成员形成互利共赢的生态圈,既可大规模满足共性需求,也可快速响应个性化和特定需求。所谓工业化与信息化融合,某种程度上就是基于平台的高阶共享经济。而以IBM认知物联网平台为代表,更构建起了人工智能与物联网的全球化共享经济平台,一个新的经济奇点正在快速形成中。

社会基础资源的共享

(上图为江河瑞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田盛华)

在2017年9月19日的2017 IBM上海物联网论坛上,江河瑞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河瑞通”)总经理田盛华介绍了从2015年开始与IBM合作,针对中国的水行业,构建全社会范围内的水资源共享经济平台。

江河瑞通具有将近20年的水务经验,为水利、水务、环保、国土与海洋等涉水行业领域提供解决方案、应用软件、系统集成及监测产品等服务。作为传统的系统集成商和独立软件开发商,江河瑞通近年来也感受到了云、物联网、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的冲击。

2015年,江河瑞通与IBM正式组建了联合创新实验室。通过两年的努力,江河瑞通物联网云平台正式上线运营,并获得工信部数据联盟的可信云认证;双方还联合开发了多种水务模型,使物联网具备了大数据分析云服务的能力。加上并购的智能硬件产品公司,江河瑞通从纯项目模式,向“云、管、端”一体化商业模式的转型。

田盛华表示,基于IBM技术,江河瑞通正在“颠覆”水行业:从之前条块分割的水资源管理,到可以覆盖更广的农村及中小河流的云服务,再到大江大河的灵活水资源调度以及城市水务一体化管理。以前,江河瑞通与水行业客户一起想的是局部水务管理软件,但现在江河瑞通思考的是在物联网平台与多家单位联合起来,整体解决整个社会层面的水资源共享问题。

“我们认为在中国水市场实在是太大了,涉及到取水、用水、供水、排水等所有环节。在物联网平台上,我们真正要做的是一体化的城市水务升级方案,而不是解决局部某一个问题的软件服务。我们预测大概地市级城市有400个,加上省会城市和大机构,接近500个客户群。如果通过物联网把这些城市连起来,能创造多大的水资源社会效益?!”

田盛华强调,特别是随着“河长制”的推行,进一步加大了整个社会层面的水资源共享。根据2012年的全国第一次水利普查结果,我国水利发展取得巨大成就,但与支撑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和提高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需求相比,依然存在很多薄弱环节,特别是水资源和水利资源的高度分散化,全国9.3万多座水库、水库总库容占河川径流量的34%,但调控和保障能力较弱,防洪治理率低。

物联网平台能把过去分散的水资源和水利资源连起来,形成共享治理。江河瑞通把过去20多年积累的水务知识、文件、数据等一股脑“塞进”认知计算,通过人工智能分析自动得到专业的水务算法模型。而借助IBM Visual Insights视觉识别检测解决方案,江河瑞通能够对水务视频图像进行缺陷特征分类学习,包括水面线变化识别、漂浮物识别、黑臭水体识别、水体非法闯入识别、河水垃圾监控等等,并对异常情况及时发出预警,还能通过智能语音自动提醒分散在各地的水资源违规者。

对工业知识“主动学习”的共享

(上图为IBM全球Watson物联网事业部产品战略和研发总经理Chris O’Connor)

IBM全球Watson物联网事业部产品战略和研发总经理Chris O’Connor在2017 IBM上海物联网论坛上表示,凭借Watson强大的认知计算能力和云计算能力,IBM物联网正引领着一场从对数据的简单收集和预测,进化到真正理解海量数据间的模式和关系的革命。“Watson是一个‘主动学习系统’,能根据我们的经验以及互动,不断地学习并变得更加聪明。”

2017年6月,思科与IBM联合宣布建立全球合作伙伴关系,为企业提供网络边缘上的实时物联网洞察力。实际上,对于地处偏远位置的石油钻井或工厂而言,当需要立即做出重大决策之时,并不总能把数据及时上传到云中。IBM与思科合作,将IBM物联网从云端扩展到计算网络边缘。企业能够对设备进行实时监控,及时安排检修,维修成本降低近50%、生产力提高约25%。

另一家正文科技是一家无线网络设备制造商,为摩托罗拉、思科等网络公司生产网络设备芯片和模组,在昆山、常熟、台湾和捷克有四个生产制造工厂,80%以上的员工都配置在工厂里,属于一家典型的制造企业。在正文科技的生产线上,质检员是一个重要的岗位,如果质检员的人手不够或新质检员培养不及时,都会造成生产线不良率的上升,为企业带来重大损失。

因为人工智能的到来,正文科技思考能否用图像识别技术,自动化辨识产品的缺陷,从而降低对人工的依赖。正文科技与IBM合作,把基于Watson的视觉识别检测引入实时的生产线,通过Watson实现毫秒级自动学习和辨识生产线上芯片模组产品的缺陷,再把结果实时反馈给生产线上的机器臂,“告知”机器臂及时调整。

(上图为正文科技技术长特助田馥铭)

正文科技技术长特助田馥铭表示:“正文科技2017年引入IBM 认知视觉检测第一阶段试行成效显著,采用机器学习技术的新方案可以节省了75%的人工检测工作,在成本降低的同时,效率得到了大幅提升。” 正文科技原本配置的一条产线有20个质检员,通过Watson可以把质检员的人数降低到4个。过去质检员疲劳所造成的错误率也降低了,利润率也提高了。

田馥铭特别强调,如果产品线有变动,就要对生产线重新配置,重新更迭整个产线的参数,而整个生产线运作一段时间之后设备也会老化或出现故障,也必须要更换新的零件。过去,这些调整之后要一段时间才能把整个产线的良率拉高,现在依靠Watson就能自动化提高产线的良率。

IBM电子行业全球智能制造解决方案总经理邓钦介绍说,基于IBM认知质检解决方案是一个能自学习的人工智能系统,不需要为每一个新出现的产品缺陷而修改软件代码,而是让机器具备自学习的能力。为此,IBM认知质检解决方案的算法中有一个“自信度”,提示对新缺陷判断的“自信心”程度,程度低的时候由人工复检,而随着时间推移需要人工复检就会越来越少。而这一切,都发生在真实生产线上的毫秒级间隔里。

(上图为IBM电子行业全球智能制造解决方案总经理邓钦)

“IBM物联网的魅力在于拥有非常顶尖的云技术和AI技术,今天一个客户可能只需要几十块甚至几块钱就可以把设备联上网,只要注册一个帐户就可以共享使用全球最顶尖AI的技术能力,这在三四年前是不可想象的,对大家来说也是一个重大机会。”IBM大中华区Watson物联网事业部总经理李国志表示。

很多企业其实早已深刻认识到数据所潜藏的价值,他们甚至也已经掌握了足够多的数据。但是这些非结构化的数据无法用固定结构来实现逻辑表达。将非结构数据变为结构化数据的关键一步是什么呢?

IBM物联网事业部研发和产品战略总经理Chris O’Connor在采访时表示:“ 价值产生的的第一步就是了解数据之间的相关性和规律,然后才能在此基础上去做进一步分析,从而了解变化、预知变化。当我们已经将杂乱无章的数据变成机器能够理解的结构化数据之后,产生价值的下一步关键就是分析数据。IBM的能力在于去了解这些非结构化数据里蕴藏的规律和关系,这些规律有可能是人类观察不到的,但是当有足够的数据存在时,机器就能够分析出数据之间的规律。有些规律是我们能够预料到的,有些规律完全是我们预料之外的。”

构建数据模型的人对垂直行业有深厚的专业知识。行业经验是IBM在物联网领域的一张王牌。 正所谓“隔行如隔山”,没有行业的经验,无法理解庞大的数据代表的意义,比如提到产品的良品率,相关数据至少有上百种,有的和产品设计有关、流程有关等。即使水平再高的数据科学家看着一堆数据也无从下手,至少要花费几个月才能明白这些数据的意义,但懂行业的 IBM却可以信手拈来。

物联网平台驱动新型共享经济

(上图为IBM大中华区Watson物联网事业部总经理李国志)

IBM Watson物联网事业部研发和产品战略总经理Chris O’Connor强调传统企业应用物联网的三大挑战:首先,当今的世界已经转变为由软件驱动的世界,但是很多企业却没有为开发由软件驱动的复杂互联产品做好准备;其次,传统企业的流程在新的数字时代已经落后,企业运营人员无法根据数据分析的洞察采取行动;第三,传统制造企业与客户的关系越来越远,无力寻找新的业务模式、产品和服务来支撑新的发展。而这一切,都需要共享的物联网平台。

Chris特别强调物联网平台协同价值,只有合作伙伴在物联网平台上协同创新,才能发挥物联网优势。在IBM物联网平台上,通力电梯(KONE)、博世(Bosch)、舍弗勒集团(Schaeffler)、法国国家铁路(SNCF)、North Face、沃尔玛、宝马汽车、通用汽车、哈曼国际工业(HARMAN)、惠而浦、Visa、ABB、中航工业、江河瑞通、正文科技、隆基泰和等一批先行者正在创造网络协同效应,跨行业、产业、地域等的高阶共享经济模式正在形成中。

在更广泛的领域,IBM在170多个国家与6000多家客户有着物联网领域的合作,其中包括全球10大汽车厂商、10大油气公司中的8家、20大多元化公用事业公司中的11家、10大能源企业中的6家、15大最繁忙机场当中的9座以及12家大型航空航天与防卫公司中的11家。

IBM在物联网领域大举投资30亿美元,构建了贯穿咨询、行业应用、平台的物联网能力。IBM与1400家合作伙伴合作,推出了750多项物联网专利,超出任何其他厂商3倍。在IBM慕尼黑物联网总部中心的首个认知物联网实验室内,1000位研究人员、设计师与开发者与客户协作,IBM还在全球包括北京在内的8个城市设立了物联网全球客户体验中心,为全球客户提供技术支持。

IBM还有1500位专业顾问和专属的物联网GBS咨询实践,可提供独特的行业经验和领域知识,以及针对物联网细分领域的分析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覆盖了交通、物流、制造业、零售、保险等各个行业。

Chris为中国企业从战略上拥抱物联网提出三大建议:建立面向互联互通、软件驱动世界的研发设计,新产品的研发应符合物联网需求,由软件驱动并与上下游合作伙伴的系统无缝衔接;通过对互联设备数据的分析,及时了解系统运营的状况,针对潜在的危险和意外及时采取措施,从根本上降低运营和维护费用,提高运营效率;打破思维局限,基于物联网创造出新的商业模式、产品和功能,从而获得可持续的竞争优势。

而IBM物联网平台已经做好了准备,帮助中国企业基于物联网的数字化转型,包括推动传统产业价值向软件和数据服务转移、利用共性能力覆盖垂直行业、推动服务模式转变等。Chris特别强调,IBM物联网平台已经“万事俱备”,但传统企业还需要有软件思维和软件产品化能力,这才是一个长期的努力。很多传统企业已经开始设立首席数字官,就是希望从企业内部建立软件能力,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传统企业在设计面向物联网的软件产品与数字服务时,一个重要的可参考方向就是共享经济:如何在物联网平台上,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跨行业、跨企业、跨产业链、跨地域等建立起新的共享商业和经济模式,这将是物联网能否真正成功落地的关键。(文/宁川)

2017-09-20

(上图为数人云创始人、CEO王璞)

2006年成立的AWS亚马逊云,自成立之初就一直在反复强调云计算创新之本,在于围绕用户的需求进行创新。AWS在开发新产品之前甚至会先写出新闻稿,从用户角度描述新产品后,再反过来完成产品设计。在VMworld 2017上,VMware CEO Pat Gelsinger也一再强调,云计算创新的根本,就是围绕用户需求。

本质上说,云计算并不是颠覆性技术,而是围绕用户的新型需求,通过新软件的方式,重新组织、管理、供应和运维整个IT资源链条,而这个新型需求就是云原生应用(Cloud Native Application)。这个云计算的技术和商业模式创新逻辑,也同样适用于新兴的容器云技术。

曾参与2016年11月中国开源云联盟容器工作组《容器技术及其应用白皮书 V1.0》编写工作的数人云创始人王璞近期表示,容器云的未来在于与企业业务应用的紧密结合,而面向业务场景的云技术落地,才能真正建立技术型企业的长期竞争壁垒。就未来5年而言,企业级云原生应用架构的市场空间极大、技术壁垒很高,中国技术型企业可以借此建立全球的技术创新领导力。

绑定用户的深度创新

容器技术从2014年开始风靡全球,美国以 2013年Docker公司成立为标志、中国以2014年底的一批Docker容器公司为标志,出现了一波Docker创业潮。2017年1月,成立于2014年9月的容器技术公司数人云宣布获得5000万A+轮融资。自那之后,数人云就专注于绑定用户的深度创新,并于2017年8月推出企业应用架构管理体系(EAMS)、分布式任务调度平台Octopus、高并发微服务平台Squid等新产品。

自2017年1月获得A+轮融资以来,数人云与金融、能源等典型行业客户需求绑定,进行容器云的深度创新。其中,数人云选取金融行业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合作零售银行业务应用开发与运维项目,并基于此开发了企业应用架构管理体系(EAMS)。

“你能想像信用卡这样的零售银行业务,能有上百个互联网应用、主要应用在每个月的迭代能达几百次么?”今天的中国,消费正成为经济增长第一驱动力。根据国家统计局2015年数据,我国最终消费占GDP贡献率达59.7%。然而对标美国,我国短期消费信贷占GDP比例为近6%,而美国这一数字则为19.7%。有关预期,到2020年我国短期消费信贷总额将达到9.4万亿元。

巨量的消费金融市场在刺激着参与主体不断以技术创新拉动用户流量,股份制商业银行积极开拓互联网渠道,通过各种线上和线下活动刺激信用卡的消费,星巴克打折、工作日消费打折、定点商超刷卡打折等等,层出不穷。很多基于微信公众号和手机APP活动的导流,都需要不停开发新的移动互联网应用来支持,互联网新型应用(即云原生应用)正在以银行为代表的传统企业中崛起。

面向开发者市场的企业应用架构管理体系(EAMS)就此应运而生。在上一代企业IT架构中,基于Java的J2EE是一个标准化、成熟的企业应用开发架构,而在云原生应用时代还没有类似的成熟架构,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机会。数人云结合了互联网企业流行的开源微服务框架Spring Cloud,同时补充企业IT对于微服务应用的IT运维和管理需求,而开发出了EAMS。

“Spring Cloud是针对开发的架构,而针对企业环境的各种服务治理问题,并没有实现。大量的运维功能依然需要自行开发,对大多数企业用户来说门槛太高了。”数人云基于美国企业云IT治理的服务网格(Service Mesh)概念,这是一种云原生应用之间跨应用和跨服务通讯的基础设施层,它分离了应用的业务实现代码与非业务的运维功能,这样在云原生应用开发时就只需专注于业务处理,在Service Mesh的帮助下直接获得丰富的服务治理功能。这将极大的推动微服务架构的普及,为微服务开发领域带来一次颠覆性的变革。

一个典型的例子叫做程序的优雅关闭。互联网业务不强调容错能力、可以随时“杀掉”应用程序,而对于银行支付等企业级应用来说,如果中途“杀掉”应用程序就会造成极大的问题,因此IT运维就很重要。王璞介绍说,EAMS系统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不对开发做要求,而针对掉电等场景另外设计了管理程序,可以让应用程序“优雅的关闭”,而这些都是在金融行业典型用户的需求下,被用户推动开发出来的。而数人云之所以没有更广泛的撒网拓展新客户,其原因正在于金融等典型客户正在真正的生产环境中落地云技术。

创造新的技术竞争壁垒

对于数人云而言,EAMS的推出其实是在离开容器技术层,进入新的企业应用开发与运维市场。

​“容器技术趋于稳定,边界开始清晰、相对固化,我们现在跳出容器层往上层走,开始定义下一代企业级应用开发架构。这既是云计算技术自IaaS层往上逐层逐渐成熟的结果,也是强烈的用户需求推动我们往上层走。”王璞这半年来深有感触。

实际上在过去的半年,不仅有华为、新华三、VMware等传统IT企业纷纷杀入容器技术领域,比如VMware就刚刚与Google、Pivotal一起发布了针对Kubernetes的企业级容器服务,而OpenStack公司也纷纷从IaaS层向上进入容器层,这说明以开源Docker容器以及Mesos、Kubernetes和Swarm为代表的开源容器集群管理技术已经成熟。对于容器技术公司来说,就需要寻求新的发展空间。

王璞表示,短期来看,云原生应用正在大范围爆发。实际上,云计算就是互联网技术大规模向企业IT扩散的结果。之前,企业IT主要把类似容器这样的云技术用于业务和IT管理。例如,某国有大型能源公司就在用容器云统一管理各网省分公司的业务和IT环境,数人云围绕这类典型用户需求,一方面对容器技术做减法以确保系统稳定性,另一方面也开发了企业容器系统稳定的新技术。

而在更广阔的以云原生应用为代表的新型数字化应用,也就是企业级互联网应用领域,这不仅是一个全新的市场,更重要的是它的创新,要以深度绑定用户的业务需求为驱动,而这对于类似华为这样的大公司来说也很难做到,但又恰恰是数人云这样中小型公司的优势。正因为能够深度绑定金融、能源等典型行业用户,数人云得以开发出自己以前都难以想像的产品。

“如果不是真的见到了每月几百次迭代的银行互联网应用,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出EAMS这样的产品。”而数人云的分布式任务调度平台Octopus,则是针对银行用户的批处理场景专门开发出来的产品。随着银行互联网应用的激增,晚间银行结账等批处理业务就面临巨大的压力,Octopus就用容器的方式解决了这一问题。

Squid高并发微服务平台也是EAMS产品体系中的系列产品,可广泛应用于互联网业务的团购、秒杀等场景,应对亿级突发流量,避免因突发性访问对既有资源的造成破坏,还可以应用于中小型电子商城构建,实现一体化服务管理与监控,无需构建庞大复杂的体系,且能平滑升级到大型微服务系统。

对于技术厂商来说,谁能深入理解和掌握企业客户的业务需求,谁就能够建立起真正的技术竞争壁垒。王璞认为,云计算时代的IT企业竞争,最终会归于对行业业务场景的争夺。为此,数人云在今年开始加大与IT解决方案服务商的合作,“因为解决方案商手里有业务场景”。

2017年8月,数人云与国内金融IT领军企业宇信科技结成战略合作关系。双方不仅是在容器云技术方面的合作,更重要是深入绑定金融业务场景,共同开发解决方案。同样在8月,数人云还与国内知名IDC综合服务商唯一网络达成战略合作,围绕唯一网络的游戏、电商、金融等行业业务场景,做共同开发。

“跟类似华为这样的大厂PK技术,大厂的技术虽强,但不一定能把业务场景做好,就像华为懂运营商业务,但未必懂互联网业务。技术创业公司应该尽早布局行业业务场景,加固自己的竞争壁垒。从长期看,竞争见分晓,一定在业务场景上。”王璞表示。

在国际技术创新层面,王璞认为中国的容器技术与美国相比最多相差不过半年。而中国之所以能够跟的这么紧,很重要一点在于中国有用户和业务场景。正因为云计算技术本身就是围绕用户需求的创新,那么中国企业互联网应用的爆发,将给中国容器技术公司一个超越世界的机会,这其中就很可能诞生中国自己的企业IT巨头。(文/宁川)

2017-09-19

今年7月,首次更名为“Inspire”的微软WPC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微软宣布将所有与合作伙伴相关的角色都重新整合为一个新的部门:统一商业合作伙伴部门(One Commercial Partner),并进行了一整套的组织和流程改组,以适应云计算时代的用户需求与“用云量”规律。

2017年9月12日,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全球渠道事业部总经理、商业客户事业部总经理包嘉峰与媒体分享了这两个月微软商业合作伙伴部转型以来,微软自身所发生的变化以及为客户所带来的价值。根据包嘉峰的介绍,现在的微软正在成为“用云量”的挖掘机,通过一系列方法、机制与团队,帮助企业成为数字化转型快公司。

从用PC量到用云量,翻转“大”与“小”

(上图为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全球渠道事业部总经理、商业客户事业部总经理包嘉峰)

过去,微软在评估用户规模时,经常使用一个标准:用PC量。用PC量大的客户即为大客户,用PC量少的客户即为小客户。这非常容易辨识,而且也符合以产品为中心的商业模式。但在云计算时代,一切都变了。

“在‘用云量’方面,一个五人团队的小公司,‘用云量’可能远高于一个大公司,而在过去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包嘉峰表示,云计算时代的用户规模界定与PC时代有了巨大的不同。采用了微软云的摩拜单车,在刚开始与微软合作的时候,仅仅是一个非常小的公司,PC时代的微软是肯定看不到这样的小公司,但微软云依然成功挖掘出了这样一个用云量大的小公司。

微软是如何成为一个“用云量”的“挖掘机”呢?过去,微软与企业用户会签三年的EA(企业采购合同),合同三年一更新,但在云时代的用户需求可能是三天一更新。于是,微软进行了销售组织变革,按照用户用云的倾向(Propensity)分为了制造、零售、金融、医疗、教育与政府六大行业,列出了赋能员工、客户交互、优化业务流程以及智能产品与服务等四大用户痛苦和相应四大解决方案组合的销售清单,指向一个4.5万亿美元的数字化转型市场。

在垂直行业方面,微软组织了行业顾问专家团队,代替了之前的售前职能;同时还组织了在赋能员工、客户交互、优化业务流程以及智能产品与服务等四大领域的解决方案专家团队,通过项目教用户上云;当用户上云后,微软新成立了客户成功团队(Customer Success),可以看清用户在每一秒的用云量,据此帮助用户更好的用云成功;而在解决方案的部署和实施方面,微软成立了MCS(Microsoft Consulting Service)咨询服务专家团队,提供原厂高等级专业服务,此外也通过合作伙伴来部署和实施。

过去三年,微软Azure云在中国有三位数字的增长,有很多机会就是这样挖掘来的,现在则以制度和组织的方式落实了下来。“过去卖软件的时候,只要收到钱就算完成交易了,用户是否真正在用都与厂商无关。而云计算最大的差别是从一次性的交易行为变成持续性关注,我们更关注的是用户的真正‘用云量’。”包嘉峰强调。

如何成为数字化转型“快公司”?

过去三年,包嘉峰一直在负责微软中国的全渠道+商业客户,也就是除了60多家超大型企业外的所有客户加上所有合作伙伴。包嘉峰一直在关注中国企业的数字化转型,他认为数字化转型快的公司往往是小公司,而且往往是技术与产品驱动的公司。

现在很多云计算公司都喜欢对业界发布大公司通过云向数字化转型的成功案例,但实际上“小企业跑的更快”。包嘉峰根据这几年接触客户的情况,介绍说大企业一般有legacy系统,也就是已经建成了大型的IT系统,已经采购了传统的大型IT设备,一般很难快用云计算去代替这些legacy系统。但小企业没有历史包袱,在数字化转型方面跑的更快,甚至从诞生之日起就是数字化公司。

现在很火的友唱,采用的就是微软云和IoT物联网技术。友唱利用消费者餐饮或休闲的碎片时间,制造了个人卡拉OK包厢,让用户消磨时间。当消费者唱了几首歌后,还能快速把唱过的歌下载到个人手机上,而系统也会记忆消费者的点歌倾向,再下次就能够主动推荐消费者喜欢的歌手和歌曲。

一家无人零售创业公司也是微软云的合作伙伴。以前商品是扫码销售,现在把仓库里的商品360度拍照,再通过图像识别可自动识别消费者所购商品,通过蓝牙连接手机绑定支付宝或微信付款即可。该公司与超市合作,将一个简单的设备放进超市里,超市无需对现有体系做任何修改,就能实现无人零售。而相应的设备甚至可以免费送给超市,按图像扫描和识别的次数收费即可。

包嘉峰强调,他这几年看到的这些数字化转型快公司,为大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有效的路径。这其实就是技术与产品驱动的数字化转型,“数字化转型必然要改变各种流程,靠人改流程往往推进不下去,用技术改造流程、把流程放到技术平台上自动化完成,这才有可能真正推动数字化转型的成功。”

开放心态,与合作伙伴一起挖掘用云量

在云计算时代,仅依靠微软一家挖掘用户的“用云量”还远远不够。这是因为用户需求本身十分广泛,不同的用户有着特定的需求,而没有一家云计算公司可以满足所有的云需求,因此一个开放的合作伙伴生态体系就尤为重要。

包嘉峰介绍说,微软以非常开放的心态与合作伙伴合作,完全不介意合作伙伴在不同的项目中打包不同云公司的产品与服务,比如同时把微软云、阿里云、SAP云、Oracle云等不同云产品和云服务打包在一起,共同满足用户的需求。

“我们完全不介意这种‘混搭’的合作伙伴解决方案,一方面是不同云厂商有不同擅长的技术组织,另一方面微软也在不断丰富自己云平台上的解决方案,相信从长远看一定是技术制胜。”

包嘉峰介绍,在微软云上就有SAP的解决方案,可能很多合作伙伴甚至用户还都不知道。现在微软越来越开放,在微软云上有50%多的虚拟机都是Linux虚拟机,微软也欢迎更多的合作伙伴解决方案入驻微软云。甚至有制造企业在微软云上搭建了自己的PaaS服务,再销售给其它制造企业,与微软一起挖掘“用云量”这个大市场。

未来三年,微软智能云计划每年在中国市场的翻番,关键就在于开放、开源、联合创新,只要能迅速积累合作伙伴和用户生态,加大对“用云量”挖掘,就能带来生态网络规模效应,这或许可能是几何级的增长。而这带给业界的启示就是,想要数字化转型成功,就要关注“用云量”。(文/宁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