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12-05

自2006年以Amazon Web Services(AWS)命名的第一个公有云产品S3发布,AWS就以服务全球开发者、创业公司和中小企业为己任。而AWS所创立的公有云模式本身,也是对传统企业IT的一场大反击。12年来,公有云一直反传统企业IT的昂贵、封闭和僵化,把低成本、灵活与可扩展的计算能力赋予所有的开发者,让普通开发者、创业公司和中小企业能够获得与大企业同等水平的计算资源与计算能力。

在过去12年间,AWS一直是以“工具超市”的模式组织其产品与服务的开发,涉及计算、存储、网络、数据库、移动、安全、开发工具、容器、无服务器计算、机器学习、物联网等丰富的种类与功能,为广大开发者提供了齐全的技术和平台。经过12年的发展,今天的AWS已经不仅拥有最大的创业者客户群,也拥有大量的企业级客户以及广泛的ISV和SaaS生态体系。

进一步,AWS在2017年与企业虚拟化软件及私有云第一大供应商VMware结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不断把各自的技术与平台引入对方的客户群中:2017年re: invent发布的VMware Cloud on AWS,2018年发布的AWS RDS on VMware以及2018年re: invent发布的VMware Cloud on AWS Outposts。而2018 re: invents发布的AWS Outposts可以在企业本地私有环境中部署AWS云服务,进一步把AWS推向了传统大型企业的IT环境。

Gartner预测,2019年全球IT支出将高达3.8万亿美元。而今天,AWS的年化营收(Revenue Run Rate)也才仅仅270亿美元。站在2018年底、2019年初,AWS已经对企业级IT市场做好了充分的准备,2018 re: invent发布了多项针对企业级IT环境的产品与服务,特别是针对关键企业应用的技术与解决方案,将为AWS打开新的成长空间。

事务处理与时序数据库

在AWS re: invent 2018上,AWS发布了两个重要的数据库更新:DynamoDB数据库的重要更新DynamoDB Transitions事务处理;以及时序数据库TimeStream。其中,DynamoDB Transitions对于金融级业务有着重要意义,而TimeStream对于工业级业务有着重要意义。

众所周知,DynamoDB是AWS历史最悠久也是最富盛名的NoSQL非关系型云数据库。作为非关系型数据库的典型代表,DynamoDB本身也能处理关系型数据,同时作为分布式云数据库技术还可以支撑电商等互联网规模的应用。

而DynamoDB Transitions的意义在于:这意味着DynamoDB也可以处理金融级业务,比如类似支付宝这样的互联网金融应用。DynamoDB Transitions为开发者提供符合ACID(Atomicity原子性、Consistency强一致、Isolation隔离性、Durability持久性)的金融级分布式数据库服务。其中的原子性即一次事务(transaction)中所涉及的所有操作全部执行或全部不执行,而这一点对于金融业务来说则非常重要,典型的是银行转账:这边扣了100块钱,另一边就必须加上100块钱,而不能这边扣了那边却没有加上。

DynamoDB Transitions不仅针对金融交易的处理,也适用于执行和管理订单、构建多用户的游戏引擎、跨分布式组件与服务的一致性协同操作等场景。DynamoDB Transitions在所有AWS的单区域DynamoDB表格中为缺省打开,而在DynamoDB全球表格中则缺省为关闭。用户也可以要求在DynamoDB全球表格中打开Transactions功能,但在不同区域则采用异步复制、最终一致的方式。

DynamoDB Transitions对于构建OLTP交易型数据库应用来说极具价值,而且还是天然支持分布式事务处理。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对Oracle数据库造成威胁,众所周知Oracle数据库就是以OLTP处理著名,很多大型金融机构都采用Oracle的OLTP实时交易处理功能。而在另一方面,AWS Redshift云数据仓库已经对Oracle的OLAP数据分析功能造成了威胁。在AWS re: invent 2018上,Amazon CTO Werner Vogels高兴的宣布在2018年11月1日,AWS将自己最大的数据库从Oracle迁移到了Redshift。

Timestream是另一个在AWS re: invent 2018上推出的重要数据库服务,该服务专门用于时序数据的收集、存储及处理,包括服务器和网络日志数据、传感器数据、IoT物联网数据及工厂OT数据等。AWS表示,Timestream一天可处理上万亿次的事件,而其成本仅为传统关系型数据库的1/10,并比一般通用数据库的查询处理时间快1000倍。Timestream还支持无服务器技术,这也就意味着Timestream可以自动伸缩以调整容量和性能。当然,AWS本身还提供了开源时序数据库Kafka的托管服务,与Timestream一起补充了AWS面向智能制造和物联网领域的数据库能力。

截止到了AWS re: invent 2018,AWS一共推出了关系型云数据库、非关系型云数据库、缓存云数据库、图形云数据库、时序云数据库以及区块链云分类帐数据库等六大类云数据库服务,而RDS on VMware则把AWS关系型云数据库服务带到了企业级私有环境中、Aurora全球数据库则把Aurora关系型云数据库的能力扩展到跨全球多个AWS分区、DynamoDB按需服务则让用户对于读数据和写数据的资源请求分开处理。

现在,在企业最关心的数据库方面,AWS站在了非常有利的位置:全面的互联网规模和互联网体验的数据库供应商。

深入企业IT腹地

长期以来,互联网公司出身的公有云被打上了不懂企业IT的标签。特别是前几年的公有云技术,与企业IT的脱节情况比较明显,很难在企业IT环境中落地。但近几年,这种情况有所改观,开源基金会也推出了针对企业IT环境的开源技术和解决方案。AWS则与VMware加强了合作,同时推出了AWS Outposts的企业本地环境部署版本、Firecracker这样的多租户隔离微虚拟化技术以及合作伙伴服务,全面与企业IT环境“接壤”。

AWS与VMware的合作可以说是开了公有云巨头与私有云巨头握手的先河。而这其实是VMware在公有云时代的灵活策略选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非常类似微软把Office软件“漫游”到各种操作系统和云服务上,VMware也把自己的核心软件定义数据中心软件VMware Cloud Foundation“漫游”到公有云上,甚至再从公有云“漫游”回企业本地IT环境中。

AWS Outposts已经引起了业界的极大反响:由AWS定制的机架交付到企业数据中心,并通过Amazon VPC服务连接到最近的AWS区域,从而让AWS服务可以延伸到企业的私有云和本地IT环境中,首批Outposts将发布EC2和EBS两种计算实例。随着AWS Outposts的发布,VMware也发布了VMware Cloud on AWS Outposts与VMware Cloud Foundation for Amazon Elastic Compute Cloud(Amazon EC2)。其中,VMware Cloud on AWS Outposts是把已经发布在AWS上的VMware Cloud on AWS延伸到Outposts环境中,这个版本理论上属于公有云版本,虽然用户体验与VMware的本地化软件一致,但计费的方式应该属于公有云的按需模式。而VMware Cloud Foundation for Amazon EC2则把VMware Cloud Foundation延伸到公有云及本地IT形态的EC2上,让企业可以充分利用vSphere与Amazon EC2这两种企业虚拟化与云化计算模式,还将VMware的Kubernetes服务拓展至Amazon EC2上,为企业交付一致的跨云开发体验,以及丰富的VMware、AWS和合作伙伴服务。

Firecracker是AWS开源的项目,直接使用Linux的KVM虚拟化软件,在底层虚机与上层容器之间进行了结合。特别是Firecracker的微虚机microVM功能,能够以最小开销方式在一台机器上快速启动上千个微虚机,这样就能让上层的每个容器都跑在微虚机中,通过微虚机隔离更底层的计算资源。Firecracker之前是AWS Lambda和AWS Fargate无服务器计算的底层技术,现在Firecracker可以运行在AWS的裸金属计算实例、其它祼金属服务器以及企业本地IT环境甚至是开发者的笔记本电脑上,2019年将支持AMD和ARM CPU。

在AWS re: invent 2018上还发布了Well-Architected Partner合作伙伴计划,该计划旨在培训AWS合作伙伴的架构能力,包括学习并把AWS的最佳架构实践应用到企业客户环境中,提升客户体验以及获得更多的销售机会,埃森哲、Rackspace、Bespin Global等30余家合作伙伴进入了首批Well-Architected Partner计划。在最新版的《AWS Well-Architected Framework》中,AWS总结了自己的开发实践:把开发决策和能力分散到各个开发工程团队,而不是集中式的决策和组织,而《AWS Well-Architected Framework》就是各个开发小团队的指导性文档。通过这个文档,AWS确保了自己内部以及企业客户所实施的IT架构都符合一致的原则。

很多企业在公有云上部署自己的IT系统时,需要更全面和更底层的多租户视图。这就是AWS re: invent 2018上发布的AWS Control Tower、AWS Security Hub和AWS Lake Formation。这些为企业提供了一个符合AWS Well-Architected Framework的公有云管理和治理框架,让企业可以更好的掌握自己在AWS上的计算资源。

今天,AWS已经聚集了上百家管理服务合作伙伴(MSP),帮助企业客户完成解决方案的规划与设计、构建与迁移、运维以及优化等四大方面的AWS云管理服务。而AWS定义的Next-Gen MSP还兼具再销售、业务支持服务、第三方应用销售与增值IP销售等业务,因此涉及到了整个客户生命周期的全部范围,AWS也把这类MPS称为Next-Gen MSP。根据AWS委托Forrester的一份调研,在一个三年期的研究时间跨度中,AWS Next-Gen MPS的服务占整体AWS MSP毛利的64%以及整体AWS APN合作伙伴毛利的22%。

在企业最关心的本地化部署、安全、隔离以及咨询与管理服务合作伙伴方面,AWS将在2019年下半年全面发力,从公有云向企业本地数据中心全面“入侵”。

云原生的新企业物种

随着AWS的不断发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客户,从创业公司和中小企业到大型企业。AWS在Amazon的2018财年第二财季报中宣布,已经有数千个企业客户在AWS里运行SAP工作负载,涉及几乎所有的行业和地理区域。而在Amazon的2018财年第一财季报中,AWS宣布所有已发布的AWS云服务和功能都已经符合欧盟的GDPR法规,企业可以放心地在欧洲市场继续使用AWS。

在中国,新零售和新制造企业已经开始在AWS上生长起来。Strikingly是一款简单易用的 SaaS 建站平台,公司于 2012 年中创办于美国硅谷,2013 年春进入硅谷顶级孵化器 Y Combinator,并成为第一支从 YC 毕业的中国团队,目前在全球 200 个国家和地区有数百万用户,现总部位于上海。从2014年开始,Strikingly 就把所有服务都迁到了AWS之上。2016 年,Strikingly 正式发布中国版产品 “上线了”,主要产品是标准化建站模板、小程序编辑发布平台,可以在 10 分钟内轻松发布一个网站、微信小程序和电商平台。“上线了”也是微信小程序发布量最大的服务商,占小程序发布总量的 3%。

2018年,Strikingly发布了新产品:“超级云名片”。“超级云名片”的功能不仅仅是名片,而是帮助企业通过微信平台进行更好的品牌营销、引流和销售。Strikingly技术副总裁龚凌晖在AWS re: invent 2018上接受采访时介绍,像电器企业的销售就可以把传统的三折页产品介绍转换为“超级云名片”,这样就可以追踪微信用户在某个页面上停留了多久并判断用户的感兴趣程度,还可以很容易地借助微信平台实现用户的转换与留存以及后续商机挖掘。“上线了”的建站产品可以帮助企业的非IT部门,如人才资源部、市场部等轻松建立自己的招聘或营销网站。除微信平台外,“上线了”也在拓展支付宝小程序、抖音小程序、今日头条小程序等多种轻量级应用平台。

睿视智觉是一家从事利用计算机视觉算法技术及FPGA加速技术的创业公司,睿视智觉加速团队核心人员曾工作于德国贝尔实验室及武汉邮科院,算法团队在图片自然语言理解与问答技术处于全球领先位置,曾在2015年的微软COCO图片自动标题比赛中击败斯坦福、微软、谷歌团队,算法综合参数获得全球第一的排名。目前,睿视智觉主要在工业和数据过滤这两个场景下为企业服务。

睿视智觉在创业之初,就在AWS F1上开发了FPGA加速模型,还在AWS上搭建了针对工业前端设备的自训练服务。睿视智觉CEO、联合创始人龚纯斌在AWS re: invent 2018上接受采访时介绍,之所以选择FPGA是因为发现GPU在面对大规模工业数据应用时力不从心,而FPGA则能提供最优的成本和技术组合。睿视智觉之所以选择数据过滤和工业场景,是因为这两个场景的数据累积多,而且工业领域的图像数据比例越来越高,非常适合机器学习算法。

在整个工业信息化体系中,睿视智觉处于数据层,另一个AWS的客户树根互联则处于信息化层。“根云”是中国较早进入工业物联网的云平台,连接了众多的工业装备,能够为各行业企业提供基于物联网、大数据的云服务,面向机器的制造商、金融机构、业主、使用者、售后服务商、政府监管部门提供应用服务,同时对接各类行业软件、硬件、通讯商开展深度合作、形成生态效应,覆盖了工程机械、农用机械、发电机组、纺织机械等四十多个行业。

作为一家在中国本土发展起来的企业,树根互联的技术团队可以利用AWS在北京和宁夏两个区域的云服务覆盖全国各地的用户。同时,由于AWS在中国与海外提供了一致的技术与平台,树根互联无需修改应用代码即可将“根云”部署到AWS的其他海外区域,利用AWS的网络优势为当地的客户提供低延迟的服务。例如树根互联在AWS欧洲区域为某大型工业特种泵及专业设备制造企业客户部署了一套基于新业务流程的国际版根云物联网平台系统,与客户一同在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亮相,宣布正式进入欧洲市场,目前系统正逐步转向商用。

树根互联CTO及联合创始人刘震曾在罗技、微软、IBM、诺基亚等国际公司任职,曾任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诺基亚发展中国家研究院院长等职,他也是国际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院士。刘震在AWS re: invent 2018上接受采访时表示,“根云”以PaaS为主,特色是为工业企业提供了云端的数据管理、流处理以及工业数据分析平台,以满足工业数据的多样性和特殊性要求。而树根互联与AWS合作IaaS,快速推向全球市场。

以Strikingly、睿视智觉、树根互联为代表的云原生企业新物种,可以说是完全生长在AWS的平台之上,这与之前的传统企业模式有着重大差别,他们所提供的开发运维能力、机器学习算法和FPGA加速能力以及数据分析处理能力,都是新一代数字商业模式的代表。相信随着更多云上原生新企业物种的出现,将进一步加强AWS对传统企业生态的拉动效应。

站在2018年底和2019年初,已经12年的AWS才刚刚走完了“青少年”时期;随着AWS把自己的技术生态向传统企业IT环境延伸,AWS的“成年期”才刚刚开始。270亿美元的年化营收,在一个3.8万亿美元的全球IT市场面前,AWS还有着广阔的前景空间。(文/宁川)

2018-12-03

(云徙科技创始人及CEO包志刚)

阿里巴巴CEO张勇在2018年10月31日致股东信中提及:阿里经济体在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生活的同时,也在形成一个帮助企业完成数字化转型的基础设施。这个基础设施,就是“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

“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到底具体长什么样?此前在2018年8月,阿里云首次发布“双中台+ET”数字化转型方法论,揭示了“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的模型。2018年9月,基于阿里技术与商业实践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创业公司云徙科技宣布获得1.5亿元A+轮融资,同时推出双中台战略:业务中台+数据中台。

2018年11月22日的广东云栖大会上,云徙科技创始人及CEO包志刚以及CTO李元佳分享了双中台战略及实践。

业务+数据双中台

(云徙科技的双中台产品体系)

什么是业务中台?什么又是数据中台?包志刚一句话总结:业务中台是“+互联网”,数据中台是“互联网+”。

云徙科技成立于2016年,包志刚曾在中国一家大型企业服务公司担任公司高级副总裁,主导过20多家企业的咨询项目,有近20年企业IT咨询及服务经验。2018年9月,云徙科技发布的数字双中台(i-Digital Engine)2.0以业务和运营管理为观点:其中的业务中台发布了13个共享服务中心及10个基础组件,13个共享服务中心有用户中心、会员中心、商品中心、交易中心、营销中心、结算中心、库存中心、物流中心、店铺中心、消息中心、内容中心、客服中心、评价中心,这13个共享服务中心可满足新零售业务运营的大部分需求。10个基础组件则偏向技术,用于支撑共享服务中心。

数据中台则是基于阿里大数据中间件搭建的轻量级大数据平台,主要提供了10大模型和8大数据服务。其中,10大模型为事件模型(浏览、交易、支付)的流量域、交易域、商品域、支付域、评价域,以及主题模型(人、货、场)的会员、商家、经销商、商品和店铺;基于10大模型,向上提供8种服务——商品分析服务、活动分析服务、买家分析服务、流量分析服务、交易分析服务、标签查询服务、人群筛选服务、自助打标服务。简单的理解,10个模型为新零售业务提供了基本的数据模型,而8个数据服务则为新零售业务提供了用户画像、商品画像、流量分析等运营服务。

对于企业数字化转型来说,现在就可以利用云徙科技的业务中台,迅速像搭积木一样快速搭建前端互联网业务,这就是“+互联网”;而数据中台则打破了不同业务部门之间的烟囱式IT架构、打通了数据孤岛,实现了“一切业务数据化”的目标,让全域数据沉淀到一个统一的数据平台上,进而可以实现数据驱动创新效果,例如可以快速在已有数据的基础上,孵化保险、教育、健康等周边生态业务,这就是“互联网+”。

李元佳强调,云徙科技最新推出的双中台战略,把数据中台的作用提高了,原先是业务中台起更大的作用,而现在把业务数据沉淀到数据中台后,打通全域数据形成不同的数据模型和事件模型,向上赋能企业的数字化运营。双中台战略,完成了业务数据化和数据业务化的过程,为下一步的数字化业务创新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所谓业务中台与数据中台的相互促进和连动,即业务中台提供丰富的数据、而数据中台则对所有数据进行汇聚后再反向指导业务。具体理解,企业客户在业务中台之上开发了一个营销促销活动,通过数据中台就可以清晰地看到哪一个区域的营销指标达标了,如果没有达标就会及时通知当地经销商团队,快速调整营销策略。这就是典型的用数据指导业务,让数据回到业务本身。

在双中台之上,就是新零售与新营销应用,而双中台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企业实现新零售和新营销创新。包志刚认为,新零售和新营销创新要三步走:第一,通过互联网架构、云计算技术构建企业全渠道体系,实现会员通、商品通、交易通,以及整个营销渠道的全局管理。第二,当营销业务中台沉淀了大量数据,再通过数据中台实现数据驱动业务的互联网化运营。第三,通过双中台积累的大量数据和实践,进行业务的创新,包括端的创新、场景的创新、业务模式的创新。针对新零售的全渠道销售和营销,云徙科技提供了全渠道销售i-Sales和营销智能i-Marketing以及智能服务i-Service三大应用类产品。

包括业务中台和数据中台在内的数字中台,全渠道销售、智能化营销和智能服务在内的SaaS软件,这就是云徙科技的“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服务。

改变做生意的方式

(利用数字中台快速构建应用)

在2017杭州·云栖大会上,茅台电商技术总监高文立分享了一张喜人的成绩单:从2012年开始,茅台电商交易额连续五年年增长率超过200%,“茅台云商”新零售平台成交额将达80亿元。

茅台借助阿里云上线的“茅台云商”,平台集社会化营销、溯源验证、大数据精准营销、跨界精品销售、收藏拍卖等于一体,推动线上线下的高度融合,阿里云与合作伙伴云徒科技共同为茅台打造了“业务中台”。 按照阿里云企业级互联网架构“厚平台、薄应用”的理念,茅台电商的中台包括营销中心、会员中心、商品中心、交易中心等十多个共享服务中心。

茅台云商平台形成精准的营销闭环,前至生产流水线、供应商包材,后至所有经销商、零售终端和消费者信息,以及终端卖出的每一瓶酒都会进入茅台云商数据库。基于全域数据,茅台还在打造线下智慧门店,不仅配备智能客服机器人、无缝支付体验,智慧门店还更懂用户,用户进店的那一刻,店员就能知道用户画像。

中台战略是阿里于2015年提出来的。阿里就像其它公司一样,也经历了从传统IT支撑公司业务到业务数据化再到数据化运营并不断孵化互联网业务的过程。今天,阿里巴巴中台战略的三个核心产品为企业级分布式应用服务、分布式数据库和消息队列服务,可以帮助企业快速构建出灵活而快速支撑业务、能够应对互联网各种业务场景的中台。云徙科技正是基于阿里的这些技术产品之上,快速帮助企业客户建立自己的双中台以及基于双中台推进数字化转型。

李元佳强调,云徙科技两年实践下来,中台战略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路径。建设中台是一个系统的工程,因为双中台是企业IT系统的基座,引入中台势必需要对现有系统做不同程度的重构。云徙科技与客户一起梳理营销、交易及客服等业务,让企业能够在数字化转型中真正获益。

云徙科技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整体赋能,包括开发、运维、合作伙伴接入规范等,帮助企业实现IT建设、渠道和方法的总体转型,降低导入整个系统的成本。包志刚则强调,企业数字化转型导入双中台和新零售界面,首先必须是一把手工程,企业领导者要想清楚互联网模式和互联网运营与传统做生意方式的不同之处,例如当有了业务中台和数据中台后,就能实现互联网业务的运营,包括吸粉、转换、团购、秒杀以及千人千面电子货架、会员精准画像和精准推荐等。

在双中台和数据化运营之后,云徙科技还帮助企业进行数字化业务创新:端的创新,包括抖音广告、微信活动、天猫活动等;场景智能化,增强用户体验感和智能化,例如护肤品品牌通过日晒时间和位置调研以及皮肤深度拍照及图像识别,提供相应的配方及采购建设,提高复购率;业务的延伸,例如房地产公司从服务业主和建筑本身,延展到服务于生活圈业态,包括装修、家具、商业、医疗、养老、教育、酒店等多业态发展。“所有的系统都要长在一个中台之上,原来已有的数据资源就可以快速共享给新业务。就像淘宝和天猫聚集了大量商品、结算、商家信息,就能培养聚划算、闲鱼、蚂蚁金服等高利润的业务,因为所有的会员是打通的,这就是阿里新零售实践沉淀能力后再赋能到企业。”包志刚强调。

“数字化趋势是一个社会发展的新时代,互联网已经到了产业互联网下半场,这波机会是中国企业的机会,再不抓住就赶不上世界潮流了。欧美没有中国这样的互联网产业,中国有最好的场景、有大量消费者,数字化转型必须要做!”包志刚的这番话,或许验证了为什么在资本寒冬的2018年,云徙科技还能获得1.5亿A+轮融资的原因——数字化转型是整个市场所看好的方向,批量复制数字中台就是快速推进数字化转型的重要路径。(文/宁川)

2018-12-01

2012年的时候,专门研究SaaS商业和创业模式的美国SaaStr博客开始了创作之旅。今天,SaaStr是全球最大的SaaS社区,该社区的成员主要为ARR(Annual Run Rate)在1亿美元以下的SaaS公司。2015年,首届SaaStr年会召开,此后即成为SaaS创业领域最大的聚会。另一家专门研究大型软件企业与云服务公司的美国技术服务协会(Technology Service Industry Association)则关注财富100强技术领袖企业的SaaS业务最佳实践。

从2015年起,中国进入了SaaS创业元年,企业级SaaS创业项目集中式爆发。而当时国内的企业级SaaS项目的评估方式,借鉴了美国SaaS产业的研究成果。诸如ARR(Annual Run Rate)、MRR(Monthly Recurring Revenue)、LTV(Customer Lifetime Value)、CAC(Customer Acquisition Cost)、ARPA(Average Revenue per Account)、Churn Rate等SaaS业务及商业模式指标逐渐为中国SaaS创业生态所接受。而对于企业级SaaS究竟是走服务大企业还是服务中小企业的路线、究竟是走产品型还是企业服务商业模式,一直是美国SaaS产业研究的焦点,在中国也经历了反复的选择过程。2018年,美国企业通信服务创业公司Twilio经历起伏后终于进入大牛市,而中国在2015年涌现的类似创业项目却始终没有大的发展。

究竟是不是企业级SaaS创业的“美式栽培法”是在中国否水土不服?专注于中国企业SaaS项目投资的中路资本负责人石矛,从2012年底开始从事云计算赛道投资,属于国内最早一批关注企业服务市场的投资人。到目前为止,石矛拥有8年风险投资经验,主导投资了博科软件、小i机器人、云帐房、生意专家、数赢信息技术、寓小二等项目。

在2018年11月举办的钛资本“新一代企业级科技投资人投研社”在线研讨会第七期上,石矛分享了对中美SaaS类企业应用发展的看法。

企业级SaaS在中国的发展

根据石矛的投资经验,把SaaS在中国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2012-2014年,是中国企业级SaaS的开荒阶段。

此阶段的关键词是To B业务To C化、免费&通用软件、关注沉淀数据、通过服务小微企业做大规模。这些关键体现了当时SaaS创业生态的主要思考结果,特别是互联网创业及投资思维对于企业级SaaS创业初期生态的影响。

这个阶段,石矛主导投资的几个SaaS进销存软件和SaaS ERP产品项目,虽然后来完成了几轮融资,但是到今天还没有成长起来;当时主导投资的某智能机器人项目,借助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形成通用性语料库,也曾期望沉淀内容所带来的巨大价值,但后来进展并不顺利,最初的商业模型经验证后也不成立。

但在当时,已经出现了菜市场卖猪肉的大叔都把支付宝和微信的二维码挂在胸前的现象,于是企业级SaaS投资人及创业者们开始意识到小微企业的刚需是流量和支付。

所以石矛对第一阶段的总结是,中国企业级SaaS的“空气”和美国市场截然不同,美国企业级SaaS的“空气”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中国企业级SaaS的“空气”是“羊毛出在猪身上,狗买单”。

中国企业级SaaS的的“空气”都不一样,何谈美式栽培?

第二个阶段:2014年-2016年,中国企业级SaaS创业的爆发期。

此阶段的关键词主要只有一个——大客户!技术产品不重要,主要看销售。在To B业务To C化的尝试失败之后,国内企业级SaaS创业公司纷纷转向大客户,开始了融资竞赛,进入更加烧钱的阶段。

在2016年的时候,石矛开始研究Service Now、Workday、Salesforce、Splunk、Netsuite(后被收购)、Adobe、Intuit等海外SaaS公司的创始人背景,发现Service now创始人曾是BMC的创始核心,Workday创始人从70岁才开始创业并之前创立了非常不错的公司叫PeopleSoft,Salesforce和Netsuite创始人分别来自Oracle销售高层和技术负责人,Splunk创始人虽然没有IT巨头背景但已经是第五次创业。

这些美国企业级SaaS公司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其创始人大都来自顶级IT企业,或已成功创办一家IT软件公司,对于产品功能有着极致追求,而且产品功能涉及的流程和逻辑非常复杂——这些创始人可以说都是顶级的企业级产品经理。反观当时国内企业级SaaS创始人的背景,此前经历或与企业IT的关联不大,或者缺乏参与复杂、大型IT项目设计的经验。

所以,中国企业级SaaS的“种子”与美国截然不同,美式栽培也无法成立。

美国软件市场除了核心团队脱胎于企业IT巨头的核心团队,产品也是相对标准化的“重型武器”。他们注重专长分工,建立了完善的生态产业链。而国内企业级SaaS软件市场常常陷入两难:把产品做轻,成为一种工具,却很难形成商业模式,在“羊毛出在狗身上”的路上越走越远;而产品一旦做重,陷入项目定制的泥潭,成为劳动力密集型产业。

这个时候中路资本又追加投资了某已投资的ERP项目。该项目在成立至今的22年时间里一直在做一件事,就是让自己的企业级产品脱颖而出。在过去十几年里,它尝试过财务、供应链、ERP等企业级软件,但收入始终很难突破1亿元(这也是大多数国内企业级软件的状态),直到自主研发的无代码开发语言的成形和完善。无代码开发系统并不是新发明,而是基于Java高级语言,构建了一个敏捷开发平台,可以根据应用的复杂度搭建出流程逻辑。该项目基于此语言的第一个尝试就是高度对标某世界级ERP产品,面向企业大客户。中国的高端ERP一直是以实施和二次开发为主,几乎没有自主知识产权的ERP软件能够做到复杂业务流程、财务业务一体化,此项目作为国产软件在这方面实现了突破,已计划明年第一批冲刺科创板。

前面提到的智能机器人项目在2016年左右放弃了通用语料库,改做行业垂直应用,不断通过项目来完善产品。2018年上半年,中路资本完成了该项目的退出,实现了20倍的回报。

第三个阶段:2016年至今,混乱期。

此阶段的主要关键词是SaaS企业PaaS化。忽如一夜,所有的SaaS企业都开始打造PaaS平台了。

中路资本在这个时候投资了某知名财税项目的A轮。2016年的资本市场也极其寒冷,尤其是企业级SaaS领域,大部分创业项目的亏损巨大、士气低落。而此项目是为代理记账公司提供软件,一套能卖多少钱呢?但是当时迎来了营改增的趋势,电子发票时代到来了,企业做账流程发生了根本变革,而一个好的软件产品带来了效率的极大提高。实际上,今天大型记账公司的每年软件支持费用超过百万。该项目经历两年过程,实现了健康的现金流,而且都是来自于纯软件收入。

好的现金流是企业最优质的“土壤”。Salesforce一直亏损,为什么估值越来越高?因为它的现金流在最近几年都为正向,资本界认为Salesforce盈利是迟早的事情,这类似于几年前对Amazon的观点。

有两个公式大家可能都听过,但一直被忽略:第一,CAC < 12X MRR,平均单个企业的获客成本一定要低于未来12个月的毛利贡献。一个简单的例子,投资一个租赁设备项目,不考虑维护成本而只看现金流,如果12个月能回本就是一个好生意;第二,LTV > 3X CAC,客户的生命周期价值要至少是获客成本的三倍,也就是说在第一年回本后,之后的两年还能贡献收入。反过来看今天中国大部分的企业级SaaS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如果一个企业的现金流模型都无法达到正向,证明其经营模型有本质性问题。

经营模型是一个企业的“土壤”,当中国企业级SaaS的经营“土壤”与美国的截然不同时,何谈美式栽培?

今天,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级SaaS创始人来自于SAP、用友和金蝶等传统IT公司。例如前面提到的ERP项目的很多同事来自SAP、智能机器人项目的创始人来自用友、财税项目创始人来自金蝶。

然而,SAP、用友和金蝶这三家公司的经营现金流都属正常,都没有出现过大面积亏损;羊毛都是出在羊身上,也未找狗买单;从种子、土壤和空气的角度去评价都是“美式栽培”;目前还都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但还不能算成功;客户既有大客户也有小客户。

所以,有个值得继续思考问题:是不是正因为中国企业级SaaS没有按照美式栽培,才水土不服?

中美企业级SaaS公司生存环境的差异

前面提到,中美企业级SaaS发展的空气、种子、土壤都截然不同,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

第一,企业用户的需求敏感度不一样。在未来几年,SaaS会像电一样成为标配,但不会是亮点,所以投资人更要看重上层应用。也就是到底满足了用户什么需求,用户的付费临界点在哪里。这时候“美式栽培”就不适用了,因为中美企业用户的需求敏感度不一样。

美国的大客户都是世界500强企业,而中国的大客户分为央企和大型民营企业。民营企业一般是老板说了算,如果老板没有充分放权,或者没有充分意识到SaaS软件带来的效率提升,促使买单就非常困难。而央企的决策流程非常长,而且有规避风险的考虑,创业企业的IT产品很难进入到央企体系。好在现在有国产替代化政策红利,对于企业级SaaS公司来说,扎扎实实地做好产品就有机会谷底反弹。

第二,国外的五百强企业都是职业经理人模式,通过期权,把公司利益与个人利益绑定。而央企都是垄断性行业,IT系统很难直接影响产值,也难以对央企领导人的KPI产生影响。

第三,企业级SaaS领域的人才分布也存在差异。中国很多优秀的SaaS人才都被BAT抢走了,一般创业公司的产品也不会被BAT采用。美国的情况则不一样,谷歌、亚马逊、苹果等都会采用初创公司的产品,只要技术好就会收购,形成了正向循环。但这几年,从SAP等企业走出了越来越多的人才,又借助国产化春风找到行业的真实需求,也能满足大客户的需求,创业企业就有尝试的机会了。

作为企业级解决方案提供商,需要赢得甲方的信任,这对于新人来说需要交很多学费。因此,与其投资新人,不如投资那些行业的老兵。

第四,中国的企业级市场往往与政策、行业趋势有密切关系。比如银行的风控、系统集成、二次开发,大多是为了满足银监会、央行的要求;很多央企要到海外上市,集团中有上千家子公司需要实现财务一体化。所以,在中国做To B创业,需要考虑在市场中发生了哪些政策或者行业性的变革,这也是比较好的切入口。

关于企业级SaaS的几点探讨

第一,如何从“跪着挣钱”到“站着挣钱”?

大B企业往往需要强定制解决方案,这种方式被形容为“跪着挣钱”。“跪着挣钱”这个现象,目前在国内处于无解状态。

国内不论是做实施的汉得信息,或者做二次开发的东软、中软等,都是在 Oracle、SAP 的产品上做二次开发。在国产化的春风下,有没有可能去替代Oracle、SAP?可以做替代的尝试,这样至少可以从“跪着”到“深蹲”。深蹲也是为了积蓄能量,更好地站起来。

当然,有人会说做交易型数据库很难,银行也很难在核心业务中用新数据库产品去替代Oracle。但还有很多做新型分布式数据库的机会,都是面向新的业务场景,有很多新的诉求等待挖掘。

在新的业务层面,中国的软件企业有机会实现弯道超车。比如,随着“军民融合”的推进,让原先体制内的资源与机会都对外开放,那么在新的业务上,体制内外的人都站在了同一起跑线,这其实就是机会。

第二,面对高维打低维,企业级SaaS公司该怎么做?

一个公认路径是当把要求最复杂、要求服务交付水平最高的头部企业客户占领后,就可以探索出效率最大化、产品最集约、服务最高效为原则的一套方法。由此再以高维打低维的方式进入到其他行业和领域,就会变得游刃有余。

在前不久的Oracle云大会,Oracle收购的NetSuite今年发布的财税云给出了惊爆价——每个月八千,也就是一年小十万。十万元对于中国中小企业来说不低,但对于Oracle来说,这个价格是真的是下沉了。像Oracle这样的企业在中国都已经选择了下沉,说明这个行业的发展必须与时俱进,尤其是Oracle、SAP必须要向云转移。国际巨头的下沉,对于国内的企业就是高维打低维。当Oracle都下沉了,国产软件该如何应对?

第三,快速扩张与现金流如何平衡?

这其实是一个相辅相承的过程。每一个企业突破的临界点都不一样,而一样的是企业都不应盲目扩张,而是带着敬畏的心,慢慢向前。

较大型的企业级SaaS公司要采取自上而下的方式。比如那个ERP项目与中国工程院的研究员、教授和专家形成了一个高层的技术联盟,自上而下给出软件认定标准。但这不是一般小企业可以复制的做法。对于中小型企业级SaaS公司,比如那个财税项目,客户可能就是小型代理记账公司,但是它生存得也不错,主要原因是找到了很好的投资人,而且在推的过程中没有盲目扩张,也就是犯的错误少。而有些企业融了五次资,换了五次概念,其实还在原点。当资金的利用效率更高,现金流和业务得到较好的匹配,在这个阶段慢就是快。

对于现金流,创业公司要每个季度、甚至时时关注,发现势头不对就要提前融资。

SaaS模式的本质

有人也许会质疑,前面所举的例子中,有两个并不是基于云的模式。SaaS从字面理解是Software as a Service,这里面并没有提到云的概念,即便是涉及云的概念,也不一定就指的是公有云。

SaaS的核心是软件即服务,SaaS软件既不是代码也不是算法,谁能够把软件服务最大程度标准化,谁就找到了SaaS行业的奥秘。今天的SaaS公司并不强调自己的公有云优势,也不强调在基础设施和架构方面的创新。如果都是架在阿里云或数据中心上,传统软件到底比所谓的公有云SaaS落后在哪里?所以,关于SaaS的本质,还是要理解软件即服务的核心。

很多事情,不能因为没有见过,就选择不相信。一个SaaS项目,每年60万客户,每个客户付费1000元,净利过亿,获客方式独特,明年也要创业板报材料,这样的案例真实存在。正如马云所说,不是因为看到了才相信,而是因为相信了才会看到。

钛资本研究院观察

2012年以来,许多美国成功SaaS公司的产品模式,在移植到国内后并未能发展到预期目标,这也折射出中美两国在SaaS类企业应用在市场需求和商业模式、产品和团队特点、经营发展模式等方面的巨大差异。

必须要指出的是,美国科技创业公司做的是全球市场,其产品、技术和服务都是针对全球市场的共性需求而开发的;而中国科技创业公司往往把目光拘泥于本国市场,在提炼客户需求时也只能提炼出本国企业的共性需求,往往在这个过程中就走向“产品+服务”,甚至是重服务的模式。例如Twilio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针对全球开发者的不同需求而提炼出产品特性,往往具有更广的代表性、兼容性和包容性,以及更强的产品化架构;而中国的开发者数量虽然众多,但由于一国市场的同质化而导致产品特性提炼不足,只能靠定制化解决方案来补充,从而导致产品化过程“走样”。

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在经历了泡沫和波谷后,一些踏实发展的企业级SaaS公司正在成长起来,他们大都直接契合客户愿付费的刚需,有成熟经验团队和可复制性的产品,高度关注现金流并少犯错。而与此同时,美国的SaaS产业研究也在与时俱进,特别是SaaS企业的商业成熟周期往往要达到8-10年(参考AWS的赢利周期),而2018年才刚刚进入第一批美国SaaS公司的成熟期,首次出现了Twilio这样出人意料进入大牛市的现象,因此美国SaaS企业研究也在突破之前的一些结论。

美国企业级SaaS的探索刚进入收获期,中国企业级SaaS的探索仍在路上。“美式栽培”有借鉴意义,但中国企业级SaaS也有自己的机遇。归根结底,企业级SaaS与传统企业级软件一样,在本质上仍是要解决企业用户的刚需,只是软件交付方式的不一样而带来了不同的思路与视角。

2018-11-30

如今的微软已经一跃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高科技公司之一。2018年11月底,微软公司市值曾两次超越了苹果,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之后也一直处于与苹果胶着的状态。市场惊叹微软是一家有能力改造自己并取得成功的公司!自微软CEO萨堤亚·纳德拉于2014年2月上任以来,微软就处于稳定复苏的状态中,而纳德拉上任之后最震惊业界的举动之一就是对外宣布微软爱Linux。如今,继Linux之后,微软更爱下一个“操作系统”:ONNX。

ONNX(Open Neural Network Exchange)是2017年9月由微软与Facebook、AWS共同创立的开放神经网络格式交换计划,其目的是提高神经网络软件之间的互操作性,也就是可以用不同的神经网络框架开发软件,但经过ONNX的格式交换后就可以转换成通用软件运行在Windows、Linux以及苹果OS硬件及云服务之上。ONNX吸引了AMD、ARM、NVIDIA、INTEL、高通、华为、HPE、IBM等芯片及服务器巨头,以及百度、腾讯、阿里等互联网巨头,还有MathWork、CEVA、Synopsys等专业软件和集成电路公司等20家全球企业。

2018年3月,微软宣布将在下一个Windows版本中原生支持ONNX硬件加速功能,这把ONNX推向了上亿的Windows设备,包括IoT边缘设备、HoloLens、2合1笔记本以及桌面PC等。这意味着数据科学家和开发者用Facebook、AWS、BAT等公司的深度神经网络框架所开发的模型,可以直接部署到上亿的Windows设备中。ONNX还原生支持Linux Ubuntu虚机、Azure ML服务、Windows Server 2019虚机,并通过转换程序连接苹果等设备。

2018年11月26日,ONNX研讨会首次来到中国。微软项目总经理Venky Veeraraghavan在2018 ONNX中国研讨会后接受采访时表示:AI想要成功,必须要软件和硬件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这可以类比商用操作系统的思路:一处开发的应用软件,可以处处运行在不同硬件上。

打通人工智能落地最后一公里

(微软项目总经理Venky Veeraraghavan)

人工智能已经成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核心驱动力,正在对世界经济、社会进步和人类生活产生深刻的影响。普化永道曾预测,由人工智能所带来的全球GDP增长,将在2030年达到14%,即15.7万亿美元。但Gartner的2018年CIO议程调查却显示,全球仅有4%的CIO实施了人工智能项目,尽管还有46%的CIO已经开发了人工智能相关计划。

换句话说,人工智能在落地方面还遇到很多挑战,其中之一就是不同深度神经网络框架之间缺乏互操作性。简单理解,用一种深度神经网络框架训练出的模型,并不能直接用在其它神经网络框架所支持的运行平台(即推理平台),例如Caffe2训练出的模型仅能运行在Caffe2支持的硬件上,这相当于间接创造了人工智能的“孤岛”。而开源的神经网络框架都多少种呢?主流的开源神经网络框架至少有十余种。

除了神经网络框架之间的差异化处,神经网络软件如果想要运行的好,还需要与不同硬件系统之间的打磨。NVIDIA GPU、Intel CPU等都提供了神经网络的硬件加速功能,HPE、华为、IBM等Linux和Windows服务器以及微软的Windows设备等,都需要在芯片、板卡和操作系统及应用软件之间进行整体优化,才能达到流畅的人工智能应用运行效果。

Venky Veeraraghavan表示:“在谈到深度学习的时候,会涉及到海量的数据处理,这就意味着需要有极高速或者可加速的硬件设备。但开发者会遇到不同的硬件接口、不同的界面和不同的格式,这是很困扰的事情。ONNX在硬件和软件之间提供了通用的语言和界面,让硬件和应用软件有机结合起来,运行在任何地方。”

微软ONNX技术进展

ONNX带来的互操作性可以让各种开发创意更快速地投入生产环境。利用ONNX,数据科学家可以为其工作选择最适合的框架,而开发者花费更少的时间就能训练出适合生产环境的机器学习模型,并且将其部署到云端或者是边缘。同时,ONNX也使得开发者能更灵活地在不同框架间切换,为不同的场景选择最佳的深度学习模型。

目前,在多种人工智能开发框架中都能创建ONNX模型,包括PyTorch、Chainer、CNTK、MXNet、ML.Net、TensorFlow、Keras、SciKit-Learn,还在不断增加。此外,为ONNX模型实现可视化和加速的开发工具生态系统也已初具规模,已经出现了针对典型场景预先训练的ONNX模型。2018 年 9 月,ONNX 社区发布了 1.3 版本的模型标准。

作为ONNX的主要支持者,微软的主流产品,包括Bing、广告、Office、视觉服务等,后台都开始采用ONNX格式。2018年10月,微软发布了ONNX Runtime运行时预览版,这是一个高性能的机器学习推理引擎,可以用最有效的方式利用各种芯片加速器,从而实现跨多种硬件平台和设备运行神经网络算法的结果。

微软ONNX Runtime兼容ONNX 1.2版本,自带支持CPU和GPU的Python包,可在Azure机器学习服务或任何运行Ubuntu 16的Linux设备上进行推理运算。ONNX Runtime的发布进一步扩展了微软对ONNX的支持,除了让ONNX模型推理可以在多种平台和设备上运行外,ONNX Runtime全面覆盖和支持ONNX定义的所有运算符,能为一系列不同平台和硬件的组合提供多种定制化的加速器,从而保证推理运算的最佳性能表现。INTEL、NVIDIA都在积极将ONNX Runtime整合到硬件加速器中,目前INTEL的MKL-DNN、nGraph编译器以及NVIDIA优化的TensorRT推理引擎都已完成整合。

在2018年3月发布的Windows机器学习(Windows ML)为ONNX提供了操作系统层面的支持。通过Windows ML,开发人员可以在云服务中训练模型并将其导出为ONNX格式,之后就可以通过Visual Studio在Windows应用程序中内置ONNX模型。现在,Windows ML可利用任何支持DirectX的GPU为其提供硬件加速,从服务器到物联网的各个版本的Windows都能提供这项功能。

ONNX模型可以通过Azure 机器学习(Azure ML)、ONNX Runtime和Windows 机器学习等方式部署到Azure云中、Windows 10设备、Linux设备或使用ONNX社区提供的转换器部署到其它平台。在通过ONNX建设开放互操作人工智能生态系统的同时,微软也在将Azure打造成最佳人工智能云平台,从预先训练好的模型到帮助构建模型的云服务,Azure提供了完善的机器学习平台。

为了简化语音、视觉、语言相关机器学习解决方案的开发,微软在认知服务中提供了一系列强大的预训练模型。微软在云端提供了多样化的机器学习服务,从Azure Databricks、Azure机器学习服务到机器学习虚拟机,可以满足不同规模的使用需求。为了帮助开发者更快速地构建和训练模型,微软还提供了大规模GPU集群上的分布式深度学习能力。一旦完成了模型的训练,开发者可以自由选择部署到本地、云端,或者是包括离线环境在内的边缘环境中。

除了ONNX Runtime,微软也发布了ONNX.JS,让web开发者可以直接在浏览器中运行训练好的ONNX模型,不但能够减少服务器到端的通信需求、保护用户隐私,还提供了免安装、跨平台的浏览器内置机器学习体验。ONNX.JS支持CPU和GPU运行,可以借助一系列优化技术减少CPU和GPU间的数据传输,减少GPU处理的循环次数,从而将性能最大化。

开放标准需要中国的参与

(微软人工智能平台团队首席项目经理Prasanth Pulavarthi)

对微软而言,ONNX研讨会在中国的落地不仅能够让中国的开发者和企业获得更加方便的深度学习框架格式,同时也能为ONNX创造更大的发展空间。

Veeraraghavan表示:“在开源标准的范畴之下,如果没有中国的参与,没有中国企业的采纳,实际上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很难想象某个开源标准仅仅是美国标准而没有得到中国的认可和采纳,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花费时间和精力来中国组织ONNX活动的原因。我们希望借此机会将中国本地的伙伴和客户都吸引到ONNX联盟中,最终实现一个统一的、开放的软件平台和标准,让各种不同的神经网络模型可以处处运行。”

据微软人工智能平台团队首席项目经理Prasanth Pulavarthi介绍,有超过20多家相关的中国企业和合作伙伴来到首届中国ONNX研讨会,就重要的技术发展方向以及具体规则或者标准制订进行了探讨。“阿里巴巴、腾讯、华为和百度等都已经加入了ONNX,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中国将在ONNX的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Pulavarthi表示。

现在ONNX并不能解决所有的痛点和问题,但处在快速发展和成熟当中,随着市面上越来越多的神经网络模型出现以及越来越多的客户在使用,为ONNX提供了学习、反馈、总结的机会。Pulavarthi强调,ONNX的工作也不能凭借微软一己之力完成,更多是一个社区的共同努力,ONNX本身就是以社区开展工作的联盟,IBM、Facebook等都贡献了转化器。

ONNX在中国的落地不仅要吸引中国的大小企业,还要有政府以及大学学界的关注和参与。“总而言之我们的目的就是希望为整个AI的世界搭建一个统一、开放的平台,让所有各方都有机会真正参与进来。”Veeraraghavan强调。

微软对ONNX的“爱”是真爱。除了把上亿Windows设备以及Windows产品与服务都贡献出来,微软还投入真金白银和时间精力,搭建起了一个团队负责在中国AI开源社区进行推广。该团队负责人、微软中国人工智能产品部主管唐猛表示,“接下来微软会在ONNX推广、宣传、社区关系建设方面有较大的投入。我们的工作还在起步阶段,在未来将会听到更多关于微软在AI开源社区方面投入的消息。”(文/宁川)

2018-11-29

(AWS CEO Andy Jassy与VMware CEO Pat Gelsinger同台)

美国时间2018年11月28日举办的2018 AWS re: invent大会上,AWS CEO Andy Jassy在宣布了一系列新的云服务之后,邀请VMware CEO Pat Gelsinger上台,共同宣布了最新的混合云举动:将于2019年推出AWS Outposts服务,即把AWS公有云带到私有云环境中;该服务首先将基于AWS自己的硬件,提供两种软件——VMware Cloud on AWS以及原生的AWS云软件。在随后答记者问中,Andy表示不排除与HPE、DellEMC等硬件厂商合作的可能。

自2006年推出AWS之后,AWS就是坚定的公有云支持者。如今,AWS已经在全球公有云市场毫无争议的领导者。根据Gartner的2018年8月全球IaaS市场数据,AWS占据51.8%的市场份额,第二位的微软占据13.3%,第三位的阿里占据4.6%。而AWS的年增长达到46%(2017年Q3到2018年Q3)、年化营收达到270亿美元(2018年Q3)。作为这样一个在公有云产业占主导地位的厂商以及坚定的公有云倡导者,谁也有没以想到会在2018年底宣布进军私有云市场。

当然,AWS并不对外称私有云,而是类似微软AzureStack那样对外称混合架构或混合云。在2015年5月在Ignite大会上,微软首次公布了Azure Stack系统,随后推出了三个技术预览版,2017年11月微软CEO Satya Nadella亲自到中国发布AzureStack。AzureStack的首批硬件合作厂商有DellEMC、HPE、思科和联想,而在Azure Stack一体机集成系统里是与Azure一致的IaaS与PaaS软件,这也就意味着一致的容器技术和开发运维体验。此外,Azure Stack一体机的软件部分是按照云用量付费的方式计费,硬件部分则由硬件厂商报价。

Andy Jassy并没有在2018 re: Invent上公布AWS Outpost的具体技术细节和价格信息,已经公布的AWS Outposts硬件系统将采用与现有AWS公有云数据中心里一致的硬件,这也就意味着定制化的服务器、存储和网络。众所周知,像AWS、微软、阿里云等超大规模云服务商,其数据中心都是定制化的硬件系统,以满足公有云数据中心超大规模、超大密度、高度自动化运维等特殊需求。HPE、DellEMC、浪潮、华为等品牌服务器厂商,富士康、纬创、英业达等代工厂商,都为互联网公司和超大规模云服务商提供定制化的服务器产品。

早在2011年的时候,Facebook就宣布公开共享自己的数据中心设计架构,同时推出了Open Compute Project(OCP)开放硬件项目,2014年微软加入了OCP项目。2012年,百度、腾讯、阿里巴巴、中移动、联通、电信等发起成立了天蝎组织(后来的ODCC),ODCC与OCP目的使命完全一样。2016年底,LinkedIn又发起了OPEN19,与OCP和ODCC面向大型云服务商数据中心不同,OPEN19适合于任何规模的数据中心。

到目前为止,Amazon或AWS都不在上述任何一个开放硬件项目中,但AWS也是自行设计硬件并委托制造厂商生产。与AzureStack不同,将与2019年首发的AWS Outposts并没有选用任何一个品牌硬件商的产品,而AWS自研的硬件系统。为什么是这样的设计?

(AWS Outposts交付方式)

AWS Enterprise Services Marketing总经理Eron Kelly在接受采访时表示,AWS Outposts是整个AWS公有云的一部分,企业用户从AWS公有云的控制面板采购Outposts服务后进行相应的配置,然后AWS把配置好的硬件系统运送到企业用户指定的数据中心内,由AWS负责相应的调试、上线及运行,然后企业用户就像使用公有云一样使用在本地数据中心的AWS服务。首批Outposts可配置的AWS计算实例有EC2(弹性计算)和EBS(弹性存储),这也是最经典的AWS IaaS产品,大部分AWS云服务都是基于EC2和EBS,这也就意味着理论上可以在Outposts上运行大部分AWS服务。之后,Outposts将陆续可配置ECS(容器管理服务)、EKS(Kubernetes管理服务)、EMR(大数据服务)、RDS(云数据库)、Sagemaker(机器学习托管服务)等计算实例与服务。从这个角度来说,就理解为什么首批Outposts要基于已有的AWS硬件,这样就保证了一致的高可用、高可靠、弹性计算等公有云特点。

从Eron Kelly的描述来看,虽然AWS目前并没有公布Outposts的价格信息,但理论上这种Outposts模式类似于租车:企业用户只需要按使用服务付费,而运送到企业数据中心里的硬件则免费提供或只收取少量的“押金”。 Eron Kelly强调,一旦送到企业数据中心的AWS硬件出现故障,也将由AWS自行收回并为企业更换新的硬件。Andy Jassy表示,如果价格合适,将考虑与HP、Dell等硬件厂商合作。但对于品牌硬件厂商来说,能否接受这种模式,或以何种方式接受这种模式,还有待探讨。

再回到软件系统,AWS Outposts提供两种方式的软件:VMware Cloud on AWS以及AWS Native。VMware CEO Pat Gelsinge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企业IT基础设施有着不同模式,包括物理服务器和虚拟服务器、订阅模式和永久许可软件模式、托管数据中心与云计算模式以及基于容器的云原生开发运维等,而VMware的目标是为企业提供跨所有计算模式的一致体验以及可见性,这就是VMware对混合云的理解:在企业提供不同的计算模式,企业可以根据需求自行选择所需要的计算模式,而VMware则提供无缝而一致的体验。

为了与AWS Outposts相对应,VMware也同天宣布推出VMware Cloud on AWS Outposts 以及运行于Outposts之上的VMware Cloud Foundation for Amazon EC2。也就是说,无论用户是选择VMware Cloud on AWS还是AWS Native,VMware都能通过AWS Outposts回归企业自有数据中心。而企业原有的VMware SDDC数据中心,则可以通过AWS Outposts上的VMware软件,顺利衔接公有云。

Andy Jassy强调,AWS Outposts的推出是应广大企业客户的呼声。企业客户都长期使用并十分熟悉VMware的软件体验,希望能够在私有云和公有云环境中使用一致体验的VMware软件体验,包括一致的控制面板、一致的工具、一致的API等。而有些企业应用可以迁移到公有云环境中,有些应用则无法迁移,这包括对时延有要求的本地化应用以及对数据主权和隐私有特殊要求的应用等,而这些无法迁移到云端的应用也希望能够与公有云中的其它应用和云服务相通,这就是AWS Outposts的源起。

尽管Eron Kelly表示,AWS Outposts要到2019年的下半年才有可能面向市场推出正式版,但现在即将启动私有预览请求,企业用户可以向AWS申请尽早试用该服务。如果有的地区市场客户更加积极要求私有预览,AWS也有可以率先在该地区正式开通Outposts服务。AWS以客户需求为中心,因此想要Outposts尽早来到自己所属的地区市场,当地企业就要行动起来,用申请数量和呼声“锁定”AWS Outposts。(文/宁川)

2018-11-28

著名的发明家及工程师、戴森电器品牌创始人詹姆斯·戴森曾说过一句话:“我们的使命很简单,就是解决其他人容易忽略的问题。”这句话不仅对有着110年历史的真空****有重大价值,也对于有着12年历史的云计算产业来说有着重要意义。随着全球进入云计算的第二个十年,企业对于上云、用云和管云的需求,从最开始的粗放型也逐渐走向精益型,而云计算精益运维的核心就是解决容易被忽略的各种云上问题。

企业上云都遇到了哪些容易被忽略的问题?根据RightScale在2018年初发布的第7次全球云计算状况调查,当时的结果是全球26%的企业每年在公共云上花费超过600万美元、52%的企业每年花费超过120万美元,而20%的企业计划在2018年使公共云支出增加一倍以上、71%的企业将公共云花费增加20%以上。与此同时,云用户低估了云支出的浪费,受访者估计有30%的浪费,而RightScale已经测量了实际浪费达35%。

2018年全球企业上云的前四大需求(超过40%)是优化已用云成本(58%)、把更多的工作负载向云迁移(51%)、更好的财务报表(44%)、面向治理的自动化策略(42%),这些需求的解决方案并不是很高深的技术创新,但正如詹姆斯·戴森所言而是属于“其他人容易忽略的问题”,又是云上精益运营所必须的,正因为如此也导致了整个云管软件的高度碎片化。ChinaMSP是一家2017年11月成立的中国创业公司,该公司的理念就是以“瑞士军刀”的方式提供一系列云管工具,而底层是打通的技术平台,解决碎片化云管需求的同时又可扩展。

云原生的迁移工具

(ChinaMSP CTO 窦雪峰)

在企业上云、用云和管云三部曲中,上云是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在RightScale的2018年调查中,81%的企业选择多云策略,公共云采用率从2017年的89%增加到2018年的92%,而2018年私有云采用率则从2017年的72%上升到75%。

无论是私有云还是公有云,企业都面临从原有虚拟机环境向云环境迁移的过程,这个过程的成功与否,直接决定了企业未来在云上能否成功。ChinaMSP CTO窦雪峰在2018年11月24日“打造舒适云途之旅 ——云迁移及管理架构实践与探秘(北京站)”上表示,企业IT服务如果有一个标准的话,那就是业务或者整个数据中心迁移的能力。向云迁移过程中,涉及到从原有虚拟机环境向公有云或私有云的迁移,或者私有云向公有云的迁移,那么如何降低对业务的影响、如何降低迁移的成本、迁移之后能否获得云的敏捷性,决定了上云是否成功。

窦雪峰在加入ChinaMSP之前曾是恒丰银行的技术骨干,参与了恒丰银行包括核心银行系统在内的150余个应用系统向金融云数据中心迁移项目,实现了主要应用系统的云化升级,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面向互联网的应用整体上云。恒丰银行是国内大中型银行中第一个实现生产环境下主要应用系统运行在基于开源OpenStack云平台,也是第一家全面投产上线软件定义网络(SDN)和多租户行业云的大中型银行。

(向云迁移的五种方式)

窦雪峰表示,企业的向云转型,云迁移是开端,这不仅涉及虚机的迁移,还有数据以及应用的迁移,只有三者都完成了迁移才能是业务的整体迁移,最终实现云上的业务敏捷性。企业的云迁移是云转型的重要支撑,转型的过程要保障三个目标,即:保障业务连续性,降低资源的消耗;改造整个运维体系,特别是形成自服务的云原生运维体系;监控云的运行,以保障故障诊断、定位和排错。

从具体迁移的技术角度来看,企业向云迁移面临三个大难点:

1.   工程上如何实现灵活组合,企业IT有不同的应用、应用之间还有相互依赖的关系,如何对不同的应用采用更适合的迁移方案,从而保证顺利的迁移过程以及迁移过程中的数据通讯;

2.   如何实现场景化+标准化,也就是从MSP云服务商的角度来说,在面临更多客户的云迁移工程时,如何批量化操作;

3.   如何保证业务的稳定,即迁移前后的数据一致性,迁移造成的业务中断时间尽量控制在切换窗口期内、RPO恢复点要尽量为零,以及对源端无影响。

窦雪峰强调,很多企业在迁移上云以后仍然采用应用重装的方式,为什么?原因有多种,其中一条就是工具不成熟。此前已有的各种开源方案和技术,但或多或少都存在着工程上的问题,有的从原数据中心传输到云数据中心时需要中断业务,有的采用安装Agent代理程序的侵入型方案带来风险,有的存在数据丢失的可能性,因此需要更完善的解决方案。

MigFlash是ChinaMSP推出的云原生迁移工具,配合ChinaMSP的云迁移服务,可以较好的解决企业从虚拟化数据中心向云数据中心的整体迁移工作。窦雪峰介绍,MigFlash云迁移工具的特点包括“Any to Any”的全能迁移、“All Online”的业务零影响、Agentless的零侵入方案以及Automated的智能化迁移。其中,“Any to Any”即对迁移源、目标都无限制,一套自动化迁移方案适合物理、虚拟、混合以及基于云的所有工作负载,无论是上云、下云、云间飘移均可高效支持;“All Online”即确保迁移后系统可正常运行,实现业务不停机完成迁移,最大程度消除业务风险;Agentless即对源生产环境更友好,源客户操作系统不需要安装任何代理或其他软件,对企业的生产环境无任何影响;Automated即够自动识别应用、智能匹配资源规格、自动执行包含数十项检查点的迁移预验证,自动启动迁移成功的资源等。

实际上,针对企业上云根据云化成熟程度不同,MigFlash也有不同的子版本。具体来说,向云迁移一共有五种方式,Rehost(云上重新托管)、Replatform(云上环境再造)、Refactor(云上应用重新设计)、Retain(不迁移)、Replace(替换应用)。MigFlash支持其中的Rehost、Replatform、Refactor三种。而对于当前企业最需要的Rehost方式,MigFlash的自动化程度最高。而MigFlash工具配合ChinaMSP的迁移分析、规划、选择路径、迁移执行、建立云管平台、云化改造等完整的云迁移服务,能够保障企业的上云之旅。

云原生的管理与优化工具链

(ChinaMSP COO 岑义涛)

作为一家成立于2017年11月的MSP云管理服务创业公司,ChinaMSP的商业模式很明确:工具+服务。Gartner对于云MSP的能力定义是:需要在超大规模云服务提供商方面拥有深厚的技术专长,拥有功能强大的云管理平台,尽可能利用自动化的托管服务,能够交付针对云优化的解决方案,不管客户在部署新的云原生应用程序,还是从现有的传统数据中心迁移原有的工作负载。

ChinaMSP选择专注于云迁移和云优化工具领域,而云管平台方面则与国内的另一家创业公司FIT2CLOUD飞致云合作,这两家公司都有网宿科技参与投资。实际上,网宿科技之前的主营业务为CDN业务,也有数据中心IDC资源,随着近几年多云环境和多云管理需求的兴起,网宿科技也投资了ChinaMSP和FIT2CLOUD,通过三家公司的联邦形式组成中国版的RackSpace,为企业提供托管服务、云迁移服务、云管理服务、云管平台等综合云服务。

(ChinaMSP总结的“公有云费用优化最佳实践”九步路径)

作为提供云管理服务的ChinaMSP,需要设计出一个可以满足企业上云过程中不断演进的工具链,这就是云原生的流程管理工具链。ChinaMSP COO岑义涛在“打造舒适云途之旅 ——云迁移及管理架构实践与探秘”上介绍,ChinaMSP的云原生工具链分为三层:底层是驱动层,通过多云接口适配,连接多云资源,包括AWS、阿里云等公有云以及OpenStack和VMware等私有云和虚拟化环境;中间为能力层,提供FarTag标签策略及自动化以及Cloud DWH云数据仓库,作为一个通用技术平台向上支撑工具层;而上层的工具层,目前则提供了CostVision成本分析与容量规划工具、IAM Manager自动化授权管理工具、云上资产管理的云运维地图工具和云灾备工具。

基于自有的工具链,ChinaMSP可以满足云资源与费用优化、安全监控与审计、云运维和云备份与恢复等精益云管理。ChinaMSP的云原生运维工具链还可以与第三方的云管平台、CMDB运维数据库、服务流程工具、DevOps工具等连通,满足企业用云和管云的全面需求。

作为云计算精益化管理的基础,对云计算资源打标签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不少公有云服务都提供粗粒度的资源打标签功能,比如对弹性云服务器、云硬盘、弹性伸缩等资源打标签,但如果要精细化运营和管理云资源,就要更加细腻化的对云资源打标签:一种方式是手工打标签,另一种方式是智能化打标签。ChinaMSP的智能打标签FarTag产品,基于智能映射的方式,优化分组结果:可秒级确认云资源归属的个人、组织、业务,同时发现僵尸资源、无主资源;提供集中化的资源标签展示与管理,无需在不同账号、角色之间切换;且能实现运维自动化及敏捷云管,并与DevOps流程集成,自动化匹配云资源;权限自适应,自动分配资源访问权限,业务变更时也可自适应。

正是基于FarTag产品,向上支撑了精细化的成本分析与容量规划、自动化授权管理、云上资产管理等。岑义涛以AWS公有云的成本与容量规划为例,理论上EC2采购可能出现170万种组合,其费用相差巨大。即使在中国只有宁夏与北京两个区域可选,余下的组合中采用按需付费还预留实例,仍有很多费用可优化的点。

岑义涛强调,建议企业要重视云成本与容量的规划与优化,因为云费用优化的难点在于要懂整个公有云IaaS计费方式,还要懂全栈IT知识、架构优化和业务关系。所以企业需要组成一个懂财务、懂DevOps、懂应用架构设计、懂公有云服务和计费的专家团队,当然也可以选择ChinaMSP的服务。

细腻化的打标签和智能化标签管理,是帮助企业用好云、管好云的第一步。FarTag按技术类、业务类、自动化类、安全类等自适应打标签,然后再把账单按标签拆分到每一个组、每一个人。“只要标签足够多,就可以拆分到更细的颗粒度”,岑义涛表示。此外,还可以把一个企业内不同的账号整合起来做“集合竞价”,也就是AWS对大客户的阶梯计价自动折扣模式。而当AWS的实例升级换代时,费用也有所降低,即使不降低也提高了实例性能,因此也属于成本与容量规划要考虑的范畴。这些其实都是“容易忽略的问题”。

ChinaMSP目前的客户以互联网公司和运营商为主,岑义涛介绍,未来看好传统行业的上云和管云业务。其中互联网公司为ChinaMSP提供了打磨产品的机会,而制造业和工业互联网将是ChinaMSP真正的战场。工具类业务是ChinaMSP坚持的方向之一,目前开发的工具类产品主要针对中国市场用户的需求,同时也在积极争取把自己的工具上架到AWS的全球云市场。

岑义涛表示,ChinaMSP希望成为企业将业务从旧世界迁移到新世界的桥梁,帮助金融、制造、运营商等行业客户站在云端,更舒适、轻松的迈向数字化转型之旅。“尽管新世界并不完美,但它有蓬勃的生命,将在技术和应用双轮驱动下持续生长——云世界正在呼啸而来。”(文/宁川)

2018-11-27

在CNCF于2018年8月以欧美市场为主的半年度市场调查报告中,提出了令人惊讶的现象:VMware竟然跻身主流云原生应用的底层平台:就在2017年12月调查中还仅有1.2%的受访者使用VMware运行容器,到了2018年8月就猛增到24%,高于OpenStack(20%)而仅次于微软Azure(26%);另外有15%的受访者采用VMware环境运行Kubernetes(上一次调查为1%),与OpenStack(16%)不分伯仲,离Azure(20%)也没差多少。

VMware另一个令人惊讶的表现就是在2018年11月的vFORUM 2018上宣布了与中国移动的战略合作,双方宣布共同面向企业推出新一代云桌面服务,满足企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数据资产和桌面安全保护的迫切需求。中国移动政企分公司总经理戴忠在vFORUM 2018上接受采访时表示,双方团队经过共同探讨后,从众多VMware产品中选择了云桌面作为合作的第一款成熟产品以及双方合作的具体产品切入点。中国移动有近50万员工,在内部也可以用云桌面实现很好的云化管理。

在今年8月的2018 VMworld上,VMware CEO Pat Gelsing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VMware的下一个新市场和新空间就是电信运营商,Gelsinger认为电信运营商有大量被云化的机会。时隔不到三个月,VMware就与中国移动达成了战略合作,不仅中国移动有机会成为VMware的客户,还将通过中国移动的渠道帮助VMware进一步拓展中国的政企市场。更不用说VMware在去年拿下了AWS、今年又拿了阿里云这两个战略级公有云合作伙伴,与AWS的合作己见成效,而与阿里云的合作成果也指日可待。

开源社区、电信运营商市场和公有云生态,这些在过去都不会被认为与VMware太大关联的领域,都在新时代被VMware以某种方式强势连接起来!这个新时代的就是多云时代。

开源存在于所有VMware产品中

“开源几乎存在于我们每一个所开发出的产品和服务当中,在VMware所开发的每一个软件当中,都有开源作为基础组成部分的存在。”VMware副总裁兼首席开源官Dirk Hohndel在vFORUM 2018上接受采访时如是表示。

加入 VMware 之前,Dirk Hohndel担任英特尔首席 Linux 和开源技术专家近 15 年;在此之前,他担任过SUSE的首席技术官以及德意志银行的Unix工程师。从 20 世纪 90 年代初以来,Dirk一直是 Linux 和开源软件的积极开发者和贡献者。作为最早的Linux内核开发者,Dirk多年以来贡献了数十个开源项目,目前也被选举为Linux基金会理事。

自两年半前加入VMware,Dirk就负责领导VMware的开源项目办公室,推动VMware与开源社区的深入合作。“当时VMware首席执行官希望我的加盟,能帮助VMware公司进一步把工作重点放在发展开源技术方面,尤其是通过一个比较积极的姿态,来塑造或者构架VMware在开源方面的技术成就和领先地位。”据Dirk介绍,其实VMware长期以来就一直深入参与到开源项目的执行和开发当中,对于开源社区的成长和繁荣做出了贡献,比如在2018 vFORUM的六周前刚发布的Kubernetes 1.12,VMware就做出了重要的投入和贡献。

而VMware在近年来加大对开源社区和开源技术的投入还有着非常现实的原因:对VMware的客户来说,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获得开源项目之后,要转移到企业级大规模生产环境方面会遇到很多的挑战和问题。尤其是要在大规模的企业级平台运行和维护开源项目,这对大企业来说一个很纠结的问题。而VMware所致力于向这些大企业提供可以达到企业级大规模应用的开源技术,不管是OpenStack还是Kubernetes都能够获得VMware的帮助。

Dirk强调,VMware通过参与开源社区,从上游就可以捕捉重大的机遇,帮助下游的企业用户解决使用开源技术的痛点。例如,不论是实施Kubernetes还是在OpenStack,都会遇到一个叫可持续存储的问题,而且其运维也非常复杂——在整个过程当中,即有单一数据提取的精准度问题,又有数据保存的安全性问题,以及内外部攻击防范问题。VMware则能从上游开源项目的执行角度出发,为企业带来持久的价值。前不久,VMware还收购了Kubernetes联合创始人的创业公司Heptio,进一步把开源贡献提升到新高度。

在对开源社区反馈方面,Dirk介绍VMware有一套非常严格的内部流程,对这些经过调整和修改过的开源项目进行评估,通过评估后就可以反哺于社区。在VMware公司内部,也鼓励并且也奖赏那些勇于把自己修改的成果与开源社区共享、互动的工程技术人员。

与中国移动共拓云机遇

在vFORUM 2018上,中国移动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中移全通系统集成有限公司正式成为VMware的VCPP合作伙伴,作为战略合作的第一步,双方将于近期推出首款面对中国企业的新一代云桌面服务。云桌面是一种运用云计算方式、提供虚拟桌面与应用(Desktop as a service)的服务,用户可以突破时间、地点、终端、应用的限制,随时随地接入到数据中心的云桌面办公。

云桌面服务既然是公有云产品,理论上应该向所有用户开放使用。“没有问题,中国电信和联通等其他运营商的客户也可以用!只要有公网连接就可以!”中国移动政企分公司云计算中心副总经理张志宏在vFORUM 2018上接受采访时表示。换句话说,推出公有云产品就意味着中国移动跨过了产业竞争的边界,转向与所有企业和用户的连接。

关于为什么选择VMware,戴忠表示:“这是用户的选择、市场的选择。”本次与VMware合作,中国移动经过了前期的市场和合作伙伴调研,也测试过其它厂家与合作伙伴的产品,从测试结果来看,戴忠认为与VMware共同打磨的产品在市场上有竞争力。本次合作,双方团队都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保证最好的用户体验、产品感知和服务质量。

目前中国移动在全国的公有云资源池部署已成规模,服务辐射全国。同时还具备业界最全面的云计算资质(工信部云牌照、IDC、CDN等),以及权威机构认可(可信云认证、等保三级认证、ISO20000& ISO27001认证等),提供覆盖全国的属地化支撑和7*24小时专业运维团队。戴忠表示:“自从2015年中国移动云产品正式商用以来,中国移动一直在积极部署公有云资源池,同时不断丰富面向企业用户的公有云服务项目。此次与VMware强强联合,发布新一代云桌面服务,一方面充分发挥中国移动在高品质数据中心、高速网络接入以及优质政企客户资源方面的独特优势,另一方面结合VMware行业领先的虚拟化技术和计算、存储、网络解决方案,以及成熟的云计算产品服务能力。双方实现优势互补,共同开创中国云桌面市场新格局。”

Pat Gelsinger在vFORUM 2018上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移动有着先进的技术,而且在中国市场发挥着重要的作用。VMware和中国移动之间不断扩大合作伙伴关系,vFORUM 2018上双方还宣布了与中移软件的合作伙伴关系。中移软件也是中国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双方合作的内容是基于OpenStack的NFV(网络功能虚拟化)基础架构。

虚拟化一切云资源

“2008年Paul Maritz接任公司CEO的时候(Pat Gelsinger于2012年接任),他提出一个Cloud Federation,当时我们都觉得这是什么啊?Cloud本身还没弄明白呢。其实现在看,Federation不仅仅是混合云的一致性,还有多云的Federation,现在业界已经非常认同混合云和多云的理念。”VMware全球高级副总裁、存储与可用性业务部总经理李严冰在vFORUM 2018上接受采访时表示。

李严冰负责的vSAN产品是VMware内部继vSphere之后第二个全自研的10亿美金产品。今天,vSAN在市场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特别是在混合云和多云环境中,表示出了巨大的价值。基于vSAN的超融合解决方案,帮助VMware强势进入Forrester Wave 2018Q3领导者象限,并获得产品战略标准类别的最高分。

“超融合现在已经得到了客户全面的认可和主流的使用,如果看一下客户的增加速度,VMware在全球有一万五千个客户,有五百多个云运营商采用VMware超融合解决方案,而且很多客户已经变成了只做超融合或者说以超融合为主导的方式,有任何一个服务器或者存储需要更新的时候,首选的是超融合解决方案,也用到了业务的关键应用上。”李严冰对于超融合的进展感到非常欣慰。

全球采用VMware超融合解决方案的客户都达到什么样的规模呢?李严冰介绍现在VMware超融合解决方案的一半用户是全球2000强,最大的用户拥有万级节点的超融合环境、100个PB的数据主存储量级,“所以说超融合确实达到了非常主流的应用场景。我们有一家客户是欧洲领先的广播公司,整个数据中心全部基于vSAN的存储方案,超融合已成为主流应用。”

但这仅仅是狭义超融合的概念,什么是广义超融合呢?VMware把超融合的定义迅速拓展:首先是整个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的超融合,包括网络的自动化和管理的自动化等扩展;其次是对于云的扩展,比如与AWS的合作就是一个完全基于超融合的架构,这个合作不是简单把VMware的软件放到了云中,而是有深度技术集成。“比如弹性vSAN,这个是史上第一个不由VMware发布的vSAN功能,是由AWS CEO Andy Jassy帮VMware发布的。vSAN原来是虚拟本地磁盘,但云磁盘本身也是可以虚拟的,VMware就虚拟了云磁盘,实现了云上弹性vSAN。所以,VMware有很多新的、让大家重新去想象超融合的场景。”

当然,当试图在虚拟化云磁盘的时候,还是遇到了很大挑战。原来是虚拟本地磁盘或者是SSD,现在变成了虚拟云存储,云存储在性能上有很多不可预见性,因为它本身也是一个虚拟的存储环境。所以如何克服云存储所带来的不确定因素,然后又要弹性vSAN给用户一个非常可预测的稳定IOPS用户体验,形成两者的完美结合,这其实是很具有挑战性的技术。“我们也很自豪的说,实现了这个技术,而且客户现在的反馈还是非常棒的!”

而VMware在多云时代的最大价值是什么?李严冰的观点是:首先,能给客户提供全栈或者类似全栈软件厂商没有几家,而且将来企业对IT架构的选择,更多是基于全栈软件的选择而不是硬件厂商,所以VMware是一个领先的全栈软件公司,基于全栈软件也将有更多的整合;其次,随着公有云和MSP高速成长,企业越来越接受以服务方式来消费和架构而不是自己搭建IT,这样导致越来越复杂的选择,所以VMware Cloud Foundation就是为了简化,而 Cloud Foundation也可以用于Edge,只是针对不同的环境有一些不同的调整优化。

“我自己在VMware做了十年,自己最亲切的一个事情就是vSphere的管理界面。我们带给用户的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体验,以前管理界面只能管理虚拟化服务器,现在可以管理存储、整个Cloud Foundation,甚至管理AWS云计算资源,所以VMware做的工作就是更多的集成、简化。”而这,才是VMware真正的价值。(文/宁川)

2018-11-26

“中国是制造业大国,挑战非常大。中国改革开放40年所积累的制造业能力,原先是靠人力资本和资源消耗型,但是今天进入到了技术创新竞争中,制造业除了自动化以外还可以实现智能化。两年前我们开始提出云计算如何和制造业结合,在广州、重庆、浙江等地进行了尝试。很幸运的是,我们的这些尝试与国家战略和策略相吻合。”2018年11月8日的广州云栖大会上,阿里云总裁胡晓明提出了与广州的新十年之约:十年前阿里帮助广货北上;十年后要帮助广东打造新制造样本。

2016年10月的杭州云栖大会上,马云正式提出了“五新”: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与新能源(即数据)。其中最具挑战性的,就是新制造。对于一家互联网电商公司,阿里已经在零售、金融、云技术和大数据等方面有了丰富的积累,但新制造?对于产业互联网来说,技术是硬币的一方面,行业经验与知识是硬币的另一方面,而2016年的阿里和阿里云,显然在工业知识方面缺乏相应的积累。

如今两年过去了,阿里云在过去两年陆续落地了浙江的supET工业互联网、重庆的飞象工业互联网以及本次发布的广东飞龙工业互联网,其中supET工业互联网刚获选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此外,阿里云陆续帮助协鑫光伏等企业实现了新制造和工业互联网项目,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更重要的是,阿里云派遣了大量工程师到生产制造车间一线,获得大量工业知识,迅速完成了工业知识的“原始积累”。

工厂数字化:重构智能制造

在2018年11月的广州云栖大会上,阿里云物联网首席科学家丁险峰分享了对工业4.0、智能制造和工业物联网的认知与思考,提出建立基于工业物联网的数字工厂“操作系统”,实现从智能制造到普惠制造。

“什么叫智能制造?很多人说智能制造就是建一条全自动的生产线,但其实智能制造不仅是建一条全自动的生产线,对现有生产线的能力改造也是智能制造。如果只建设全自动化的生产线,那么小企业怎么办?我们要寻找出来一条适合中国中小企业普惠制造的一条智能制造之路。”丁险峰提出了面向中小企业智能制造的重要性,就是要实现工厂的数字化。

在物联网时代,工厂数字化就意味着在数字空间建立信息物理系统。丁险峰认为,基于物联网的工厂,其“操作系统”就是调动物理世界资源,即“人、机、料、法、环”(全面质量管理中5个影响产品质量的要素),这就像计算机操作系统管理计算资源那样。如何把人员、机器、物料、方法和环境都连接起来,就要靠工业物联网,从而建立工厂的“调度系统”,提升工厂效率到较高水平,就像计算机操作系统把计算机资源发挥到较高水平那样。

阿里云的工业物联网为制造数字化提供了基础设施,包括:端、边缘计算和云平台。 “端”主要通过AliOS Things(阿里物联网操作系统)、Link kit SDK(阿里智能生活物联网飞燕平台)等安全地连接各种端设备;边缘计算则实现工业数据的实时分析与实时决策,然后直接下发机器执行;而一个更为广泛的云平台,则实现了连接管理、设备影子、设备模型等,从而管理数字化的物、料、机器等,在此基础设施之上再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产生各种应用解决方案:包括设备运维、机床数字化改造、产品视觉检测等场景解决方案,以及远程监控、故障预测、设备台账等工业APP。

“智能制造的核心思想是重构信息化软件,用物联网进行数字化的工程。”丁险峰介绍,阿里云实现了一个高效的软硬一体化的智能制造解决方案,可以连接到云上可视化看板和数据分析平台等,同时也可以把数据发送到车间里的智能手机和平台电脑上,让工厂里的员工拿着平板电脑移动办公、随时掌握生产中的每一个要素。该解决方案还可以连接到各式工业设备上,非常适合中小制造企业。此外,阿里云还在云上建立了AI算法管理平台,打通了各种摄像头和机器数据采集设备。例如一个小型制衣制造工厂,用摄像头完成了制造过程的数字化,再通过人工智能大幅提高智能排产能力和定单完成速度。

对于智能制造来说,工业互联网起了什么作用?丁险峰强调,工业互联网是智能制造的重要基础设施,智能制造是调度“人、机、料、法、环”,而工业互联网则是重构“人、机、料、法、环”。生产制造中涉及到很多工业和商业元素,比如材料、产品、销售、物流等,以广泛而离散的方式被组织起来,而工业互联网则能够把这些元素结合在一起,连接不同的供应商、客户、资金等,打通从定单到生产、从消费者到制造端,重构“人、机、料、法、环”。

总体而言,在智能制造方面,阿里云主要想通过物联网对制造工厂进行数字化改造,形成数字化服务能力,再通过工业互联网连入整个产业。这就像台积电那样,为上千家芯片设计公司做代工,从而让毛利率达到50%,成为最赚钱的制造业服务化公司。而经过连接,阿里云还能够为工业提供大量SaaS软件,进一步提升工业制造的智能化水平。

工业互联网:重构电商生态

在2018年11月的2018广东云栖大会上,阿里云正式发布飞龙工业互联网平台,该平台立足广东,辐射粤港澳大湾区,帮助广东打造新能源、电气装备等八大工业互联网产业集群。此前,在2018年8月的2018重庆云栖大会上,阿里云发布了飞象工业互联网平台,帮助重庆从智能制造、智能汽车、智能交通等领域打造“亚洲最智能大型城市”,助推智能化重庆发展高质量发展经济带。而在2018年6月,浙江省发布工业互联网战略,培育由阿里云、中控和之江实验室共同打造的supET工业互联网平台。

短短一年间,阿里云就在浙江、重庆和广东推出了三大工业互联网平台。“去年,阿里云把工业互联网总部设在广东黄埔区,打造飞龙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同样,重庆的工业也很多特色,比如重庆摩托制造业很发达,我们与工信部、重庆南岸区政府共同进行了打造飞象工业互联网平台。在浙江,我们也得到了浙江省政府的支持。我们积极在各个区域,把区域经济和互联网技术做深度融合。”胡晓明在2018广东云栖大会上接受采访时表示。

那么,阿里对于工业互联网的布局,到底是基于一个怎样的深层考虑?胡晓明在谈到“五新”两年来进展时强调,阿里的核心是电商,电商的背后是制造、零售、金融和流通等,因此阿里的“五新”布局总体上是围绕加强电商核心以及进一步升级电商战略。比如,阿里电商的ToB和ToC业务所销售的商品,就有很多是来自浙江、广东和重庆等地的制造业。

因为阿里云的工业互联网总部在广州,那么阿里云想要帮助广东打造的智能制造样本就非常重要。胡晓明表示,中国需要走出有中国特色的智能制造样本,充分利用中国电子商务和互联网高度发达的特色,不仅通过智能制造降低成本,更可以带来创新和提升效率,而阿里想要驱动的是C2B模式即从消费者到制造业。“我们认为一定可以通过数字化改造、物联网和工业互联网等实现C2B,我们正在积极推进。”

阿里云还在广东尝试把工业互联网和制造业打通,实现消费者到制造业的C2B改造。这一方面是因为广东对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来说是最重要的省份——在今年双11节中,广东全天贡献476亿销售、占比22.3%、位列全国第一;而在另一方面,广东本身也是“世界工厂”,制造业规模位列全球第五,包括华为、荣耀、VIVO、OPPO、美的等广东制造品牌也为双11做出了重要贡献。因此,广东的制造业领先就意味着全球领先,在广东率先实现工业互联网与制造业互联就有着重要的意义。

为了表明扎根广东的决心,胡晓明还获得了广州人才绿卡,身体力行示范广东效应。阿里云华南总经理徐栋表示,阿里云的工业互联网总部落在广东,不仅只做广东业务,而是要覆盖全国。因此,广东的新制造样本也将是全国的示范。

总结而言,经过两年的发展,阿里云认为工业互联网是新制造最重要的基础设施,而阿里云所打造的工业互联网有三个核心能力:第一,工业物联网服务,实现云边端一体化管理,服务了纺织服装、电子制造、机械加工等行业;第二,工业数据智能服务,实现工业数据智能化分析应用,服务了光伏、橡胶、化工、电力等数十个行业;第三,工业APP运营服务,帮助软件开发商和系统集成商实现一站式的工业APP开发、集成、托管、运维等工作。

工业物联网、数字化工厂、工业互联网、工业云平台、ET工业大脑等,这些是阿里云在新制造领域的主要布局。而在2018广州云栖大会上,胡晓明、丁险峰等阿里云的领导层已经能够娴熟的讲述工业知识,阿里云的飞龙、飞象、supET等工业互联网平台都已经融入了大量的工业知识和实践,这一切都是阿里云的工程师深入到车间一线与工人师傅面对面交流、亲眼看明白每一道工艺流程的结果。

如果在两年前还有人质疑阿里云缺乏进入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所需要的工业知识和实践积累,那么两年后阿里云向外界展示了过去两年中所保持的进入工业领域的决心和强力执行结果。阿里云用自己的实践,向外界证明了互联网公司快速学习的能力,以及由“码农进车间”可能是更快实现产业互联网的路径。(文/宁川)

2018-11-23

在2018年第三季度的Forrester Wave超融合基础架构(HCI)报告中,处于领导者象限的VMware获得了产品战略标准类别的最高分。Forrester认为,VMware vSAN在过去三年快速发展,不仅增加了丰富的功能,还与VMware软件更加紧密的集成在一起。对于VMware客户而言,vSAN是一条通往完善的VMware Cloud Foundation(VCF)之路,VCF是业经验证的全栈软件定义数据中心基础架构,可为私有云、公有云与边缘提供支持。

今天,由VMware vSAN支持的超融合基础架构解决方案已经从虚拟化计算与存储的单一集成,演变为涵盖从边缘到核心再到公有云的通用架构。而VMware的用户正把HCI推向关键应用,超过60%的VMware HCI用户运行Microsoft SQL等业务关键应用,也有运行Oracle、SAP和MySQL的用户。此外,VMware还向AWS公有云厂商提供原生、多租户的HCI-as-a-Service。2018年3月Gartner的一份报告认为,VMware HCI比其它供应商支持更多的混合云用例。

正是基于VMware对多云环境的承诺,服务器领域国内第一、全球第三大厂商浪潮长期以来一直与VMware深度合作,为用户提供软硬一体优化的HCI解决方案。在vFORUM 2018上,浪潮与VMware合作发布了新一代全闪超融合一体机InCloud Rail 3.0,基于最新的vSAN 6.7版本(即Forrester Wave HCI 2018Q3报告中评估的版本)、定制的管理软件以及浪潮自研多云平台,具有运维简、扩展易、TCO低、升级易等四大特点。该产品有望把HCI推进国内关键生产系统中,如金融行业的大规模历史交易查询、高频交易等。

全面推进超融合产品线

全闪超融合一体机InCloud Rail 3.0是浪潮超融合产品线家族的最新成员。当前,HCI产品大多采用HDD和SSD混合模式(混闪),其中SSD闪存主要用于缓存加速,而随着SSD的成本进一步下降以及寿命问题得到较好解决,全闪HCI产品开始成为下一代HCI的主流形态之一,因此浪潮也及时跟进推出了搭载英特尔Purely平台以及傲腾SSD的InCloud Rail 3.0,可达平均无故障时间超过200万小时,最高写寿命可达5年以上(每天全盘写10次)。

(浪潮云计算产品总监刘志坤)

浪潮云计算产品总监刘志坤介绍,浪潮的超融合InCloud Rail产品分为两大系列:一大系列就是与VMware合作的面向企业级的E系列,其中的HCI软件采用VMware产品,搭载了浪潮的多云管理平台InCloud Manager对VMware纳管;另一大系列为S系列,采用浪潮自研的虚拟化和存储软件,S系列主要面向特殊行业和对成本比较敏感的中小企业。在机型上,两个系列都提供2U1浪潮两路通用服务器以及2U4节点高密度服务器,满足不同用户需求。

作为E系列的最新成员,InCloud Rail 3.0的理念是资源共享、融合至简,基于一体化网络、存储架构体系,能够满足客户对云资源弹性的需求,按需交付的同时,可以灵活扩展按需分配,满足将来不断增长业务的需求。InCloud Rail 3.0采用了全新浪潮M5服务器,计算性能有显著的提升,经过测试可以提高163%;支持NVIDIA及AEP内存,经过测试内存带宽可提高164%;支持全闪架构,最大38块2.5英寸硬盘,存储容量提高167%。从这几个方面对硬件性能进行了整体提升,可以让超融合架构进入关键业务、灾备、桌面虚拟化和测试开发等高性能业务场景。

与VMware的深度合作

InCloud Rail 3.0是浪潮与VMware的深度合作产品。双方已经从十年前就开始合作,浪潮云计算产品部总经理蒋永昌在vFORUM 2018上表示,浪潮在中国是VMware深度合作伙伴,双方在超融合领域的合作也超过三年。

在InCloud Rail 3.0 通过VMware Update Manager (VUM),可实现软硬一体化的智能升级体验,结合vSAN HCL服务和版本目录,实现自动化的升级。浪潮把服务器硬件驱动以及软件升级的数据,同步到HCL数据库,当发现版本目录中某些组件有升级包的时候,就可通过VUM集中更新ESXI、驱动程序和固件;还支持浪潮HCI服务器BMC等管理系统的集中更新;通过智能化操作、解决升级效率问题。

在自动化部署方面,浪潮也与VMware进行了定制化合作,双方联合开发了一套快速部署化工具。在出厂的时候做好预装,到客户现场后根据网络环境轻点几下鼠标就可以实现一个超融合的部署,这个部署工具计划在2018年底的时候发布。

共同走向多云的未来

浪潮在vForum 2018上发布了基于浪潮InCloud Manager的多云管理解决方案,提供了多云统一管理、异构虚拟化统一管理、跨云资源调度和编排、多云治理、统一监控和运维、统一成本分析和优化以及基于API构建跨云应用7大功能,实现了对多云环境的统一管理与智能运维,帮助客户更好的应对多云时代挑战。

Incloud Rail 3.0的多云管理就继承了InCloud Manager的功能,能够对客户的异构环境进行集中的监控和管理以及统一的呈现。InCloud Manager本身可以对不同的虚拟化平台进行统一的管理,支持的虚拟化平台包括KVM、XEN、VMware、PowerVM并具有扩展性,而基于InCloud Manager的多云管理平台就可以实现跨异构环境的统一用户体验。

浪潮InCloud Manager集成企业内部IT环境,使管理员和运维人员能在统一的portal完成对于云的管理和运维操作。实际上,经过云计算前十年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需要转向云的架构,超融合作为一个快捷的建设方案,能很快速地让客户用上小规模的私有云,是对私有云的有益补充,而InCloud Manager就解决了多云方案的集成整合问题。

加速行业上云速度

越来越多的行业在采用浪潮InCloud Rail超融合解决方案,加速上云。从IDC调研来看,中国的超融合市场目前主要是政府、教育、金融和医疗等行业,这些行业或者是信息化建设刚起步,或者需要启动新的应用场景。

览海医疗就携手浪潮率先构建超融合医疗云中心。为打造面向医疗环境的IT平台,览海医疗投资采用浪潮InCloudRail超融合解决方案构建业务及开发测试平台,实现业务快速上线,测试环境快速交付;同时实现了IT架构扁平化,可支持快速横向扩展至上千节点,并将资源利用率提高了60%,数据中心能耗降低50%。

而德州学院随着技术的发展和互联网的渗透,越来越多的业务需要搬到互联网上,比如校园一卡通系统、网上选课系统、评教系统等。浪潮超融合基础架构基于高可靠、高性能的硬件平台,以软件定义的方式实现IT基础架构的各项服务,能够实现快速扩展,高度自动化,统一管理分配资源,支持教学业务的快速上线。

本溪钢铁总医院、邳州市电子政务平台、甘肃省计算中心私有云服务等都选择了浪潮InCloud Rail超融合解决方案,降低了数据中心建设成本、提高了硬件资源利用率、降低了运维难度,可实现计算、存储资源的快速横向扩展,业务上线时间缩短至分钟级,满足业务系统对性能、可用性、可靠性、数据安全性、扩展性等要求。

Forrester认为,新一代的超融合解决方案更加可靠,经验证的基于超融合解决方案的关键应用生态已经丰富起来,作为IaaS和混合云基石的超融合有望走向主流 。随着VMware等HCI软件技术全面成熟,以及浪潮这样国内第一、全球第三大服务器厂商的紧密跟进,2019年有望看到国内超融合市场的规模化启动。(文/宁川)

2018-11-22

(FIT2CLOUD飞致云CEO 阮志敏)

市场调研公司IDC于近期发布了全球IT市场十大预测,其中的一大预测为多云环境已经成为定局:到2024年,9成的全球1000大机构将采用多款云服务或者混合云技术和工具,从而减轻对某一云服务的依赖;同时企业将迎来数字化创新大爆发的时期:从2018-2023年,新开发的应用数量将达到5亿款,相当于过去40年的总和。而市场调研机构Gartner的近期调研显示:亚太地区数字化成熟度已达临界点,正在从初步试点迈入大规模应用。

一方面,亚太区数字化转型已进入爆发期;另一方面,无论是数字化创新应用爆炸,还是多云环境的管理,都是数字化转型的巨大挑战。“企业的IT基础设施在快速发生变化,从大型主机和物理服务器到今天的私有云、公有云和混合IT;而上层应用也在快速变化,从SOA到微服务再到容器化。如何纳管底层的IT资源,同时向上支持应用与服务的快速迭代,这是今天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最大挑战之一,解决方案就是云管平台(CMP)。”FIT2CLOUD(飞致云) CEO阮志敏在11月15日举办的“2018 FIT2CLOUD飞致云年度产品发布会暨客户论坛“上表示。FIT2CLOUD在此次会议上还宣布完成B轮融资。

2018年5月,FIT2CLOUD成为首个入选了Gartner酷供应商(Cool Vendor)名单的中国云管平台(CMP)企业。然而到底什么是云管平台?云管平台的技术演进路径到底是什么样?中国的云管平台是否会走出一条与欧美市场不同的技术路线?FIT2CLOUD给出了自己的看法与观点。

从管理中心到服务中心的转型

(FIT2CLOUD首席布道师 & 东区总经理 徐桂林)

FIT2CLOUD自2014年成立以来,就专注于云管平台市场,致力于帮助企业更好地使用云和持续交付加速业务创新。自2012年开始编写第一行代码到2017年的5年间,FIT2CLOUD主要是以管理工具的观点推演云管软件的技术演进,“管好云、用好云、控好云”是FIT2CLOUD的主要目标。

“三年前跟客户讲的时候,都会把云管平台当成一个效率工具,可以更好交付资源、管理运维、提升效率,实际上很多客户也是在这点发力。”FIT2CLOUD首席布道师 & 东区总经理徐桂林在介绍FIT2CLOUD时表示,“但是云管平台接下来的挑战是要从效率工具向管理框架转变,因为它要承载企业从前一个IT管理平衡态到新IT管理平衡态的转变。”前一个IT管理平衡态即传统的“监管控”模式,而新IT管理平衡态即混合云化IT下的管理模式。

“监管控”模式下的核心是CMDB(配置管理数据库),这是传统ITSM服务管理的精髓,其主要作用就是完整地存储企业IT环境中的所有重要实体配置信息,包括硬件、软件、文档、业务服务以及人员等。但随着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推进,企业IT已经从成本中心向创新中心演变,相应的以资源为中心的“监管控”模式也需要向“以应用为中心”的自助式服务化模式转变,从而让企业IT可以敏捷高效地支持数字化业务创新和数字化应用的开发运维。

“企业IT基础设施本来处于很稳定、平缓变化的状态,但是这几年新技术快速涌现,逼着企业IT部门思考应该如何应对。”徐桂林强调。实际上,由于互联网和公有云对企业的冲击,欧美等地的企业已经加快了应用发布的速度。根据云原生应用基金会CNCF的最新调查,20%被调查的欧美等地区企业的应用发布速度已经达到周级别、18%为月级别,甚至有15%为日级别,被调研的企业涉及科技、软件、金融服务、电信、零售、教育、医疗等行业和领域。

传统企业IT部门的“监管控”模式显然无法跟上企业业务部门所需要的数字化应用发布速度,因此不仅企业IT基础设施需要云化,企业IT的管理也需要数字化。简单的理解,企业IT基础设施云化就是让企业内部的IT和业务人员可以像使用公有云那样,可以随时向企业IT部门申请、调用、撤销和管理IT资源,也可以随时发布、调试和管理自己的应用,相应的资源调用和费用结算等全部通过浏览器自助化完成。而企业IT管理则要以类似公有云门户的形式,通过浏览器来与内部用户交互,自动化地实现费用管理、容量管理、迁移和容灾、服务水平管理、安全与身份管理、监控与计量,甚至应用的DevOps开发运维协作等功能。

根据FIT2CLOUD过去两年与企业打交道的经验,企业越来越把云管平台作为独立的项目来看待,而且这个趋势在不断加速。“尤其现在快今年底了,我们与很多潜在客户沟通明年计划,客户说的最多一件事情就是需要做云管平台,以及该怎么做、怎样预算、怎样立项等。”徐桂林介绍说。而正因为看到了企业IT从管理中心到服务中心的转型,FIT2CLOUD也花了半年的时间,重写自己的云管软件,从原先的管理工具演进到了服务平台的定位。

可扩展的全栈云管平台

(FIT2CLOUD的“3+3 CMP产品能力评估模型”)

在Gartner于2017年10月发布的云管软件市场趋势分析指出:云管软件是一个快速新兴,但高度碎片化的市场。既有VMware、Microsoft、IBM这样的大型供应商,也有新兴的创业公司和中小供应商,每一个供应商都对不同的云环境有各自的侧重点和管理能力,而且每个供应商的云管产品收入也不高,此外硬件和服务供应商也试图在其产品中集成云管功能。

云管软件市场之所有呈现高度碎片的特点,主要原因是市场上对云管软件在整个企业IT转型及未来企业IT新格局中的地位有不同的认知。例如,VMware的云管功能就分散到不同的产品中,既有适用于私有云和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的vRealize,也有适用于跨多云集群管理的BOSH,还有管理公有云的SaaS版的VMware Cloud Services,以及云原生应用监控与分析的Wavefront等。

FIT2CLOUD属于高度专注于云管平台市场的厂商,其技术路线是把所有云管功能都集中到一个产品平台上。作为新一代云管平台,FIT2CLOUD从一开始就把自己定位于CMP及DevOps协作平台,强调“以应用为中心”的理念,从应用视角来帮助企业IT部门管理集群。FIT2CLOUD CMP 1.0已经实现了高效运维成千上万台主机、支持多种批量和自动化操作,端到端的监控、快速反馈,自助获取IT资源、提速开发和测试,提供DevOps协作平台,加速云上业务创新。

在FIT2CLOUD CMP 1.0阶段,当时业界的云化PaaS方案还不成熟,因此FIT2CLOUD直接提出了针对企业IT环境的“IaaS+DevOps”方案,并用自己的云管平台集成和取代了IaaS+PaaS方案中的管理功能。当时FIT2CLOUD所提出“管好云”,指的是面向企业混合IT的对接,包括多种异构基础设施和供应商,涉及企业的物理集群、虚拟化环境和主流私有云平台和公有云供应商等;“用好云”,指的是对接业务应用与IT资源服务,在管理好混合IT资源的基础上,可以一键实现业务应用的创建和部署,为业务部门和开发人员的应用开发、测试、上线和运营提供更好的服务;“控好云”,指的是帮助业务部门做好企业IT资源使用量的成本控制、优化与管理,特别是控制公有云的使用量,让业务部门的钱花在刀刃上。

然而,随着企业数字化进程的加速,以及不同企业的个性化进展路线,FIT2CLOUD还需要更好地开放自己的平台,方便企业更容易地扩展云管平台功能,随时加入第三方或由FIT2CLOUD研发的新功能。阮志敏介绍,“过去一年我们持续在研发上面做投入,开发了全新的FIT2CLOUD全栈云管平台2.0,这是基于过去四年经验的完全彻底重写,其最大特点是可拓展的平台,企业用户可以像浏览器一样使用云管平台,通过插件方式不断延伸平台的功能,满足企业在云管方面的个性化需求。”

除了模块化设计外,FIT2CLOUD全栈云管平台2.0较上一版本的关键性进化之一是实现了对容器云的统一管理,精准匹配企业在云原生实践方面的实际需求。通过内置在FIT2CLOUD全栈云管平台2.0中的容器云适配器,企业用户可以管理多个Kubernetes集群。此外,本次新品发布会上,FIT2CLOUD还发布了Jumpserver 堡垒机 V1.4版本。Jumpserver是FIT2CLOUD于2017年10月收购的开源堡垒机项目,是全球首款完全开源、符合4A规范、多云环境下更好用的运维安全审计系统。

“所谓‘全栈’,首先是在基础设施层实现了容器云和企业传统IaaS的统一管理;其次是对于企业内外部IT资源的全生命周期管理与服务化,不论是已经云化或是传统软件和设备,都可以用类似云服务的方式进行服务化输出;第三就是面向业务和开发部门的服务化输出。”徐桂林在总结“全栈”的内涵时强调。

2018年7月,FIT2CLOUD根据自己过去四年的实践,提出了“3+3 CMP产品能力评估模型”,包括服务化能力、生命周期管理能力、混合IT对接能力等三大CMP功能域,以及模块化能力、集成与被集成能力、安全合规能力等三大非功能域,为未来云管平台的演进打开可持续发展的空间。

从IT管理到数字化运营

“2013年整个银行业出现焦虑的状态,因为大家看到了BAT来势汹汹,支付宝、财富通等等对银行的巨大冲击,导致整个银行业在求变、求新。”中信银行数据中心周海鹏在“FIT2CLOUD飞致云年度产品发布会暨客户论坛”上的介绍。事实上,这代表了这一轮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典型开端。

周海鹏介绍,对于中信银行来说,业务领导对于IT的要求就是上线速度越来越快,但混合了私有云、虚拟机等的基础设施本身并没有整合起来管理,也没有形成自服务化能力。例如银行要求每周六凌晨开始双人实施几千个虚拟机的变更,人工操作的变更量非常大。此外,OpenStack作为公有云的设计思路,与银行的严格网络隔离等实际要求不符,而且OpenStack本身组件多、太复杂、发展不均衡,也与银行的运维体系、流程以及监管要求存在很大的差别。

2017年开始,中信银行认识到了一个承上启下的云管平台的作用。中信银行与FIT2CLOUD进行合作:一是对基础设施的混合IT整合,形成一体化的资源池;二是混合IT的对接与管理,包括与原有ITSM流程的自动化对接,IT数据流转与自服务的对接等。中信银行开始以云管平台为纲,向兼顾稳健性和敏捷性的混合IT基础平台转型,全面推进基础架构的升级。其中,中信银行提出以ITSM系统为基础的IT流程“审批流”,以及以云管平台为基础的自动化变更“技术流”,二者之间进行很好的衔接与对接。

上汽集团乘用车公司(以下简称:上汽乘用车)是上汽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围绕荣威和名爵两大自主品牌,开展乘用汽车的设计、研发、制造和销售业务。在步入快速发展期的汽车行业,上汽乘用车的业务规模快速扩张。上汽乘用车基础技术平台团队许秋野在此次会议上介绍,上汽乘用车的IT业务系统包括运营支撑系统、生产制造系统、业务营销系统和互联网业务系统,作为基础技术平台团队,希望通过统一平台对外服务门户,为业务团队提供各种基础服务的自助化能力。

此前,上汽乘用车在多地建立了多个数据中心,针对近年来业务快速扩张导致IT资源消耗持续增加的情况,结合企业自身数字化转型和持续深入的云应用需求,上汽乘用车在原有“x86物理服务器+VMware虚拟化”的IT基础设施之上,启动了云计算基础设施的建设。2017年,上汽乘用车在引入公有云服务的同时,同步启动混合云管理项目的建设,基础服务管理平台的目标是统一平台、自助交付和持续跟踪。上汽乘用车基于FIT2CLOUD管理平台搭建统一的基础资源管理平台,与企业的VMware虚拟化、集团私有云和公有云服务的全面对接,同时在该管理平台中配置了企业组织架构、梳理资源申请流程,纳管存量资源。

海通证券金融云也把FIT2CLOUD作为合作伙伴,共同推进混合云管理平台建设。海通证券金融云首先启动研发测试云项目,结合自身金融云的建设规划,海通证券通过部署FIT2CLOUD云管平台,实现了对现有混合基础设施资源的统一管理和自助式资源交付。在此基础上,云管理平台统一服务门户内嵌IT资源分析、业务系统分析、DevOps门户、服务运营门户等功能。通过云管平台,海通证券还尝试了业务研发流程的再造与优化。借助FIT2CLOUD DevOps解决方案,海通证券计划针对一些业务进行持续集成、持续开发的改造,期望能够有效提升日常业务在研发测试环境内的交付效率,真正实现快速迭代与持续交付。

海通证券信息技术部魏勇表示,“合规、纳管、敏捷、成本”是海通证券对云管平台的选型要求。其中,在敏捷交付方面,以前传统通过提交代码和打包的应用软件交付方式形成流水线作业,也就是一键式自服务模式,包括设计、开发、测试、交付、运维等过程,从而促进研发体系的进步。

在此次“FIT2CLOUD飞致云年度产品发布会暨客户论坛”上,FIT2CLOUD还发布了B轮融资消息,已经完成的B轮融资由红点中国领投、广发乾和跟投。其中,红点中国源自硅谷的顶级风险投资基金红点创投,专注于中国市场的TMT领域项目投资;广发乾和为广发证券全资设立的投资子公司,投资领域涉及TMT、先进制造及新消费等行业。

在谈到如何看待云管平台与服务在中美两个市场的发展比较时,阮志敏表示,经过实践的反复验证,国内企业IT市场与美国企业IT市场正在变成两个市场,以前二者的形态是高度一致的,但从云时代开始就出现了很大的不同。包括OpenStack在中国市场得到了大量应用、阿里云与腾讯云等国内云厂商、以及国内企业IT的生态等都不同,这为云管平台产品提供了很大的发展空间与机遇。

实际上,随着国内电商产业的蓬勃发展,带动了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快速跟进,很多企业开始启动数字化中台战略,把企业IT从管理资源推向数字化运营,为企业互联网应用的快速创新创造基石。而云管平台跟随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进程,也从管理工具走向了企业数字化中台的“中控台”,成为企业IT的浏览器和交互交付界面,让企业的内部业务与开发团队可以通过浏览器快速获取企业IT资源,为未来五年数字化应用的爆炸式发展,做好充分的准备。(文/宁川)